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集體領導─從鴻海新局到國家治理的新想像

2019年06月24日 06:10 風傳媒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出席鴻海股東會,正式將董事長的職務交棒。(鴻海提供)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出席鴻海股東會,正式將董事長的職務交棒。(鴻海提供)

鴻海公司上週選出新董事長劉揚偉,「鴻海帝國」肇建者郭台銘卸下董座,專心全力選總統,鴻海集團的公司治理,則進入「九人小組」為最高決策機制的「集體領導」時代。

鴻海集團從雄主一人集權,轉型為專業經理人的「集體領導」,對中華民國的國家治理,突破集大權於總統一人,這個總統卻有權無責的治理病相,具有啟發的意義。

台灣民主化在一九九六年完成總統直選後,宣告達標。但經過近四分之一世紀的檢驗,卻發現這樣的體制,竟是以民主的方式,選出一個專制者。人民把軍權、治權等象徵國家的權力,經由選票,全交給總統選舉獲勝的一人。這個人不稱孤道寡,但有責無權,制衡配套不足,若面對權力而無謙卑之實,本質上,與古之霸主君王差異不大。

20190611-鴻海法人說明會,京鼎董事長劉揚偉出席。(盧逸峰攝)
鴻海選出新任董事長劉揚偉。(盧逸峰攝)

民選以來的總統,從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到蔡英文,在任末期到卸任後,民間聲望都不高,究其根本原因,在於總統權力太大,人民期望值隨之陡升,但總統不論何人,能力都有侷限,在權力定於一尊,治理能力終究有限下,民眾期望值越高,失望就越深,也就必然要反噬這位權者。

如若最有權力的人,真能面對權力而謙卑自持,有自知能力有限之明,並且能建置集體領導的治理機制,才能避免我國總統民選以來,民氣在升高後總是一再重衰的宿命。

以國民黨來說,不論要拯黨運,或要重返執政,都不可能靠任何單一個人的力量,必需整合出一個足以產出集體領導力量的機制。郭台銘如果能有效整合韓國瑜、朱立倫、王金平,結合領導黨機器的吳敦義,創建集體領導機制,將他為鴻海領導機制轉型的公司治理能力,轉換為國家治理的領導力,二0二0選舉當有真正的新局可期。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