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反送中」對台灣人的警示─今天發大財,明天斷頭台!

2019年06月15日 07:10 風傳媒
香港「反送中」運動,市民強烈反對《逃犯條例》修法,為中國司法黑手開方便之門(AP)

香港「反送中」運動,市民強烈反對《逃犯條例》修法,為中國司法黑手開方便之門(AP)

近期裡,跟許多老的少的朋友聚會時都會發出莫名其妙的感歎,更離奇的,不分藍綠竟然都出現「亡國感」的深度憂慮與焦躁。只是各自對要被亡的「國」有各自不同想像而已!

粗淺的分析原因,綠的大抵都是源於「九合一選後症候群」及韓國瑜和郭台銘的高人氣壓力所造成的迷惘,英德之爭的初選拖棚也是其主因之一,這還比較好理解。不過隨著初選紛爭落幕,總統候選人定於一尊,尤其是所顯示的民調數據盡數壓倒韓與柯,一舉盡掃長期低迷的陰霾氛圍,士氣大振;但是藍營(包括深藍)竟因為韓郭之爭而跟著大喘「亡國之歎」可就有點怪異了!

自韓國瑜咬定一句:「Yes I do」後即開始其被動參選總統之旅,讓藍營投下一顆核爆彈並漸次擴大了認同之板塊分裂。更甚者,韓粉復以「非韓不投」相裹脅,藍營中的反韓情緒遂被點燃到了沸點上。而郭台銘即使很勉強的放下身段,學蔣經國親民模型跑到「民間友人」家去演出夜宿戲,也很凸槌地彎下腰去表演繫鞋帶的劇情,但終究難以割捨其企業郭董長期孕生的那股威權霸氣,除了帥氣悍然拒簽黨內「初選公約」,還兩度重砲猛轟國民黨黨中央。

蔡郭對中共爭寵情難解,宿敵相見格外眼紅

據媒體報導,郭台銘日前曾數度在內部會議上發飆,怒斥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黑郭」是為了跟國台辦邀功並要求國台辦要給出個交代。另方面,郭台銘陣營也曾試圖透過關係,希望對岸能勸阻蔡衍明,無奈都碰了軟釘子。

令人不免錯愕的是,台灣人要選總統,首富郭董卻像是在選特首心態,直接找上中共機構去要求下令旺旺集團停止「黑郭」?難不成是因為跟當初中共唆使郭董出台競選台灣總統的約定有所違背嗎?結果連邱毅這種過氣三腳貓都要跳出來大酸說:「成功的企業家不見得能成為卓越的政治人物,郭台銘很多發言分寸失準,迎合民粹畫虎不成反類犬!」

無論如何,郭韓再怎麼鬥,此前兩人的各家民調也都還是領先綠營參選人的。眼看著已經越來越接近「奪回執政權」的目標,應該是高唱「復國在望」才對,卻何以許多藍營人士們還會搖頭憂歎「亡國曲」呢?這才是令人費解之處。

當前坊間正流傳著一個笑梗:「中共對台壓力越大,美國給台灣的糖果就越多越甜越好吃」。引申開來,就會被解讀為:①美國打中共下手越重,中共就對台威脅越大;②同時,中共打壓台灣越重,台灣就跟美國越親近。那麼,藍營的祖國派就要越擔心台灣回不了「祖國懷抱」,統一之路當然就會越走越遠。

另一部分藍營人士,比如像馬郝朱等權貴幫,則陷入到嚴重矛盾心理狀態中。在心理上或態度上他們是親中的殆無疑義,但實際上他們並不真正想要實現統一,理由很簡單,萬一真正統一之後,他們在台現享的權貴身分都只能排到中共的二愣子角色,既不是太子黨又不是開國遺族,說不定哪一天就突然被消失而發配到新疆集中營去了。中共高層除了自己人(幫派化),對任何人都可以翻臉不認人,對於該被消失的人,永遠不會客氣。

 蔡衍明挺「韓」不遺餘力,也不容「自家人被欺負」。(柯承惠攝)
蔡衍明挺「韓」不遺餘力,也因此掀起「富豪之戰」。(柯承惠攝)

台灣的沒落權貴幫猶然在做困獸鬥

馬郝朱等權貴幫們當然心裡清楚,只要口頭上講「和平統一」,然後順著習近平推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路子,再掰出一套「兩岸和平協議」虛與委蛇,拖一天算一天,既可以舉著反台獨旗子跟中共做交代做交流,也可以在台灣繼續騙走部分選票,刷牆兩面光,很高明嗎?

