歷史現場/新新聞直擊六四》每個高幹都指著人民痛罵──越洋訪問中國官員談「北京大屠殺」

2019年06月17日 14:50 風傳媒
中國的精英在這次血案之中喪失了許多。(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的精英在這次血案之中喪失了許多。(資料照,美聯社)

幾乎全世界都在指責中共血洗天安門,但是中共政協官員們卻說那是「外國媒體造的謠」,他們說解放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學生被有心人士利用、民眾是被誤傷……,只有從台灣投奔大陸的張春男比較敢說出自己的想法。

●完整的30年前六四現場報導,請見 歷史現場/直擊六四》看見歷史的傷口 專題!

透過視聽媒體無遠弗屆的威力,全世界大部分的人可能都看到中共六月四日凌晨屠殺民眾的一幕幕悲慘的畫面:有被戰車輾成不見屍體的、有頭破血流倒臥在路旁的、有一具具擺在停屍間的、有更多是解放軍對民眾開槍射擊等等,令人慘不忍睹的鏡頭。

但在中共刻意的掩飾與高明的剪接技巧下,大陸民眾卻看不到解放軍施暴的畫面,看到的不是民眾燒坦克、丢石頭,就是解放軍在醫院接受慰問的畫面,媒體一面倒地替官方圓謊、漂白。

20190616 upload-新新聞0119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7-1)-像這種鏡頭就是中共所要的,因為它顯示了人民和解放軍的親善關係。(美聯社)
像這種鏡頭就是中共所要的,因為它顯示了人民和解放軍的親善關係。(資料照,美聯社)

多數宣稱官對民錯

但這樣的謊言還是有人相信,至少在本刊越洋電話採訪的中共官方人士中,絕大部分都極力在為解放軍辯解,說一些也許自己都不能相信的話。而且更妙的是,他們的說詞幾乎如出一轍:他們說解放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說學生是被有心分子利用;說民眾是被誤傷;說「暴徒」是一小撮等等。而這些字眼對台灣讀者而言又是多麼的熟悉啊!

本刊嘗試以電話訪問大陸上的官方人士,請他們談談對北京大屠殺的看法,有些人並不願意在電話中表示態度,可能因為電話監聽的確令人感到恐懼。絕大部分都採用官方說法,只有從台灣投奔大陸的張春男,比較敢說出自己的觀點。從這項訪問中,也可以看出中共對新聞消息的控制與操縱是如何可怕,事實和真相全在「黨和人民的利益」之藉口下,被掩埋了。

以下是訪問内容:

●張洽(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祕書長):

現在北京一切都平靜了,頭一陣子由學潮發展到比較激烈的時候,這邊叫動亂。確實學生好的願望加上社會素質不高的人,社會的渣子,混在一起造了很多亂子。在社會上造成交通斷絕,有搶、砸的現象,西安、成都都發生亂子,社會秩序也亂了 。

據我了解傷亡不多

學生傷亡是有的,他們與執行戒嚴的軍隊發生接觸,在軍隊要進城當時,有的是搞學潮的人跟希望發生動亂的人想攔軍隊進城,因此發生一些衝突,有一些傷亡,在我住的地方也聽到很多槍聲,但就我知道,不是外傳那麼厲害,傷亡並不是那麼嚴重。北京中央政府發言人已發表總共死亡人數不到三百人。

20190613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3-3)-在成都也發生了群眾暴動。(美聯社)
在成都也發生了群眾暴動。(資料照,美聯社)

●覃異之(全國政協委員):

這是動亂,是一場大暴亂,而且是有陰謀的大暴亂,有人想把社會弄亂,把政府弄垮,這是很簡單的道理,現在已經壓平了,這個大暴亂影響很大,從來沒有過。至於解放軍殺人,那是因為群眾好人壞人根本分不清楚。其實解放軍很怕打到好人,所以很多槍是往邊上打。

他們不敢開槍的結果是很多解放軍徒手被打傷,有的則是拿了槍挨打,這是怪事,從來沒有過的。如果開槍那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這次很難搞,好人、壞人分不清楚。不過現在已經分清楚了,搗蛋的只是少數。

●自由作家李陀的太太(李陀目前在美國):

現在不好談,沒有看法。

●陳建功(教授):

我不接受採訪。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一位不願具名的理事:

