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從越南共和國看台灣

2019年06月30日 07:10 風傳媒
越南共和國博物館,位於南加州小西貢,是為了紀念1955年到1975年之間的越南反共將士而建。從越南共和國陸軍官兵的M-1鋼盔、草綠色軍裝還有在天空中飛舞的UH-1直升機來看,或多或少能看到同一時期中華民國國軍的影子。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這對難兄難弟的關係,並非始於越南戰爭,而是更早的辛亥革命時代。(許劍虹提供)

越南共和國博物館,位於南加州小西貢,是為了紀念1955年到1975年之間的越南反共將士而建。從越南共和國陸軍官兵的M-1鋼盔、草綠色軍裝還有在天空中飛舞的UH-1直升機來看,或多或少能看到同一時期中華民國國軍的影子。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這對難兄難弟的關係,並非始於越南戰爭,而是更早的辛亥革命時代。(許劍虹提供)

位於洛杉磯橘郡(Orange County)的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是除了越南本土外全球越南裔人口數量最多的地方。根據人口普查,在這座俗稱「小西貢」(Little Saigon)的城市裡,約有36,058名越南裔人口,占總人口的40.2%。不過這裡的越南人與本土的越南人有一個不同的身份,那就是他們都來自於1975年滅亡的越南共和國。

何為越南共和國?套一句通俗的說法就是存在於1955年到1975年的「南越」(South Vietnam)。越南共和國與1948年成立的大韓民國,還有1949年後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一樣,同屬冷戰時代接受美國政治、經濟與軍事援助的亞洲反共國家。同樣遭遇共黨集團叛亂的歷史背景,讓這三個亞洲國家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就處於分裂狀態。

越南共和國與大韓民國、中華民國的最大差異,在於這個國家已於1975年4月30日當天正式滅亡。許多不願接受共黨統治的南越子民,紛紛投奔怒海流亡海外。今天定居於「小西貢」的越南裔美國人,絕大多數都是當年流亡到美國的南越軍民或他們的後代。他們浪跡天涯的經歷,幾乎就是龍應台《大江大海》一書中遷台外省人故事的翻版。

但是因為南越子民沒有一個台灣可以落腳的原因,他們的故事又比外省人更加淒涼,只能寄人籬下成為真正的「亡國奴」。但是也因此,南越難民與他們的後人更加珍惜民主自由的可貴,直到今天還堅持懸掛越南共和國的黃底三紅線國旗。這點猶如許多今日在台灣,或者旅居美國的中華民國抗戰老兵一樣,讓筆者相當佩服。

利用此次返美的機會,筆者與《中國百年陸軍軍服》作者吳尚融,還有過去在洛杉磯讀大學時認識的好朋友施智揚特別選在3月17日前往「小西貢」,參觀當地的越南共和國博物館(Museum of the Republic of Vietnam),試圖從南越淪亡的歷史中,找尋一些今天可供台灣參考的教訓。究竟1949年後的台灣與1955年後的南越有哪些異同?台灣又該如何避免南越淪亡的悲劇,都將在此篇文章中向各位讀者一一介紹。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許劍虹提供)
訪問越南共和國博物館的吳尚融,向海軍出身的館長贈送一本《中國百年陸軍軍服》著作,希望能延續自由中國與南越流亡人士的革命情感。相信未來南越人後代造訪博物館,看到吳尚融的書時,不只能看到60年代兩國陸軍的裝備何其相似,也能知道來自台灣的我們沒有忘記他們。(許劍虹提供)

越南共和國博物館

位於「小西貢」的越南共和國博物館,是一個可以幫助我們從南越角度瞭解越戰歷史的必去之處。這是一棟上下兩層,一樓為演講廳,二樓為展覽廳的小規模博物館,既沒有北越的「共產革命」史觀,也沒有好萊塢電影中的大美國主義。在這裡,我們能瞭解反共的越南人如何看待共產革命,還有他們如何評價幫助他們抵禦北越入侵及鎮壓越共叛亂的美國。

