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解禁華為:這是深謀遠慮的戰略佈局,抑或是暴衝總統的災難性誤判?

2019年07月03日 14:30 風傳媒
2019年6月30日,美國總統川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首爾舉行記者會(AP)

2019年6月30日,美國總統川普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首爾舉行記者會(AP)

美國總統川普上週六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後,宣布放寬對華為的限制,允許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售「不違反國家安全問題的設備」。

川普為何解禁華為?這是為重啟貿易談判的「戰略佈局」?還是如美國國會參議員盧比歐所說「災難性的錯誤」?把貿易戰和華為禁令掛鉤,川普的決定可能帶來什麼樣的後果?美國國會可能採取什麼樣的反制措施?

參加討論的嘉賓是:香港執業律師、獨立時評人桑普;中國時政評論員,《橫河平論》主持橫河

桑普:放鬆華為棋高一著,川普控局沒出錯

香港執業律師、獨立時評人桑普說,川普本次所謂的「放鬆華為」不僅沒有做錯,而且是棋高一著的智慧表現。有媒體評論,說川普在G20上收穫平庸,我認為不對。其實G20上川普大獲全勝。

口頭宣稱中美友誼是川普的必殺器,只有這樣才能把習近平重新拉上談判桌。川普扮演白臉來與習近平交往,是摸透習近平的心意。川普在推特上說得很清楚,部分解禁華為僅僅限於無礙美國國安的方面,留下的餘地由美國商務部在制定實體清單時予以研判。所以,華為是被放鬆一點點而遠遠不是全部,美國依然緊緊抓住核心部分。

我的意思是,美國對華為的供給側管理方面有所鬆動,但是在需求側管理上從來沒有鬆手。美國聯手了歐盟和日本等國家和地區,做好充分準備封堵華為的產品。現在,對華為的封殺計劃還是沒有改變。所以,這才刺激了《人民日報》今早發文,稱川普沒有實質舉動,對他要聽其言觀其行,不要上他的當,云云。意思是說中國心裡沒有底,發牌權在美國,中國祇能等著挨打。

這其實是兩國國策和價值等的碰撞,不可能短期解決。這場新冷戰或者說摩擦的發生,不僅局限於經貿。從關稅到華為,再到金融(比方三家中資銀行遭制裁);如果再把人權納入議程,就是三個主要議題全面鋪開。中國如何回應是重點。所以,現在是兩國表面和氣,實際暗流洶湧,不認為形勢對華為而言有任何實質改善。

桑普:貿易戰強攻中國,民主機制是保單

桑普說,民主不會鬥不過獨裁。很多類似論調都是受到某些媒體的影響。川普在美國獲得的民意支持率很高,連任美國總統有很大的勝算,畢竟他的工農支持基礎強大。退一步說,即便他僅有一半的獲勝機會,我們不要忘記,美國國內的民主和共和兩黨在針對中國問題上立場是如何一致。

現在,川普從G20回到美國之後肯定受到壓力,因為兩黨議員都認為,他本次在G20上對中國太軟弱,認為他放鬆華為不應該。強烈支持香港的民主黨參議員舒默和裴洛西都持相同看法。對中國的新冷戰或者說制裁,美國全國都跨黨派支持的,這是共識,並非如有些媒體說的是川普的「一廂情願」。

川普明確說了,不著急簽協議;他要的協議不是平分秋色,而是要利於美國,因為中國對美國已經佔便宜多年。至於有人說,民主鬥不過獨裁,美國總統川普就算統治不穩,但仍然有民意基礎,而且不存在派係緊張和內部鬥爭。中國政治制度則是完全的黑洞,領導人犯錯就是一錯到底,一個錯誤的決定導致萬劫不復。這樣的體制失敗只是時間問題。

橫河:貿易戰中大練拳腳,川普前瞻沒法比

《橫河平論》主持橫河說,應該說川普在G20上對華為的網開一面不算是解禁,因為原來用的就是實體清單,而不是全部禁止,就是需要先獲得特殊許可才能購買美國技術。這是在原本就有鬆動餘地的情況下,放得更寬些,但是究竟有多大的尺度,我們還不得而知。

事實上,如剛才桑普律師所說,美國對華為的制裁分兩個部份,就是買和賣;現在賣可能放鬆,但是買的部分不會放鬆。我們看到,世界各國越來越擔憂華為手機帶來的安全隱患。一項最新調查發現,華為50%以上的手機有漏洞,而且其級別明顯高於產品質量問題。因此,各國從自己國家安全角度考慮都存有顧慮。

事實上,華為的5G技術屬於主觀的搶先部署,當時的技術還沒有非常成熟,僅僅為了搶占市場而為之。網絡發展也是一個自然形成的過程,無法通過人為制定發展戰略的方式來實現,那樣做是違反經濟規律的。不管怎麼說,川普對中共的貿易和各方戰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過問題。他的種種策略都證明,其前瞻性無可比擬。

橫河:對華決策大權在握,美國總統先顧百姓

我們不能猜測川普的佈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放鬆華為的程度到了危害國安的程度,美國國會肯定有辦法通過立法來制約,這就是三權分立的好處。如果川普對於關鍵部分不放鬆,那麼國會不一定會通過這樣的法案。國會儘管對中共立場一致,但也有不同觀點。

至於國會在多大程度上對華為一致,只有當川普解除所有的華為禁令才有讓國會達到三分之二的多數通過法案進行制約的可能。果真如此的話又顯出民主的優越。在沒有達到危害國安程度時,美國民主制度的三權中,總統的行政權非常大,尤其對外的權力大於很多民主國家領導人的權力。很多事情總統在不需要批准的情況下就可以做;只要沒有達到國會三分之二否決的程度,川普對華為和對中國的貿易、科技和金融方面的決策權很大,甚至不會少於習近平在中共系統中的對等權力。

關鍵是,川普作為美國總統,重點要考慮美國百姓是否能承受其政策。現在美國經濟不錯,在美中貿易戰進行的同時人民生活水平沒有下降。中共的所謂優勢,就是百姓利益是否能照顧到不用管,可以用人民作為代價來與美國拼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