需知,馬郝朱等權貴幫們的這套如意算盤其實就是馬英九的2.0版,只求偏安一隅,至於台灣的未來性全都置而不論。若是套用韓式口號「發大財」倒是真的很可以對應症狀。但是若再加以延伸,大概就可以稱之為「今天發大財,明天斷頭台」。

因為是馬版2.0,國際環境的前提必須要設定美中兩國處於水乳交融的熱戀情境下。於今,形勢的發展顯然已經時不我予了!美國要把中共政權幹掉的訊號已經明顯到無以復加的形勢,靠中國「發大財」的那套依賴論根本已經走不通。韓國瑜這市長的「發大財」之所以必然夢碎,也跟中國經濟的泥菩薩過江之處境緊密相連,中國經濟既已自身難保,誰還能來幫你圓這「發大財」之破夢?

川普只是要錢,國會兩黨則是要習近平的命

川普對中共發動貿易戰,所圖的是中共的「錢」,然而當前情勢則已演變成國會的兩黨更狠百倍,他們是要將匕首直接插進中共心臟,這回要的是中共的命。民主黨佩洛西議長就在六四事件30周年當天公開宣布:要求川普要將人權和民主議題納入美中貿易談判,而且川普也回應說,已經納入這些議題。這顯示美國朝野已經形成更大共識,要將「打中共」的層次提高到「人權戰」。

也在同一天,美國參議院人權核心小組的共同主席發表聲明,呼籲中共政權公開對受害者做出交待。聲明說:人數不詳的人被殺、受傷或受到監禁,而且從未見到正義得到伸張。中共政權應該尊重中國公民要求政治改革的權利。這些對中共施壓的要求中,還包括了「解除宗教禁令」、「要求中共開放網路」。這意味著,美中的貿易談判已經不僅只是錢的糾纏,而且已升高到生命「價值觀」的全面性政治戰了。美國此舉豈非是要叫習近平一刀斃命嗎?

香港「反送中」運動,市民強烈反對《逃犯條例》修法,警方強力鎮壓(AP)
香港「反送中」運動,讓美國更鐵了心要「重擊」中國。圖為香港市民強烈反對《逃犯條例》修法,警方強力鎮壓(AP)

「反送中」讓美國上下一起武裝打中共

就在這當口下,香港又鬧出一場「百萬人上街頭的示威抗議行動」。除了各國領袖和美國國會多數議員紛紛聲援香港「反送中」抗爭之外,連川普都不得不對浩大示威場面嘆為觀止說:「這是我見到過的最大的示威。」

美國眾院議長裴洛西對此更是發表強硬聲明,公開力挺香港民眾。她的聲明說:已被中國控制的香港立法會所提出的《逃犯條例》修正,顯示了北京明目張膽地踐踏香港法治的企圖,藉以壓制異議且扼殺香港人的自由。她警告說,如果「送中惡法」通過,將會危及美國與香港20年來的繁榮關係,讓美國不得不重新評估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是否擁有充分自制。裴洛西倡議說:「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就在13日美國國會又再度出手,共和、民主兩黨合推《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要求美國政府重新審視香港自治程度,評估現行對香港的經貿待遇,並設立懲罰機制,可凍結侵害香港自由者的在美資產,並拒絕其入境。

然而,對於這樣一件全球矚目的「百萬人示威」行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猶仍強硬重申中方兩點立場:一是北京繼續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推行逃犯條例草案的修訂工作,二是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特區立法事務的「錯誤言行」。

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鬧的笑梗更大更滑稽,他竟然敢在記者會上大言不慚聲言:北京對香港的「一國兩制」獲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功。

在蘇聯時期曾經多次被判刑和流放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寫下過一段經典名句:

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在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六四血腥鎮壓會在香港重演嗎?