從長遠的歷史來看,越南共和國可以追溯到1802年成立,於1883年起成為法國保護國,然後在1945年滅亡的越南阮氏王朝。1945年3月,佔領越南的日軍一度扶持阮氏王朝末代皇帝保大成立領土範圍橫跨南北月的越南帝國。可是伴隨著日本戰敗,還有共產黨領袖胡志明的趁勢而起,保大皇帝於1945年9月宣佈退位,阮氏王朝正式結束。

試圖捲土重來的法國殖民統治者與胡志明領導,簡稱「越盟」的越南獨立同盟爆發戰爭。為了迎合戰後「去殖民化」的潮流,法國於1949年6月14日扶持保大皇帝在西貢成立越南國。這個君主立憲制的國家,統治範圍只涵蓋北緯17度以南的越南國土,而且還是法蘭西聯邦的成員,在民族主義上難以與胡志明競爭。

 而胡志明在北緯17度以北成立的越南民主共和國,也在法軍於1954年奠邊府戰役中被擊敗後獲得承認。從此刻開始到1975年為主,共產黨領導的北越與反共產主義的南越同時存在於中南半島上。可隨著美國取代國力衰退的法國成為南越主要支持者以後,親近法國的保大皇帝在1955年10月23日的一場大選中輸給了自己的內閣總長吳廷琰。

吳廷琰上台之後,決定順應全球民主化潮流徹底推翻阮氏王朝,將君主立憲制的越南國打造為行使共和制的新國家,越南共和國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的。在「小西貢」經營越南共和國博物館的館長,本身就是越戰期間服役於越南共和國海軍的軍官。曾被越南共和國派往美國接受軍事訓練的他,於西貢淪陷後被送到再教育營接受「改造」,對南越存在短短20年的歷史有第一手的瞭解。

在得知我們是來自台灣以後,館長非常高興的接待了我們,並提到了中華民國當年對南越提供的軍事與經濟援助。由於認定北越的胡志明為中共扶持的魁儡,南越人一般使用較友善的「中華」(Hoa)來稱呼自由中國。在看到吳尚融的《中國百年陸軍軍服》之後,他也指著館裡陳列的越南共和國陸軍服裝,強調中越兩國的軍裝在越戰時幾乎一模一樣。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四(許劍虹提供)
在越南共和國博物館內,陳列著許多南越空軍使用的A-1天襲者攻擊機的模型。於韓戰中開始服役的A-1攻擊機,在越戰期間的對地打擊作戰中有極為出色的表現,由美軍駕駛的天襲者甚至還有兩次擊落北越空軍MiG-17的驚人紀錄。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親近中華民國的越南國民黨人,也曾經駕駛過此款攻擊機發動軍事政變,試圖推翻走民族主義路線的吳廷琰政權。(許劍虹提供)

越南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的淵源

與館長聊天聊的正開心的時候,其他幾名越南裔美國人也被我們幾個台灣來的稀客吸引了過來。甚至還有一位越南朋友握起了吳尚融的手,講起了先總統蔣公的英文名字Chiang Kai-shek,並劈頭就問:「你們才是領導對日抗戰的那個中國吧?」(It was really you guys fighting against the Japanese during World War II right?)

從這裡可以看出,流亡美國的越南人之後對中國近代史並非毫無瞭解。畢竟數千年以來,對越南歷史影響最深遠的國家就是中國。如果我們把時間拉回到辛亥革命的時代,就會發現越南共和國與中華民國有深刻的歷史淵源。因為越南歷史上第一個革命政黨,由潘佩珠1924年在廣州成立的越南國民黨就是中國國民黨的兄弟黨。

潘佩珠仰慕孫中山先生,早年就曾效法同盟會創立越南光復會,即越南國民黨的前身。越南國民黨的宗旨不只是要驅逐法國殖民統治者,同時也還要推翻阮氏王朝,並在越南推行「三民主義」。越南國民黨更搶在胡志明之前,就於1930年2月10日在越南北部的安沛省發起反法起義。這場起義最後在法國的武力鎮壓下失敗,領導人阮太學遭槍決,剩餘的越南國民黨領導人只能逃往中國。