外面很多報導失實,我們住在北京很了解情況,美國之音有很多謠言。解放軍很克制、很理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們也有很多傷亡。學生的傷亡,有些是誤傷的結果,在那種亂的情況下是難以避免。學生其實也很愛國,但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才會犯下這種大錯,不過政府也要反思過去,學生好的願望要採纳,國家才能搞得更好。

前陣子北京衣食住行曾受到一些阻礙,但很快就恢復正常了。

現在都已安定、平靜下來,各方面都在照常工作,照常學習,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大家都希望安定團結,振興中華民族,希望中華在世界人民中更加富強。

20190616 upload-新新聞0119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0-2)-中共鎮壓使得國民黨的大陸政策緊縮。(方仰忠攝)
中共鎮壓北京六四天安門事件。(資料照,方仰忠攝)

這的確是一場暴亂

●李赣騮(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委員):

這個問題很複雜,確實是暴亂,因為它是對國家的破壞,對人民的殘殺。外傳有很多群眾受傷,可能是誤傷,解放軍最主要是對付暴徒。我還聽說有人散布知識分子人人自危的謠言,根本沒有這個情況,執政黨共產黨不會隨便逮捕人,我們知識界對暴亂的看法是一致的。另外政府已對方勵之發出逮捕令,因為他最近一直在散布暴動,他最新的罪刑還未公布。

●李水旺(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

電視台已經有很多消息,這個問題過些時候再談。台灣工商界到大陸投資、台胞來探親都不必擔心,現在抓的這些都是打、砸、搶、削、殺搞社會破壞的人,觸犯法律的人要抓起來。總之,台灣的人不必擔心,一切都恢復正常,兩岸交流和過去一樣進行。

●劉映仙(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經濟研究室主任):

外傳解放軍殺了很多人,其實不是這樣,我們政府電視台、報紙都有報導,我們政府的電視台一向反映真實情況,也有目擊者說明,所以應該相信官方報導。雖然我也有看到國外媒體報導解放軍殺人的鏡頭,但政府的報導是經過調查的。

報導很多我不多談

現在局面基本上是穩定下來了,上禮拜鄧小平同志接見指揮員,中國不會因這件事而影響改革開放政策,整個趨勢不會改變,希望台灣的工商界朋友放心,我們對台灣的經貿政策、投資政策都不會改變。

20190612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騎自行車的學生慘死在天安門廣場上。(美聯社)
騎自行車的學生慘死在天安門廣場上。(資料照,美聯社)

●林盛中(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中央主席團主席):

電話上不太方便,目前情況不便發表什麼看法。

●吳克泰(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中央主席團委員):

已經報導很多了,我沒什麼可說,不方便說,對不起。

●蔡子民(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

現在外面有好多報導,其實那天解放軍沒有壓死一個人,外面傳得太厲害,台灣也有朋友打電話來問我,但事實上不是那個情況。聽說香港也有錄像帶在流傳,根本不是那回事。這一、二天比較穩定下來,陸續有打砸搶的人抓到了,他們的手法很殘忍,把解放軍吊死在天橋上再燒死,那個解放軍拿著槍,但就是活活被人圍起來燒死,民眾都很氣憤。現在逐漸在穩定下來,天安門東西馬路已經都能通行,前陣子遊行時太亂,所以關閉,今天又重新開放了,北京秩序也已經恢復,物質供應也很充足,市民比較悠閒地在逛馬路。有一些暴徒搶了一些槍,晚上出來還可以聽到槍聲,但不嚴重,這些人很快就會被抓到。

20190612 upload-新新聞0118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醫院裡躺滿了死去的民眾。(美聯社)
醫院裡躺滿了死去的民眾。(資料照,美聯社)

外面很多都是謠言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包遵信的太太:

不好說,因為現在情勢已經安定下來。現在師高聯、工人自治團體戒嚴指揮部已經下令全部要逮捕,現在知識分子都感到很恐怖,包括包遵信在內處境都很危險,隨時可能被逮捕。

●錢芳(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外面有很多傳聞,都是謠言,目前這裡挺好的,沒什麼事。

●賈亦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在電話上不大好講,而且最近我又害病,很對不起。

(*本文原刊於《新新聞》119期,作者:童清峰、王杏慶)

20190617 upload-新新聞0119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新新聞119期封面,1989年6月19日出版。(新新聞)
《新新聞》第119期,1989年6月19日出版。(取自《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