在威權體制下,誰能去拆穿統治者的謊言呢?說白了就是:誰敢去幫那隻貓兒掛鈴鐺?抗爭的下場就是引來更多的威權暴力!值得提醒的是,那個威權暴力正處於嚴重內鬥的現況下,這鈴鐺到底該掛在哪一隻貓頸上?

根據外媒博聞社11日的獨家報導報導,敏感的「六四」30周年剛過,中南海繼續面對風起雲湧的「反送中」運動,更是絲毫不敢大意。該報導引述中南海知情者所披露的,中國南部戰區和駐港部隊已經嚴陣以待,全面應對香港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況」。

當港警奉令對群眾開出第一槍,「反送中」這事件就絕對不會善了。一方面是港民不會就此輕易屈服,一方面則是北京不容自己的威權受損!如果情勢果真惡化,一如六四事件的前例,動用解放軍是其解決問題的最方便選項。還尤其是,把「反送中」事件蓄意在香港鬧大,究竟是對中共哪一幫哪一派最有利,毋寧才是台灣政治觀察者千萬不可輕忽的研究情節。

現在回身來看台灣面對「反送中」的自處之道。小英總統是辣台妹,自始至終都堅定聲援香港人民爭取自由民主,韓國瑜說「不瞭解、不清楚」所鬧的笑話已經難以轉圜,他的身價也必然由此開始急跌。反正草包遲早總會進入到自毀的程序,姑且不論;郭台銘遲至12日晚間才PO文表示:「我已堅定表示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是失敗的!」可是他並未對中共的霸道提出任何批判或指責,只輕輕點到為止說:「如果我當總統,我會張開雙臂,邀請香港的朋友移民來台灣。」

首富郭董的這回答很快就會讓人聯想到晉惠帝那則老掉牙的故事:「何不食肉糜?」

歡迎有錢人移民來台,工薪者流下來等死吧!

很有錢很有權的港人自然都可以像1997年回歸中國時那樣的大量移民到英、加、美、法等等民主國家,較普通一點略具經濟條件的人,也還可以選擇移居到台灣或新加坡等地,但更多數沒錢的的幾百萬工薪階級港人呢?特別是新世代的年輕人呢?都只能坐等被關進威權統治的中共牢籠裡?首富郭董心裡想的只是有移民條件的富人階級,卻對於絕大多數工薪階層的港人完全無感!這算是哪門子的國家領導思維?或者乾脆說是權貴者的慣性態度吧!

港人並沒有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這次上街頭的百萬人代表了香港總人口的13.5%,這些人等於是選擇了用自己的腳去進行了投票,也等於是要向世界清楚表達出:他們再也不相信「一國兩制」下的司法是可以獨立的。

最後容我再次引用香港資深媒體人李怡先生的《「反送中」 :我們為什麼要走出來》一文裡的宣示作為結尾,他寫道:

我們走出來,因為我們是有天賦人權的人。當暴政君臨時,當人人看到的荒謬出現在面前時,我們不能以無所謂的態度得過且過,不能認為生活就是這樣,怎麼樣都一樣,不然還能怎麼樣。靜靜地、荒謬地忍受着痛苦,就會使荒謬更加荒謬,暴戾更肆無忌憚。......

我們曾經是自己,現在面對使我們淪為奴隸的命運。我們走出來,不是因為相信抗命可以使強權改變,只是要向強權表示我們的堅持:你們可以把全世界不理解的惡法強加在我們頭上,但不可以毀滅我們自由的意志。

這無關統獨,更無關藍綠,卻跟我們今天在台灣的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面對威權暴政我們必須要聯合被欺負的弱勢者對每一個無理統治共同抗擊。

港台之間脣齒相依,唇亡則齒寒,讓我們共同為香港的悲運而集氣發聲給予最大的聲援,能做多少就盡力做去!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