1945年9月,由盧漢將軍指揮的中華民國陸軍第1方面軍進入越南北緯17度以北的領土接受日軍投降。跟著第1方面軍返回北越的,就有以武鴻卿為代表的一批越南國民黨人士。武鴻卿一度試圖挑戰胡志明在北越的統治地位,但是越南國民黨試圖讓越南擺脫共產黨統治的努力,最終還是因為國民政府將第1方面軍調回國內投入戡亂戰爭而失敗。

失去中華民國政府支持,並慘遭胡志明清算的越南國民黨,在百般無奈下只能加入保大皇帝領導的越南國。奠邊府戰役結束後,隨著共產黨對北緯17度以北地區的控制日益鞏固,越南國民黨這個以北越為主要活動範圍的反共政黨只能跟著法軍一起撤退到南越。接著吳廷琰順利上台,並實現了潘佩珠、阮太學與武鴻卿等建國之父們創立越南共和國的理想。

吳廷琰雖同樣來自於北越,並欣賞以霹靂手段將共產主義勢力在台灣連根拔起的蔣中正。他不只親自到台北來取經,還邀請國防部政工幹部學校校長王昇組織顧問團到南越協助政府軍掃蕩越共。可是為了與中共支持的北越爭奪民族主義話語權,吳廷琰在南越境內實施激進的「排華政策」,在要求華人改用越南姓氏並服兵役的同時,也對與中國有歷史淵源的越南國民黨實施壓制。

所以才有上一篇文章中,何健行老先生回憶他在獄中與陳文香、潘克丑等越南國民黨人當獄友的情形發生。何健行印象最深刻的,是兩位越南國民黨元老還向他唸了一首越南詩,內容為「國仇未報頭先白,幾度青泉月下磨」,讓他從中體會到了百年來中越兩大民族共同經歷過的民族榮辱。吳廷琰的做法,也讓越南國民黨徹底站到了他的對立面。

 1962年2月27日當天,阮文舉少尉與范富國中尉兩位越南共和國空軍的飛行員,在美製A-1天襲者螺旋槳攻擊機攻擊湄公河三角洲越共據點的過程中,調整了航道飛往西貢的獨立宮,即南越總統府的上空。他們把本來用於對付越共的子彈、火箭彈與炸彈通通往獨立宮炸射,整起行動持續了30分鐘之久,驚動了在書房裡讀書的吳廷琰。

阮文舉少尉完成任務後,駕駛著A-1飛往柬埔寨開啟流亡人生。范富國則因A-1遭南越海軍掃雷艇上的防空機槍擊傷,於飛機迫降後被俘。事後經過南越政府調查,在越南共和國空軍內表現優異的阮文舉為越南國民黨人阮文陸的後代。阮文陸在事變爆發前一個月為吳廷琰逮捕,所以這次的空襲行動顯然是由越南國民黨策劃的軍事政變。

出於對國父潘佩珠的推崇,吳廷琰沒有下令解散越南國民黨,但是卻強化了對該黨的監控。可吳廷琰在南越的敵人,又豈止是只有越南國民黨?試圖以強硬手段維持國家統一的他,最終還是因為與美國發生了利益上的矛盾,而於1963年11月2日在一場中央情報局支持的政變中被推翻。吳廷琰與他的弟弟吳廷瑈都在這場政變中,為南越少壯派軍人楊文明下令射殺。

政變結束後,伴隨著越南共和國內部的「改朝換代」,西貢政府解除了對越南國民黨的監控。流亡柬埔寨的阮文舉被允許回國,范富國也被放出監牢,兩人重新回到越南共和國空軍服役,一切仿佛都像沒有發生過。可越南國民黨終究是來自越南北部的反共政黨,在南部人掌權的越南共和國境內仍難以形成一支穩固的力量。

祖籍南部永隆省的潘克丑與陳文香兩人,雖然先後擔任越南共和國總統的職務,但是他們也沒有能力控制住派系林立的南越軍隊。所以相比起吳廷琰在台上的時候,南越局勢反而是更加混亂。一波又一波的軍事政變接踵而來,讓這個國家難以團結一心抵禦共黨威脅。為此館長傷心的表示,越南的一切悲劇就是從吳廷琰被刺殺開始的。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五(許劍虹提供)
在越南共和國博物館內,也有陳列駐越美軍的相關文物,包括綠扁帽部隊的戰鬥服與貝雷帽。無論南韓還是南越,在面對共產黨威脅時的一個最大問題,就是太過於依賴美國。相比起來,從金門大捷打到八二三砲戰的中華民國國軍,還是真的有比較強的獨立性。(許劍虹提供)

