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在網站上全消失!中時資深記者選擇辭職:怕變成連自己都討厭的人

2019年06月21日 18:39 風傳媒
前中時記者廖肇祥公開辭職信,直指中時捏造、犧牲新聞,傷害台灣。(資料照,截圖自中時電子報)

前中時記者廖肇祥公開辭職信,直指中時捏造、犧牲新聞,傷害台灣。(資料照,截圖自中時電子報)

資深記者廖肇祥今(21日)在臉書上發文,表示自己正式離開待了12年的旺旺中時集團。廖肇祥表示,怕變成「連自己都討厭的人」,選擇離開是經過深刻的思考後所做的決定,也是種解脫;文中直指,雖然媒體有各自的立場,但如今的中時不尊重第一線記者的專業與判斷,更還不擇手段傷害台灣的新聞自主與民主自由;並呼籲各界支持媒體改造運動,讓基層記者有自由發揮的空間。

廖肇祥在個人臉書公開辭職信,在信中向長官解釋離職並非衝動,也非「新聞理念與報社政策方向有距離」所能概括。廖肇祥附上近半年來朋友們對中時集團近年來所作所為所發表的意見評論,並表示自己狂熱追求新知、凡事好奇的人,高中就立志當記者。但當今的中時集團不僅不尊重第一線記者的專業與判斷,還以不擇手段,嚴重傷害台灣的新聞自主與民主自由,讓他從最初的熱誠轉為恨鐵不成鋼的憤怒,最後轉為大悲無言的心冷,決定離職。

身為駐地記者,廖肇祥在採訪過程中,不時被受訪對象嘲笑中時、中天製造假新聞與惡意扭曲的內容,自己愈來愈無法為報社辯駁。在朋友批評中時集團產製的內容「腦殘」、「無恥」、「卑劣」、「自我作賤」時,但他已經不知道要怎麼替報社辯護,「因為他們說的幾乎都是真的」。

兒子問為什麼「寫台灣壞話」 廖肇祥不知如何為公司遮掩

廖肇祥提到自己國小4年級的兒子,對世界歷史相當有興趣,知道中國是獨裁極權國家,沒有民主制度、沒有讓人民信任的司法、沒有新聞自由。當兒子問他,「把拔你是記者,為什麼你的公司卻一面倒的寫台灣壞話,卻幫沒有新聞自由、拘禁迫害記者及人權律師的中國說話?如果台灣有一天被中國共產黨統治的話,你會不會也被抓去關?那我要怎麼辦?」廖肇祥不知如何為公司找理由遮掩。

廖肇祥反問長官,連小學生都懂這些道理,報社長官卻連真實都不要,甚至用立場來決定真實,「你們知道你們擁護的是什麼樣的政權及編輯方針嗎?你們知道現在所做所為正在殺死台灣的新聞自由嗎?」

六四在網站全消失 廖肇祥:只為不讓「幕後黑手」不開心

廖肇祥提及,6月4日天安門事件30周年當日跟隔日,當其他報紙以全版、頭版、特刊方式報導紀念活動與分析局勢,但當天比報的長官卻視而不見;在6月11日,中時電子報已經完全搜尋不到「六四天安門」、「香港雨傘革命」、「香港反送中惡法」的新聞。甚至連記者徐宗懋採訪六四事件的新聞全消失。

廖肇祥質問,是真忘還是假忘徐宗懋是誰?身為30年前在天安門廣場採訪的一線記者的他,用鮮血換來的新聞、圖像,竟然也能說不要就不要,說撤就撤掉?批評中時電子報網站Logo旁寫著「真道理性 真愛台灣」,但長官連記者想傳達的「真」都能捨棄,只為了不讓幕後黑手不開心。

20190616 upload-新新聞0119期-六四事件、北京大屠殺(11-3)-徐宗懋採訪負傷,但其他記者事後的表現更「英勇」。(方仰忠攝)
在天門事件中,第一線的記者徐宗懋(左)因採訪負傷。(新新聞資料照)

廖肇祥:不期待長官因此找回良知

信中的最後,廖肇祥表示並不期待長官因此找回良知,只是想留下這紀錄,告訴兒子「把拔身為記者,並沒有遇到不對的事情而沈默,而且拒絕當個傷害台灣這塊土地,掠奪你未來選擇權的共犯與幫凶。」

廖肇祥表示,傳達這封信後,即使那天離我辭職生效還有5天,地方主管很快把他踢出工作群組了。他強調言論自由是很多前人的犧牲換來的,「我也希望我的選擇,讓我的孩子未來還能選擇。」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