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橋、裸體礦工、勇敢女科學家……當紅美劇《核爆家園》的虛構和真相

2019年06月15日 11:44 風傳媒

《核爆家園》是HBO新劇,播出後大熱,IMBD統計數據顯示收視率創歷史新高。

車諾比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烏克蘭一個大型核電廠所在地。1986年,核電廠發生爆炸,釀成核洩漏,空前絶後,至今仍是史上最嚴重的核事故。

Part of the village of Sviatsk abandoned due to the radiation hazard
Getty Images 1986年核電廠爆炸慘劇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嚴重的核事故

既然是電視劇,免不了有藝術虛構。BBC烏克蘭語科找到一名曾經前車諾比操作員,奧列克西·布魯斯(Oleksiy Breus),請他梳理一下劇中的虛和實。

慘案發生的那天上午,1986年4月26日,布魯斯正在核電廠第四反應爐的控制室上班。

幾個小時前,核反應爐失控爆炸,掀翻屋頂,一團裹挾著放射性物質的雲霧噴向天空,隨風飄散,陰霾陸續覆蓋俄羅斯、白俄羅斯和北歐的大片地區。

布魯斯回憶說:「當我看到發生了什麼情況之後,大為震驚的是他們居然把我們帶到那裏去。核反應爐看上去破壞嚴重,幾乎等於報廢了。」

從旁邊3號反應堆看去,發生爆炸的4號反應堆成了廢墟
Getty Images 從旁邊3號反應爐看去,發生爆炸的4號反應爐成了廢墟

逼真重現事故的驚心動魄

布魯斯說,這部電視劇逼真地重現了事故的驚心動魄,事故發生後的氛圍,以及人們內心的翻江倒海。

核反應爐報站導致31人喪生,隨後又有成千上萬的人又因為致命的核輻射喪生。

他認為HBO/天空電視合拍的這部電視劇「以一種極具衝擊力的方式再現了那場悲劇」。

他說,無論是員工還是政府官員,當時的心情,還有現場的氣氛,刻畫得都很精確。

維克多·布卡諾夫(左)、阿納托利·迪亞特洛夫(中)、尼古萊·福明(右)1987年7月出庭
Getty Images 核電廠負責人因嚴重違反安全規則受到追責處罰,被告上法庭。

「他們不是惡人」

不過,布魯斯認為電視劇對車諾比核電廠幾位負責人的描述很不以為然,包括前廠長布卡諾夫(Viktor Bryukhanov)、總工程師福明(Nikolai Fomin)和副總工程師迪亞特洛夫(Nanatoly Dyatlov)。

布魯斯說:「他們的角色在劇中是扭曲的,失實的,就好像他們是惡人。他們根本不是那樣的。」

他心目中的迪亞特洛夫先生很嚴厲,可能在下屬看來不友善,但時間長了大家對他的看法就會改變。

「操作員們都怕他。但是,不管多嚴厲,他水平很高,很專業。」

1987年7月,這三位主管被法庭判決嚴重失職,違反安全規則,為核反應爐爆炸提供了條件和機會。

艾米莉·沃森
Sky UK Ltd/HBO 艾蜜莉華森(Emily Watson)扮演的角色集合了當時多位參與處理工作的科學家的形像
奧列克西·布魯斯和同事們在核事故發生後次日在這個控制室工作
Getty Images 布魯斯和同事們在核事故發生後次日在這個控制室工作

其他角色自由發揮

布魯斯認為,電視劇在塑造其他角色時自由發揮度較大。

比如,劇中一位核物理學家萊加索夫(Valeriy Legasov)是車諾比事故處理團隊成員之一,但現實中他很少露面。布魯斯指出:「我不可能見到萊加索夫。他在行政大樓的地下室工作。」

奧斯卡提名演員艾蜜莉華森飾演的角色霍姆克(Ulana Khomyuk),是一位前蘇聯核物理學家。她要挖掘真相,找到車諾比慘劇為什麼會發生,以及如何發生。

這個角色是虛構的,不過是當時參與工作的多名科學家的綜合體。

切爾諾貝利核反應堆頂部清理
Getty Images 據目擊者說,電視劇逼真地展現了核輻射對人體造成的傷害

核輻射之下鮮紅的皮膚

電視劇逼真地展示了核輻射對受害者造成的傷害,布魯斯對此很讚賞。

「大家都在說受到核輻射,皮膚鮮紅,輻射灼傷,但從來沒有這麼逼真的展示。」

事故發生後的幾個小時中,布魯斯曾與兩個人有過對話,這倆人也出現在電視劇中:操作員同事托普圖諾夫(Leonid Toptunov)和班組長阿奇莫夫(Oleksandr Akimov)。

他們看上去「顯然很糟糕。臉色蒼白。托普圖諾夫乾脆就像一張白紙那樣。」這兩人後來在莫斯科的醫院死於嚴重的急性放射綜合症。

布魯斯說:「那天早上我還見到上夜班的其他同事。他們的皮膚都是鮮紅的。他們後來都在莫斯科的醫院去世了。」

紀念切爾諾貝利慘案遇難者
Reuters 遇難者沒有被遺忘

反應爐頂部沒有起火

核電廠發生爆炸後,大批消防隊員奉命前往事故現場。電視劇裏的情節是這樣的:他們上到反應爐頂部去滅火。

布魯斯說這是虛構。確實有地方起火,但不是在反應爐頂部。當然,這並不等於說消防員的工作不那麼危險。

事實上事故發生後兩周內去世的29人中,許多都是當時站在附近往反應爐送水的消防員。

布魯斯說,他們的任務幾乎就像無法完成的使命:」那水注細細弱弱的,落到反應爐上之前可能都已經蒸發了。「

"Liquidators"
Getty Images

真的有「死亡之橋」?