我們讓美國人來打我們的戰爭

要說中華民國與越南共和國最大的差別,就是在於前者曾經領導過整個中華民族抵禦日本侵略,從而在兩岸人民心中有一定程度的道統性。然而在法理上繼承越南國的越南共和國,卻因為保大皇帝親近法國的立場從一開始就被視為「殖民主義代理人」。反觀胡志明雖然同樣依靠蘇聯與中共協助,但是奠邊府戰役的勝利仍讓他在越南人心中享有獨立英雄的地位。

吳廷琰雖同樣是一個反法民族主義者,但是他並沒有率軍在戰場上擊敗法軍的經驗,甚至還出任過殖民政府的官員。所以就如同抗戰爆發前的蔣公,吳廷琰沒有辦法真正統合南越政府、軍方以及社會上的一切派系。擺在他眼前的唯一選擇,就是以獨裁者的手段擺平包括越南國民黨在內的潛在挑戰者。而吳廷琰也靠著這樣的霹靂手段,一度讓南越有了應對共黨威脅的能力。

可是在吳廷琰被推翻後,越南共和國卻再也產生不了第二位如吳廷琰一樣有能力統合南越的領袖,哪怕只是表面上的統一而已。缺乏向心力的越南共和國軍隊難以因應背後有胡志明支持的「南越民族解放陣線」,也就是越共的軍事挑戰。唯一的選擇,就是把越南反共戰爭的責任交到美國、澳洲、紐西蘭與南韓等多國部隊,尤其是美國的手裡。

美軍的大舉介入,讓原本反共與親共越南人之間的內戰,轉變為越南人民反抗「美帝國主義」侵略的民族獨立戰爭,在政治上把南越政府置於一個更不利的地位。越南國民黨始終反對將越南的反共戰爭交給外國人去打,他們認為華府的政策剝奪了越南人民打擊共產黨的權力。前面提到的阮文舉,就表示:「美國人沒有為我們這些真正希望對抗越南共產黨的人打開大門。」

最讓阮文舉等南越飛行員不解的,是美國為了避免戰爭升高,幾乎禁止越南共和國執行一切北緯17度以北的作戰任務。在北越空軍的MiG-19與MiG-21等噴射戰鬥機也被蘇聯、中共禁止進入北緯17度線以南活動的情況下,南越空軍沒有任何空對空作戰的機會。他們唯一的任務,就是駕駛A-1、A-37蜻蜓式噴射攻擊機以及F-5A/B自由鬥士噴射戰鬥機打擊南越境內的越共地面目標。

至於北越的越南人民軍空軍,則因為要時常起飛攔截侵入領空的美國空軍B-52戰略轟炸機,或者與F-4幽靈式戰鬥機、F-104星式戰鬥機以及F-105雷長式戰鬥機爆發空戰的原因,反而產生了17名空戰英雄。這樣的事實,更是讓只能空襲南越「自己人」的越南共和國空軍士氣低落。就連曾當過越南空軍司令的阮高祺,都抱怨「美國人把我們的戰爭搶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中華民國空軍與越南共和國空軍在越戰時也有過緊密的合作關係。其中越南共和國空軍裝備的48架F-5A/B自由鬥士戰鬥機,就是由中華民國方面所提供。此合作固然讓台灣與南越找到了更多共通點,但卻沒有辦法讓越南共和國產生如中華民國一樣優秀的空軍飛行員。這樣的結果,也為1975年4月爆發的另外一場獨立宮轟炸事件埋下伏筆。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三(許劍虹提供)
在越南共和國博物館內,也有陳列駐越美軍的相關文物,包括綠扁帽部隊的戰鬥服與貝雷帽。無論南韓還是南越,在面對共產黨威脅時的一個最大問題,就是太過於依賴美國。相比起來,從金門大捷打到八二三砲戰的中華民國國軍,還是真的有比較強的獨立性。(許劍虹提供)

