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海基會副董事長馬紹章:「九二共識」是基礎 卻也成為結構性困境

2016年07月12日 12:11 風傳媒
馬紹章2009年自國民黨智庫轉任海基會,在此之前,他是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2005年登陸「和平之旅」的重要幕僚,馬政府8年,他也經常參贊總統府文稿小組。(風傳媒)

馬紹章2009年自國民黨智庫轉任海基會,在此之前,他是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2005年登陸「和平之旅」的重要幕僚,馬政府8年,他也經常參贊總統府文稿小組。(風傳媒)

「九二共識成為中共與民進黨之間,一場意志力與實力的拉鋸戰,大陸沒有棄守的跡象,民進黨也沒有退讓的打算,這是一場零和賽局,還是僵局,雙方都成了九二共識的俘虜。」辭卸海基會副董事長職務後,馬紹章以1年半時間思索兩岸問題,他認為「太陽花學運」在未來的歷史上,會是兩岸關係的「關鍵性分水嶺」,中國也將因此重新思索對台政策,遺憾的是,台灣絕大多數人、特別是年輕人對中國陌生、冷感,「不知中」而且沒興趣「知中」,他擔心長此以往,台灣將再找不到兩岸政策的「戰略高度」。

馬紹章2009年自國民黨智庫轉任海基會,在此之前,他是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2005年登陸「和平之旅」的重要幕僚,馬政府8年,他也經常參贊總統府文稿小組。然而,在2014年太陽花學運之後,馬紹章萌生離開海基會職務之心,半年之後,在九合一選舉結束的2005年元月,馬紹章還是鐵了心請辭,比馬政府「先走一步」。

年輕人「不知中」是台灣危機

馬紹章坦言,太陽花學運時,他到了現場,確實感到「震撼」。他感嘆,這場學運能爆發如此大的能量,背後一定有一個強大的心理因素,對年輕人他遺憾於「對中國大陸不理解、不想理解,卻對台灣影響這麼大」,「不論持任何立場都不是問題,但提出任何主張,總要以事實為基礎,不能靠著wishful thinking。」他舉例,有民調顯示鐵桿台獨年輕化,竟有7成相信台海有戰事,美國會馳援,事實可能剛好相反,美國年輕人最討厭的大概就是開拔到海外戰場,美國最擔心的就是捲入台海爭端。

20140330JW001-SMG0010-330反服冒凱道集會-吳逸驊攝.jpg
馬紹章坦言,太陽花學運時,他到了現場,確實感到「震撼」。圖為太陽花學運330凱道集會。(資料照,吳逸驊攝)

他對「天然獨」的說法不以為然,「任何意識形態都沒有天然的,都是非自然生成的,即使對岸死抱著『大一統』,也是加工出來的,中國5000年,有合有分,這是歷史的常態。」但是,台灣沒有實力統一中國,相同的邏輯,「台灣沒實力,怎麼搞得成台獨?」他用「國在江湖,身不由己」8個字形容台灣的處境,而這個處境從1949年中華民國遷台到退出聯合國開始,從沒改變過。「認清現實」不論是自己的、對岸的、或國際的,成為他寫作《走兩岸鋼索》的動力。

問他,「九二共識」是24年前的事了,兩岸關係走了這麼長一段路,難到不換一個詞嗎?馬紹章直言,「你要『一個中國』嗎?」九二共識的核心就是「一個中國為前提」,這個理路是順著李登輝執政時期的國統會而來的,但對台灣而言,至少在大陸(一黨專政)體制沒變之前,大概沒有人肯和這樣的中國統一;對北京而言,「一個中國,我們主張這個中國是中華民國」就是退無可退的底線,當年北京不肯,最後讓步,於是「一中」可以「各表」,民進黨可能無法體會「讓你堅持中華民國」,這對北京來說是多大的善意。

馬習會的潛台詞是「蔡習會」

包括「馬習會」也是在這個基礎下的成果,馬紹章分析,北京會在馬政府卸任前進行「馬習會」,明著是「馬習會」,潛台詞卻是「習蔡(蔡習 )會」,即向國際社會宣告,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可以走到兩岸領導人(不論是藍是綠)會面的這一步,換言之,北京是把九二共識的「體制效應」發揮到極致,這也是為什麼對岸堅不退讓,因為為了「九二共識」,他們投入太多政治成本。馬紹章舉例,就像基督徒改信佛教要皈依,佛教徒改信基督還得有洗禮一般,「九二共識」彷彿民進黨政府取得北京信任的「洗禮」。

馬習會登場,兩岸領導人馬英九、習近平握手後一同向現場媒體揮手致意。(顏麟宇攝)
馬紹章分析,北京會在馬政府卸任前進行「馬習會」,明著是「馬習會」,潛台詞卻是「習蔡(蔡習 )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馬紹章感嘆,「九二共識」對兩岸而言,已經是一個「結構性困境」,北京難退讓,蔡政府難接受,兩岸關係進入「對抗性和平」,對台灣影響有多大?時間會說明一切,比方說陸客的減少,乃至陸生的減少,但民間交流不會中斷,北京最擔心的應該是台灣只剩下一種聲音。比較麻煩的是,蔡政府就任1個多月,內政迸出來的麻煩事不少,更難在兩岸政策上有大魄力的進展,若讓支持者反彈,那就是「後院失火」難以收拾了,這個僵局,可能比預期的時間拖更久。蔡政府應該警覺的是,北京對台政策愈趨細膩,用自行車變速器比喻,以前是快中慢三段變速,現在是「無段變速」,隨時可以微調,包括對我邦交國是收是放亦然。

向北京進一言:非官方交往門檻不要太高

蔡政府就任迄今,兩岸人事佈局猶未敲定,馬紹章直言,「海基會董事長一任命,就是要對九二共識表態的時候!」他舉2008年江丙坤接任海基會董事長發函海協會,就是表明「在九二共識基礎下,持續協商」,不論誰擔海基會董事長,都無法迴避對九二共識表態,「如果兩岸不實質協商,董事長派不派關係都不大,就讓留任人員做做文書認證等例行業務。」

他認為,蔡英文必要的時候不妨借國民黨人之力,馬紹章以陳水扁執政之初成立「兩岸跨黨派小組」為例,當時既可對綠營交代要轉國統會束之高閣,也對北京交代他確實是推動兩岸關係,然而,這招好棋卻因為「民、共距離太遠」而無疾而終。蔡英文總統或許應該思考,當內部壓力太大的時候,藉國民黨人「搭橋」,橋搭上了再退出,這不失為一個解套的方法。

20160712-SMG0045-002-馬紹章。(夏珍攝).JPG
馬紹章認為,蔡英文總統或許應該思考,當內部壓力太大的時候,藉國民黨人「搭橋」,橋搭上了再退出,這不失為一個解套的方法。(風傳媒)

不過,基於台灣整體利益,他認為現在該給北京更多建議,即使官方往來非要拉高門檻到「九二共識」絕不退讓,非官方的交流(智庫或民間)門檻不要這麼板板釘釘,檯面下的溝通一定要進行,否則如何彼此理解?520之後,即使中國學者來台,也不接觸民進黨,這只會加深兩岸間的誤解誤判。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廿八年如一日,就是愛新聞。不怕政客浪淘盡,不怕字多鍵盤敲斷手,就怕滿櫃雜書讀不盡,而且恐懼必然成真。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