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不只是經濟交鋒,美國鷹派要以「文明衝突論」掀起新冷戰與新圍堵

2019年06月29日 09:40 風傳媒
2019年6月28日,G20領導人大阪峰會,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2019年6月28日,G20領導人大阪峰會,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

史金納(Kiron Skinner)是美國政壇與學界(相對)少見的黑人保守派健將,系出另一位黑人保守派重量級女性學者、小布希時代的國家安全顧問與國務卿萊斯(Condoleezza Rice)。今年4月29日,史金納在華府智庫「新美國」(New America)的一場論壇上指出,美國正與一個「非常不一樣的文明、非常不一樣的意識型態」進行鬥爭,對美國而言是史無前例。她指的是中國,中國共產黨政權。

史金納強調,冷戰時期的強權對抗是「西方大家族內部的鬥爭」,如今美國與中國的衝突卻是「我們首次要與一個非高加索人種(Caucasian)的強權一爭高下。」與美國另一個對手俄羅斯相較,「中國形成更為根本的長期威脅。」

習近平痛斥的「文明衝突論」卻是美國鷹派典型思維

史金納的21世紀強權競爭版「文明衝突論」(clash of civilizations)一出,立刻引發各方熱議,中國方面當然強烈批判,而且是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上火線回應,5月15日在北京出席「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時痛斥:「認為自己的人種和文明高人一等,執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認識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災難性的!」

不只中國,美國國內也有許多批判和質疑,認為史金納的觀點不但錯誤(納粹德國與共產蘇聯都是「非常不一樣的意識型態」,二戰時的日本也不是高加索人種),而且危險(以種族話語挑動中國反帝國主義的民族情結)。

然而特別要注意的是,史金納不僅是學者,而且與共和黨淵源深厚,目前官拜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Director of Policy Planning),她的觀點很能夠反映華府如何看待中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與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都可以佐證。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在許多方面水火不容,但是面對中國基本上都是鷹派思維當道。

肯楠(George F. Kennan)(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肯楠(George F. Kennan)(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新冷戰「X信函」向舊冷戰「X論文」致意

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一職初設於1947年,第一位主任就是大名鼎鼎的肯楠(George F. Kennan),冷戰初期美國對蘇聯政策與戰略的擘畫者。他在1947年以筆名「X」發表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的長文〈蘇聯行為的根源〉(The Sources of Soviet Conduct),後世慣稱為「X論文」(X Article),文中主張美國面對蘇聯的擴張威脅,應該進行長期、耐心、堅定、警覺的「圍堵」(containment)。

在4月29日的那場安全論壇上,史金納也向已在2005年病逝的肯楠致意,表示她與同仁正在擬定一份「X信函」(Letter X),論述美國與中國關係的核心觀念,畢竟「沒有論述就沒有政策」。史金納說:「長遠來看,貿易並不是美中關係唯一的問題,甚至不是最嚴重的問題。我們要對中國進行更深入、更廣泛的檢視。」

無論站在哪一邊,無論樂見抑或不樂見,都得承認「新冷戰」或「美中冷戰」已經登場。川普最在意的是短期經貿利益,並且自詡為不世出的談判高手,與中國達成協議並非難事。但是史金納的談話顯示,華府有一群人正在針對中國做長期抗戰、長期圍堵的準備,而且要進行一場全方位的競爭:貿易戰、5G網絡、南海主權、台灣海峽、新疆維吾爾族、一帶一路倡議、太空探險與軍事化……

2018年4月,中國在南海進行號稱史上規模最大的海上閱兵,習近平親自主持(AP)
2018年4月,中國在南海進行號稱史上規模最大的海上閱兵,習近平親自主持(AP)

一黨專政、強人獨裁、野心與國力成正比的超級強權長

當年美蘇冷戰雙方以核武「相互保證毀滅」(MAD),最終以蘇聯與其共產帝國崩潰收場。美中冷戰引發軍事衝突(包括代理人戰爭)的風險相對較低,在可預見方未來也難以想像中國共產黨政權會因此「崩潰」,如果美國始終拒絕接受國際體系從「單極」(unipolar)回到「雙極」(bipolar)或「兩國集團」(G2),恐怕還是必須打「和平演變」的如意算盤。

的確,中國的經濟崛起與國力擴張勢不可擋,但美國恐怕很難與一個一黨專政、強人獨裁、野心與國力成正比的超級強權長期並存,中國共產黨也必須時時刻刻防堵的「境外勢力」與「普世價值」。美國可能會期待中國邁向自由主義民主體制,成為「美利堅治世」(Pax Americana)中「放大版」的歐盟或日本。這樣的發展有其可能性,對美中之外其他國家──尤其是台灣──也具有正面意義,但恐怕與習近平、中國共產黨勾勒的「中國夢」格格不入,而且上一個案例蘇聯─俄羅斯也是一個失敗的案例。

川普短視近利讓盟邦分崩離析,為中國爭取時間

另一個重大問題則是,美國的盟邦是否願意參與這場新冷戰與新圍堵?冷戰迄今美國主導的國際社會體制將如何演變?儘管貿易戰是川普上任後才急遽升高,但他只在乎如何獲取眼前利益、塑造「贏家」形象,對長期戰略方向並無多大興趣與理解;他的「美國優先」政策往往淪於以鄰為壑的「美國獨行」;他鄙夷國際組織及其規範,視多邊協議如糞土;與「聽話」的集權國家與獨裁者稱兄道弟,削弱自由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這些行徑都將美國的盟邦越推越遠,也對自由主義的國際社會體制形成威脅。

川普曾經對習近平的「終身國家主席、終身總書記」表示歆羨,而2020年美國又迎來總統大選。對中國而言,最有利的結果恐怕還是川普連任,繼續玩他的「美國優先」的零和遊戲,讓盟邦離心離德,也讓中國有更多時間蓄積國力、擬定戰略,準備與「新冷戰、新圍堵」思維當道的美國長期抗戰。

換言之,等到川普下台(2021年或2025年1月),白宮換上一位重視價值原則、關注長期戰略、珍惜盟邦關係、重建美國霸權合法性的「正常」領導人之後,美國/中國/世界的關係還會出現更具決定性的變化。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