越南海軍光榮的護國歷史

與過去冷戰時代的中華民國一樣,越南共和國始終以傳統越南文化的守護者自居。既然館長是出身越南共和國海軍,所以在越南共和國博物館的櫃台就可以看到13世紀越南民族英雄陳興道的雕像。館長表示,陳興道被視為越南海軍之父,曾經兩度在海上擊敗過蒙古人的入侵。出於對蒙古人的痛恨,還有後來中共在越戰中支援北越當局的敵視,南越人向來對中國大陸的統治者不具好感。

把中共視為敵人,讓越南共和國與中華民國找到了一個「最大公約數」,但這卻不代表兩個國家就沒有矛盾。筆者身為中華民國支持者,自然認定南海諸島為中華民國的領土。可現在我們從越南共和國博物館的角度出發,就暫時把中華民國對南海的主權立場擺到一邊,從南越海軍的角度去審視1974年爆發的西沙海戰,希望不要引起讀者們對筆者立場的誤解。

越南共和國是自1954年兩越分裂以來,第一個繼承法國殖民者的主張,提出越南擁有南海主權的越南政府。從1956年開始,南越海軍就進入西沙海域活動,並時常與中共海上民兵爆發衝突。反倒是北越政府,基於中共在政治、經濟與軍事上提供的協助,承認了北京當局對南海主權的所有要求。河內當局從北京手中換來的,只是中共將中華民國畫下的11段線主權割了兩段給北越而已。

所以相較於曾在奠邊府戰役中擊退法國的北越,南越可從對南海的主權中找到民族主義正當性。即便是在南越內部從事顛覆工作的越共,都把越南共和國海軍視為守護越南主權完整的開路先鋒。館長表示,他並沒有親自參加1974年的西沙海戰,但仍然把在此戰役中被解放軍海軍擊沉的怒濤號海岸護衛艦視為越南共和國海軍的代表艦艇。

為了彰顯越南共和國海軍的光榮,他親手操刀組裝了12艘越南共和國海軍艦艇的模型。其中舷號為10號的怒濤號,這這12艘艦艇模型中唯一的作戰艦種。另外還有各型運輸輔助軍艦,乃至於在湄公河中流域中清剿越共的小型特種作戰艇。其中為了因應空中機動作戰的需求,還有被改裝成可搭載UH-1H直升機的內河裝甲運兵醫療船,真的讓筆者大開眼界。

無論是北越正規軍還是越共,都沒有足夠的海上力量在外海與美國、南越海軍抗衡。所以越戰時南越海軍在海上的主要任務,基本上就是守護越南的領海。這樣的經歷,讓館長對自己過往服役的歷史相當驕傲,並表示他們這些越南共和國海軍的官兵,都以陳興道的子弟兵自居。反而是北越政府,從馬克思主義史觀的角度出發,全面否定了陳興道等越南傳統民族英雄。

也因為一直在海上活動的原因,南越海軍艦長杜劍得以在西貢淪陷前,成功將越南共和國35艘艦艇與30,000多名官兵及他們的眷屬疏散到蘇比克灣。雖然大多數的海軍艦艇後來都被菲律賓海軍強行徵收,但越南海軍相對於陸軍與空軍而言還是比較完整的撤退到了外國,展現出他們對共和國的忠誠。只是館長本人沒有那麼幸運,他被北越正規軍關押後,送到再教育營接受六年的勞動改造。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六(許劍虹提供)
陳列在博物館中的南越內河裝甲運兵醫療船,可供UH-1H直升機起降,為受傷的南越與美軍官兵提供緊急救護。(許劍虹提供)

南越為什麼會失敗?