電視劇中,核電廠附近有一個叫普利皮亞特的鎮。爆炸發生後,鎮上居民都跑到鐵路橋上去張望,完全沒有意識到核輻射的危險。

核輻射塵埃像下雪一樣從空中灑落,孩子們在塵埃中嬉戲。後來,那座橋得了「死亡之橋」的別名。

一個久已被人遺忘的傳說在電視劇裏復活:當時到橋上看核電廠起火的每一個人後來都死於核輻射。

官員們一致否認這個說法,布魯斯對此也表示懷疑。他說,鎮上大部分居民應該都是在爆炸發生後次日早晨才知道出了什麼事。

他補充說,他認識一些在那座橋上看熱鬧的人,他們雖然受到輻射,健康受損,但最後還是活下來了。

「我住院時,有一個一起接受治療的病號,他4月26日早上騎自行車去了那座橋。他的診斷結果是輕度急性放射綜合症。」

切爾諾貝利的「死亡之橋」
SKY UK LTD/HBO 電視劇裏,普利皮亞特鎮的居民晚上跑到鐵路橋上看核電廠起火

裸體挖掘坑道的礦工

電視劇裏有一群礦工在反應爐下方掘坑道的鏡頭,掘坑道是為了保護核電廠周圍的居民。

他們需要為熱交換器清出一片場地,這樣可以防止反應爐核心的熔液滲出,進入地表水。如果地表水受到核輻射污染,那就危及千百萬人的生命和健康。

電視劇中,礦工們都脫得精光,裸體上陣,因為地下溫度奇高。布魯斯說這是誇張。事實上礦工們是脫了衣服,但不是那麼赤條條的。

而且,他認為礦工的這場戲屬於多餘,沒有必要。礦工們在地下沒有核輻射危險,但出來吸煙喝水時就會受到輻射。

他們的工作最後發現毫無意義,因為反應爐的核六個星期之內自己就冷卻了,根本就沒有給熱交換器充氮。

切爾諾貝利的礦工
SKY UK LTD/HBO 當時找了大約400名礦工在被炸壞的反應爐下方掘地道

潛水員因為核輻射病故?真相是……

電視劇有一個情節,三名核電廠員工自願到核反應爐下面的地下水管去打開閥門洩水。這需要潛水操作。

當局擔心萬一熔融反應爐流出的液體進入地下水管,可能引發另一次爆炸。後來,這三名「潛水員」都因為核輻射病故。但現實中,他們都是倖存者。

班組長巴拉諾夫(Borys Baranov)2005年去世,貝斯帕洛夫(Valery Bespalov)和阿納年科(Oleksiy Ananenko)都是反應爐的部門總工程師,現在還活著,住在基輔。

阿納年科告訴BBC,事實跟電視劇裏的正相反。當時沒有任何人為了鼓勵他去執行這個水下操作任務許諾給他嘉獎。「這是我們的工作。我不那麼做他們可以開除我。」

這些員工知道閥門在什麼地方,所以是執行這項任務的最佳人選。他們的回憶錄中寫道,管道中的水在他們膝蓋以下;他們在部分區域會快跑著通過,這樣可以減少受到的核輻射。

阿納年科說:「我不知道我們身上的劑量計(測核輻射的儀器)讀數是多少。這說明情況並不是很糟糕。」

他覺得電視劇裏的潛水員安然無恙地從反應爐出來時受到熱烈鼓掌歡迎的情節挺好笑。「那只不過是我們的職責。誰會為我們完成本職工作來鼓掌?」

潛水員全副武裝
SKY UK LTD/HBO 潛水員全副武裝,這是電視劇裏的鏡頭。現實中他們當年只穿了潛水服,頭部完全暴露
Chernobyl nuclear power plant a few months after the disaster in 1986
Getty Images

伏特加、KGB……刻板印象

電視劇裏還有潛水員在休息時直接舉著酒瓶喝伏特加的場景。阿納年科說:「我一滴都沒喝。」

布魯斯認為,這部劇的一個負面作用是強化了西方對前蘇聯的刻板印象。「有很多例子,都是典型的西方人眼中的蘇聯:好多伏特加酒,到處都有KGB......這是這部劇不好的一面。」

在《核爆家園》電視劇中,蘇聯是一個極其詭秘的政權,管理混亂,溝通不善,也是造成如此重大核事故的因素。這一點布魯斯表示認同。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BBC News 中文 致力為全球華文受眾提供獨立、可信、中立,同時擁有國際視角、深度、廣度和維度,覆蓋新聞時事和文化教育等多方面內容的綜合數碼時代多媒體平臺。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