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傳道57年,曾徒步翻越山嶺一村村去送藥 義大利修女趙秀容自認:我是台灣原住民!

2019年06月20日 17:00 風傳媒
趙秀容修女。(曾廣儀攝)

趙秀容修女。(曾廣儀攝)

談起我跟趙秀容修女的相遇,真像是天主安排的特殊機緣!我倆素昧平生,但是卻在一個艷陽高照的初夏上午,在梵蒂岡前協和大道上的駐教廷大使館內,巧遇了。她是一位瘦小的義大利修女,穿著夏天白服的她,全身充滿著活力,精神抖擻,我們倆一見如故,馬上用義大利語交談起來,她說話特別快,像是要趕著做很多其他的事,所以需要快速表達一樣。

趙秀容開心又驕傲地告訴記者,她今年87歲了,剛剛從台灣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回來。她表示自己是在地中海的沙丁尼亞島上出生的,但是之後就一直在台灣待了57年,所以會說國語,客家話,和一點原住民語。她幽默地說,因為五十幾年來一直說中文,有時候她會忘記自己的母語,義大利語,因為太久沒說了。

這位趙修女,原不姓趙,也不叫秀容,她的姓名跟她的人生一樣不簡單:姓佛容嘉(Frongia),名為玖瑟繽娜(Giuseppina),但是她的聖名是艾蓮娜‧比雅(Elena Pia)。

她提到她從小的志願,就是想當修女,不僅如此,她還立志要去一個遙遠的地方傳福音,尤其是一個教會尚未生根的地方,因為天主的愛,需要把它傳達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她強調,她願意把天主的真善美活出來,把這美好帶給所有不認識祂的人,因為對她,有天主在心中,是無價的,她堅信這是她的使命,這夢想除了在荳蔻年華時暫擱一旁外,她從未放棄過。

修女簽名。(曾廣儀攝)
修女簽名。(曾廣儀攝)

57年前赴台傳教

她在發願當了修女之後,曾經跟修會會長表達了自己想去遠方傳福音的夢想,但是當時會長以她母親年事已高,得留在母親身旁就近照顧為理由,勸她打消念頭,不要提出申請, 她只得服從。沒想到;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天主似乎聽到了她的祈禱,她萬萬也沒想到,沒有提出申請信的她,意外地接到了省會長的電話,要她立馬動身到羅馬,同時給了她一項特別的任務,就是到台灣傳教。

當時的她,興奮極了,她完全不假思索地,就答應接受了這項任務。她至今都還清清楚楚地記得當時的情景,並且告訴記者,那是在1961年的5月23號。

兩個月後,辦好了一切手續,她就在同年的7月25日,坐著飛機來到台灣。她回想當飛機降落在那小小像軍用機場般的台北機場時,她情緒激動地想跪下來親吻這土地,她忍住沒這麼做,只因修女不能太瘋狂!在那刻,她只能閉上眼,虔誠地祈求天主賦予她所有的力量,愛上這塊土地,愛上這兒的人,就像愛她的兄弟姐妹一樣!提到這超過半世紀以前的往事,感性的修女,不禁熱淚盈眶。

把天主的真善美活出來。(曾廣儀攝)
把天主的真善美活出來。(曾廣儀攝)

翻山越嶺去送糧食、藥物

趙修女談起過去,彷彿歷歷在目,她提到,剛到台灣,馬上就上了新竹縣的尖石山區。那兒是原住居民部落區,當時的尖石山區,遍布叢林,還沒有公路,只有蠻荒小徑。其中每個村落住屋,都是一棟棟手編竹屋,遠看像歐洲的聖誕馬槽般迷人,錯落有致,但是原住居民生活簡陋,可以說是非常落後。尤其是當她看到那時的婦女,前胸抱一個嬰兒,後面背上一個孩子,衣角有著另一隻小手抓著,手上還有做不完的工作,但是那些純真的眼神,讓她心中充滿著心疼與喜悅,「長住」的念頭就此生根,她告訴自己:「我要永遠與他們在一起!」

她說到當時山裡,沒有道路,也沒有什麼交通工具,從一個村落到另一個,只能徒步,一走就是大半天,還要跟大自然的天氣,蛇,蜘蛛和動物挑戰,最主要,當時物資還很缺乏,什麼都沒有,只能用貧苦克難形容,更別說醫療照顧了。根據趙修女的描述,有時候這些原住民抬著病人下山,走著走著病人就離世了,她搖著頭再三地重覆:「路太遠了,真的太遠了。」

傳教就是無飾自己。(曾廣儀攝)
傳教就是無飾自己。(曾廣儀攝)

就這樣,修女跟著在台灣的第一位法國神父,每天背著竹籃,裡面裝著各種日常用品,還有請義大利修會寄來的藥物,一村村的去送藥,送糧食,與他們共融。她表示,感謝在義大利學過的護理知識,這些基本醫學常識,幫助她讓這些原住民解決了一些簡單的醫療問題; 每天晚上,抵達村落,大家聚在一起,與孩子嬉戲,與大人論家常,噓寒問暖,傳達關懷,看起來什麼都沒做,卻也什麼都做了。睡前的彌撒,一般子夜才結束,修女笑著說,耶穌誕生在子夜,聖誕節的彌撒都是在子夜舉行的,所以她在山裡的生活每天都像過聖誕節一樣。

然後第二天,當大家上工時,他們又背著竹籃,繼續下一個村落。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遊走於荒煙蔓草山林間,上山下山,最高到達海拔2000公尺。修女說:「傳道不需過多的道理,就是無飾自己,以身作則,尊重對方,與他們共融,讓他們活出自己的尊嚴,讓生活更美好。」

當問起她如何傳教時,她微笑著回答,「陪他一起走過,傳達你對他的心」,她說,傳教是無時無刻,沒有時間地點的,它不是偶一為之;「奉獻」是使命,這使命在決定當修女的那刻起就被賦予了,而且直到永遠,它的道理非常簡單,就是相信,相信自己做的,無怨無悔地去做: 每一個人都是天主的子民,我們都是兄弟姊妹。

台灣高山。(曾廣儀攝)
台灣高山。(曾廣儀攝)

第一位騎著摩托車在山區裡奔馳的修女

這位芳草修女還笑著告訴記者,她曾是第一位騎著摩托車在山區裡奔馳的修女。真難以想像,這位瘦小的外國修女在那個沒有安全帽的年代,騎著摩托車,任頭巾飛揚和讓白衣飄逸是什麼樣子,更難以想像她怎麼讓這相距約9659公里遠的兩個世界結合在一起。

是的,就像修女說的,心是不需要語言的,當大家看到一位嬌小的外國人都能做得到,自然而然地有人也試著去做,「熱誠」是會被感染的,就這樣,今天有許多的人追隨她的腳步,一起去推動,這簡單,重要及又神奇的福傳工作,使她能做更多有意義的事,她尤其感謝台灣政府的支持。最後記者問: 「今天您覺得自己是哪國人?」她不假思索地回答:「台灣原住居民!」

原住民青少年。(曾廣儀攝)
原住民青少年。(曾廣儀攝)

就在我倆分手之前,她緊緊握著記者的手告訴記者:「聆聽,傳遞,就是最好的福音,它是天主的力量。」心中一陣凜然,我倆的相遇是如此短暫,或許在她的生命中,我只是一位過客,這位耄耋修女還有太多的事要做了,但是我這小小的過客把她的話都聽進了,今天,我「聆聽」了她的故事,決定把這故事「傳遞」出來……

趙修女與主業會副會長。(曾廣儀攝)
趙修女與主業會副會長。(曾廣儀攝)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