雖然吳廷琰死後的越南共和國,迎來了長期的軍事政變與政治動亂,但是整個社會的發展比起北越,其實還是相當繁榮與開放的。館長表示,胡志明聽信了毛澤東的建議,在北越瘋狂進行名為「土地改革」的「清算鬥爭」,造成大量無辜越南人的死亡。所幸胡志明終非毛澤東,最後還是有所收斂,才讓北越的經濟發展不至於全盤崩潰。

可是目睹到當時俗稱為「小巴黎」,比同時期台北還要發達的西貢,胡志明瞭解到發動對南越的統一戰爭是爭取北越生存的唯一方法。畢竟共產主義的北越與資本主義的南越若分離太久,就會如同今天的北韓、南韓一樣出現巨大的民生差距。到了那個時後,北越不只將徹底失去統一南越的正當性,這個紅色政權勢必也不再有延續下去的價值。

韓戰後結束的大韓民國,同樣也遭遇到不只一次的軍事政變,李承晚與朴正熙政府的專制、腐敗絕對不會輸給吳廷琰、阮文紹與阮高祺。為什麼南韓能夠生存下來演變成「亞洲四小龍」,甚至於主導全球高科技產業與流行文化的東亞巨龍,南越卻沒有辦法?是因為越南人真的不如韓國人,還是南越比南韓更不具備民族主義正當性?

或許南越絕大多數的官員與軍人,多出自於過往法國建立的殖民體系,但這絕對不代表南韓比南越更有正當性。真的回去翻閱歷史,就知道南韓官員與軍方同樣為日本殖民時代培育的統治精英。包括朴正熙總統在內,大多數的南韓軍人二戰時都參加過關東軍、朝鮮軍或者滿洲國軍等軸心國武裝,並回頭鎮壓金日成領導的抗日游擊隊。

從這個角度出發,南韓的正當性甚至還不如南越。可為什麼南越會敗?館長給出的答案是「時代不一樣了」。韓戰爆發時,美國才剛剛「失去中國」不到一年,國內輿論大多支持美軍全力介入朝鮮半島,阻止朝鮮人民軍赤化北緯38度線以南的大韓民國。而越戰爆發時,成長於戰後世代的美國人早已忘記「失去中國」的慘痛教訓,更認為美軍是在鎮壓越南人民的民族自決。

外加到了60年代末、70年代初,傳媒技術變得更為發達,讓美國人更能瞭解到戰場第一手的情況。尤其是1968年,包括北越正規軍與越共相互配合發起的「農曆春節攻勢」,還有美軍在美萊村對無辜南越村民的射殺,都降低了美國平民對這場反共戰爭的支持。館長肯定胡志明的一句話,那就是決定越戰結果的戰場是在華府,不是在越南。

所以尼克森自1969年上台後,就開始實施將戰爭主導權還給南越政府的「越戰越南化」政策。在美國提供的空中援助下,這段時間南越軍方在戰場上有許多英勇的表現。比方說1972年的復活節攻勢,越南共和國陸軍將士就以美國援助的拖式飛彈,擊潰了往南方大舉進攻的越南人民軍裝甲部隊。包括中共援助的59式戰車在內,約有250輛到700輛北越戰車為南越陸軍摧毀。

從復活節攻勢的表現,可以看出南越軍方的英勇一點不遜於古寧頭戰役與八二三砲戰時的中華民國國軍。然而面對龐大的反戰壓力,還有尼克森在水門案爆發後下台,美軍終究還是在1973年全面撤出越南。就連以B-52轟炸機為主的空中支援,都不再提供給南越。過去依賴美國極深的南越軍隊,士氣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館長強調,中共並不是美國,需要顧慮國內的反戰輿論,更沒有國會的監督。美國宣佈「越戰越南化」以後,正在相互競爭共產世界「老大哥」地位的蘇聯與中共,仍源源不斷的向北越提供武器。所以越南人民軍馬上就補足了在復活節攻勢中的損失,持續對南越發動攻勢。到了1975年4月,南越軍隊的防線全面潰敗,眾叛親離的局面再度上演。

4月18日,接受越共指派到越南共和國空軍潛伏的南越飛行員阮成忠,居然駕駛F-5A自由鬥士戰鬥機以兩枚500磅炸彈空襲獨立宮。時任中華民國駐越建設顧問團少校參謀的陳興國,就親眼目睹了阮成忠炸射西貢的事件。顧慮到若發生更多南越空軍的叛變事件,將對駐越南國軍將士們的生命產生威脅,中華民國政府命令援越顧問團當天立即回國。

