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川習會」之外─單邊主義與多邊主義的較量

2019年07月02日 07:10 風傳媒
2019年6月29日,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大阪川習會」登場,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雙邊會談(AP)

2019年6月29日,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大阪川習會」登場,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雙邊會談(AP)

「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於6月28日登場,各國領袖已先後抵達日本,包括這場大戲的兩位主角──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川習會」是這次G20吸引全球關注的焦點,因為會談結果將影響全球經濟發展。

一般認為,這次川習會不可能達成全面貿易協定,最好的結果是貿易戰休兵,讓雙方的談判常態化。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亞洲專家希斯(Timothy Heath)即表示,不應過分強調川普與習近平在G20峰會中做出決定之重要性,主因是美中之間存在的結構性分歧很深,導致雙方緊張關係幾乎無法緩解。僅管如此,個人認為川習兩人在會前展開的暖身運動,也透露出當前國際關係的一些玄機,值得我們探其究竟。

川習藉多邊舞台處理雙邊關係,就是一個弔詭的現象。自1823年12月2日美國總統門羅(James Monroe)發表具孤立主義傾向的宣言後,這項帶有濃厚道德色彩的對外政策原則,推行將近百年。然而二十世紀美國被迫捲入兩次世界大戰後,從中記取了教訓,於是現實主義取代理想主義,成為美國對外政策的主流。例如,美國主導聯合國的創立,希望這個國際組織能扮演維持世界和平及促進國際合作的角色。

進入後冷戰時代,國際戰略格局呈現「一超多強」的形態。美國躍居當今世上唯一超強,美國的外交行為則表現單邊主義的特色。老布希執政,打贏了第一次波灣戰爭,奠定美國「世界警察」的地位。小布希當選總統後,他在國家安全政策和對外交往中,以先發制人和單邊主義為核心,追求「美國利益至上」,此即所謂的「布希主義」。在小布希總統發動第二次伊拉克戰爭前,也有一個重要的退約行動,即2002年退出1972年簽署的《美蘇反彈道飛彈條約》。

中美貿易戰,2019年6月29日,G20大阪川習會(AP)
2019年6月29日,大阪G20(AP)

川普總統上台後,也在「美國優先」的理念下,採取一連串的「退群」行動,如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萬國郵政聯盟」、「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以及退出1987年雷根總統和戈巴契夫總書記簽署之《美蘇銷毀中程和中短程飛彈條約》和最近期的《伊朗核協議》。這些舉動都有單邊主義的色彩。

相形之下,中共在建政後的一段很長時期,從意識形態考量,對國際組織和多邊外交,抱持敵視態度。但受全球化和區域整合的影響,以及為了推動世界格局朝多極化方向發展,中共轉採支持多邊主義的立場。中共認為,身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其可以藉參與多邊舞台提升外交能力。為了在多邊舞台擁有更大的話語權,中共在國際社會廣結善緣,把「睦鄰外交」放在和「大國外交」同樣的重要地位。

日本是這次G20的主辦國,必須小心翼翼地為川習會準備一個不偏不倚的談判舞台。中日關係在近年來有顯著改善。習近平6月27日在大阪會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雙方達成十點共識,包括踐行中日互為合作夥伴、互不構成威脅政治共識、妥善處理敏感問題,以及建設性管控矛盾分歧等。

在美日關係方面,由於川普近來一再對《美日安保條約》表達不滿,日本政府內部多數認為,這是為美日領袖會談累積籌碼,使日本在駐日美軍駐留經費談判及貿易談判做出讓步。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大國研究室主任鐘飛騰,曾就中美貿易衝突與當年美日貿易衝突進行比較。鐘飛騰指出,美日有同盟關係,雙方決策者會考慮把衝突約束在經濟層面來解決,日本會考慮讓步,而美國的底線是不危害到美日的政治和安全利益。但如今川普不念舊誼,日本讓步的空間就很小了。

2019年6月29日,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大阪川習會,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雙邊會談(AP)
2019年6月29日,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大阪川習會,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雙邊會談(AP)

習在G20會前訪問俄羅斯及北韓,並接見阿富汗塔里班代表團,暗示手中有籌碼促使中美合作。對習近平而言,北韓是一張有用的牌,他於6月20日訪問平壤,受到金正恩高規格的歡迎,促使金正恩拒絕川普要求全面棄核救經濟的條件。另一方面,美國與伊朗近來緊張關係急遽升高,中共對伊朗的支持,也使伊國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Khamenei)悍然拒絕川普的談判提議。

川普27日抵日後,與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舉行工作晚餐,顯示澳洲是美國當前遏制中國崛起最忠實的盟友。莫里森向川普提議,雙方共同強化在東南亞安全合作,提高印尼、馬來西亞、越南及新加坡的獨立防衛能力,落實美國印太戰略。

美國欲落實印太戰略,印度扮演重要角色,故其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但美印關係的發展卻未如川普的預期。在G20前夕,川普在推特上發文表示,要在G20會議期間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討論美印之間的關稅問題,並要求印度取消對美國的報復性關稅。因為莫迪在5月高票當選連任後宣誓就職的第二天,川普就宣布剝奪印度以優惠條件進入美國市場的待遇。川普此舉引起莫迪的強烈反應,聲稱印度將對28項美國商品提高關稅。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資深研究員萊特(Thomas Wright)表示,美國正進入川普政府外交政策的第三階段。萊特指出,川普執政初期,內閣擁有許多經驗豐富且常規編制成員,那是相對約束的時期;川普去年主動且大膽地重塑全球事務風貌;而如今則面臨他的選擇所造成的後果和矛盾。

貿易戰只是中美利益衝突的一個重要環節,然而所產生的外溢效應卻是擴及中美在全球範圍的戰略競爭。川普強調「美國優先」,但他所面臨的挑戰,不只有中國的和平崛起,還包括國際體系的多極化帶給單邊主義的衝擊。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