美國與中華民國可以棄越南於不顧,但南越子弟兵仍有不少人奮不顧身保衛家園。由黎明島將軍指揮的越南陸軍第18師,就在4月9日到21日的春祿戰役中成功與越南人民軍對峙了長達九天,並以己身2,036人的傷亡,換來了敵軍約5,000人的損失。這場戰役,也是越南共和國陸軍最後的榮光。伴隨著北越59式戰車攻入獨立宮,越南共和國走入歷史。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七(許劍虹提供)
縱然遭到美軍拋棄,南越軍隊在戰場上仍有十分壯烈的表現,甚至在美國空軍提供的空中支援下,多次擊退北越裝甲大軍的攻勢。可隨著美國切斷了所有對南越的支援,而中共與蘇聯卻沒有停止支持北越的情況下,這場戰爭終究還是以西貢淪陷做為結局。(許劍虹提供)

南越能給台灣什麼教訓?

 在教育營中遭受六年折磨的館長,隨著統一後的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在90年代走上「改革開放」道路,而且又在1995年與美國建立了外交關係,他終於重獲自由。與許多被釋放的南越軍人或他們的後代一樣,館長移民到了美國南加州,並試圖以經營博物館的方式來懷念過去越南共和國的歷史。館長對於來自台灣的我們願意瞭解越南歷史,也是感到非常的欣慰。

他曾於2015年親自造訪過台灣,對這塊民主、自由又多元的土地留下良好又深刻的印象。他相信若南越沒有在1975年滅亡,也能達到不輸給今天南韓或者台灣的成就。隨著參觀行程進入尾聲,施智揚也詢問了館長兩個問題,那就是:

台灣今天同樣也面臨海峽對岸的中共威脅,能夠從過往南越的經歷中學到什麼有用的教訓?

館長表示,首先台灣的政治人物與人民,要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成果,千萬不能像過去南越領導人們一樣整天爭權奪利。他認為北越其實並沒有能力擊敗南越,但南越卻敗給了自己的「不團結」。從北越與越共對南越滲透嚴重的情況來看,對於這些挑起內鬥的政黨、派系與私人,也該實施密切的監控。為共黨服務者未必都來自於在野勢力,執政黨內部也極有可能存在著「紅色細胞」。       

不過最關鍵的,是館長認為台灣人不應該把自己的戰爭交給美國人去打。他表示當年南越人就是認定美國會為自己打仗,最後失去了警覺心。等到美國宣佈「越戰越南化」,並停止向南越軍提供空中支援後,南越軍民的士氣終於因為適應不良而瓦解。他坦承越戰確實是一場美國與中共的代理人戰爭,但是美國對自己代理人的支持,顯然沒有中共那般的貫徹始終。

也難怪前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先生,在回憶自己過去哈佛留學歲月時,提到有一位越南學生告訴他「千萬不要相信美國」。相信館長待過教育營,或者曾經投奔怒海「苦」過來的人,都有與馬總統這位越南同學一樣的感嘆。台灣與美國的軍事安全合作固然重要,但是兩岸之間的問題正如馬英九總統所言要靠台北和北京雙方自己解決。

每當被問及美國能否協助台灣與大陸進行政治談判時,馬總統的答案往往是「美國幫不上忙」,大概也與越戰的體驗有關。不論未來台灣是要與中共大打出手,還是進行政治協商,都必須要「靠自己」,並瞭解美國能提供的支持只存在於技術層面,相信就能讓台灣避免南越的悲劇。筆者認為,在「靠自己打仗」這一點上,國軍的表現一直都比戰後日本、南韓與南越優秀,不需要過於擔心。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八(許劍虹提供)
越南共和國一直以正統越南文化的繼承人自居,所以在博物館門口能看到越南民族英雄陳興道的金色銅像。館長表示,陳興道一直被視為越南海軍之父,就連今天的越南人民海軍,都以陳興道來命名其最現代化的護衛艦。與海峽兩岸的情形一樣,南越與北越無論存在多大的政治分歧,都有共通的民族英雄。越南與中國在過去1,000年來有過不少恩怨,但對於流亡美國的南越人士而言,他們與兩岸間實質上的矛盾反而小於今天的越南政府。(許劍虹提供)

如何看待中越關係

那麼「不能相信美國」,是否等同於可以相信北越或者中共?其實河內的共產黨當局自「改革開放」以來,就如同1979年以後的中國大陸一樣開始對過去南越的政治領袖進行平反。從這些90年代以後公佈的史料,我們不難看出北越當局與南越當局一樣痛恨「中國」,只是基於現實上的需要不得不屈從大陸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

所以越南一完成統一,馬上就與中國共產黨爆發了邊界戰爭。等到了1988年,雙方又在南沙群島爆發了一次海戰。可見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在對南海主權的立場上,承襲的是1975年以前的南越。近年來為了抵抗中共威脅,越南甚至與老敵人美國達成和解。消失了近40年的美國海軍艦艇,又重新回到了越南人民軍海軍控制下的金蘭灣。

過去曾遭北越當局否定的陳興道,現在不只是南越的海軍之父,也被北越海軍當成英雄看待。今年4月23日由越南人民軍海軍派往青島參加中共海上閱兵式的俄製「獵豹」級輕型護衛艦,就被取名為「陳興道號」。許多流亡南加州的越南人,與部分外省族群遇到南海問題時願意支持兩岸合作一樣,堅決支持越南政府鞏固西沙、南沙的主權。

因為這個原因,在還沒抵達越南共和國博物館的時候,筆者還一度擔心報上自己是華裔美國人,或者是從台灣來的以後,會因為南海問題遭到對方敵視。可後來的一切,讓筆者感到自己的無知與多疑。雖然館內的越南人確實討厭過去侵略他們的「蒙古人」、「明朝人」與「中共人」,但這卻不代表他們討厭所有的中國人。

甚至還有一位越南裔美國人,直接告訴筆者絕大多數的越南人祖先都來自於中國,所以我們從遠一點來看還是親兄弟的關係。很多到美國的越南人,也會刻意給自己保持「華裔美國人」或「越南裔美國人」的身份,因為這樣讓他們到中國大陸做生意時更加方便。這位在美國航太領域服務的越南人,還表示自己曾到哈爾濱飛機工業集團參觀過,以「蒙古裔美國人」身份與解放軍打成一片。

館長表示,現在越南政府對「小西貢」的子民確實更加寬容,也伸出了和解的橄欖枝。沒有經歷過越戰的越南裔美國人後代,在立場上更加傾向於與越南政府和解。可是就他這位曾經被惡整的前南越海軍軍官而言,對越南政府還是不願意信任的。他相信越南政府對他們的博物館仍保持密切監控的態度,隨時會上門來找麻煩。

更何況,還有許多越南政府派到美國的留學生,因為內心同情南越同胞而在越南共和國博物館當義工。為了保護這些還有家人在越南的年輕人,館長表示這些義工的照片都不能夠上網展示。越南政府近年來看似開放,但與真正實施民主政治的道路還有相當長的距離。最後他也強調,自己開設博物館的目的是為了紀念歷史,不是要與越南政府敵對,希望至少這個立場能得到河內當局的尊重。

身為1949年來台的外省人之後,筆者認為台灣與南越有許多相似之處可以互相參考借鏡。其中最讓我敬佩的,是很多越南裔美國人在推動與越南政府交流的同時,仍不忘推進祖國的民主化路線。相信中華民國在大陸的支持者,不會比越南共和國在越南本土的支持者還要少,所以台灣不能妄自菲薄,要更積極吸引對岸民眾的支持,才是處理兩岸關係的長久之道。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九(許劍虹提供)
越南共和國博物館也是流亡美國的南越老兵聚會地,館方時常邀請參戰英雄到現場,向越南裔美國人介紹祖先保家衛國的事蹟,追思那個不再存在的越南共和國。比起今天在台灣的老榮民,他們的處境更讓人感到淒涼與難過。期待年輕一代的越南裔美國人再接再厲,把民主政治帶回祖國。(許劍虹提供)
20190628-許劍虹觀點配圖十(許劍虹提供)
施智揚、筆者與吳尚融三人,在現場聆聽越南老兵講述越戰的歷史,代表來自自由中國的華人向反共盟友致意。(許劍虹提供)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本文原刊《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