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救人的態度

2016年07月31日 06:00 風傳媒
救人第一、分秒必爭的手術室。(取自網路)

救人第一、分秒必爭的手術室。(取自網路)

時間確實能沖淡一切,差別在時間長短。即便如此,我仍然很容易想起許多個在急診當值時死亡的病患。天微光就出門運動的老婦人,有三個孝順的兒子。生日當天跟同學聚餐慶祝的女學生,隔天就是父親節。一個人在鐵工廠加班的丈夫,想幫外籍妻子多賺一點貼補家用。下班正要過馬路的年輕女性,跟爸媽最後一句話是早上出門時說的晚上見,還有…還有…。他們都有豐富的人生故事,但是被送進來急診室時,只剩下無反應的意識,重傷的軀體,還有唯一能跟家人朋友連結的證件。「外科trauma blue!」這個冰冷的廣播宣告病患的來臨,不到一分鐘後,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得暫停手邊工作,一起加入這個新開啟的戰場來搶救病患。回想一下電影『搶救雷恩大兵』的醫官中彈那一幕,關於我們現場的情境您就可以略知一二。在這個每個人腎上腺素都爆表的現場,所有人七手八腳地在最短時間內完成維持病患生病必須的裝置,同時還得決定該做哪些檢查,以及可能需要的緊急處置或手術,醫護人員之間甚至會互相咆哮。但是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救活這個人!就算已經工作數十年的醫護人員,本質都是被訓練來救人的,心仍是肉做的。面對每一次這樣緊急且血淋淋的場面,心裡多少都有不忍與想像:這是誰的家人?他的家人該怎麼辦?他還能再醒來嗎?此時此刻,即便是坐在旁邊等待醫治的,病情較不危急的病患,也能感受到那令人窒息的沈重。

巴黎恐攻發生後,傷患湧入醫院急診室
手忙腳亂的急診室。(取自網路)

接下來,我們要開始研究檢查的結果,從數據,從影像,從症狀,來判斷病患受傷的部位與程度。我得想想有什麼沒注意到的?有什麼注意到卻沒處理的?有什麼處理得不夠好的?這麼多混亂的思緒都走向一個目標:救活這個人!通常這個時候警察差不多到了,他們會問我狀況。病患的家人也到了,他們心急如焚,迫切地要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什麼時候可以做。在我收拾激動的情緒,不去想這個重傷患的人生故事,不去想我會不會因為一丁點的不完美而被告,平靜且專業地說明的同時,我發現先前已經被檢傷為較輕症的病患還在等待著醫護人員的診視,一直望著我。在這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們身上,甚至死神可能站在我們身旁的當下,您可以想像我們的壓力嗎?

20150629-八仙樂園爆炸案,急診室-取自Lin Yu-Chien臉書
2015年暑假,「八仙塵爆」後的急診室。(取自Lin Yu-Chien臉書)

親愛的您,當您帶著手指的傷口走進急診室時,可能看到我們正坐著電腦前若有所思地敲著鍵盤或轉著滑鼠,忽略了您浸在血泊中的手指。在您破口大罵我們偷懶,沒有醫德,沒有同理心之前,請設身處地的想想:他是不是剛急救完一個重傷患,正在研究病患的影像?或者,他是不是剛處理完一個重傷患正在整理病況準備後續處理?或者,他剛送走一位死亡病患,正在看下一位病患的資料?醫護人員沒有一個是鐵石心腸,面對緊急狀況當下都是情緒澎湃慷慨激昂,甚至需要一點點的時間來平復。所以親愛的您,當您來急診室被歸類到輕症時,請不要氣急敗壞。我們絕對同意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特的,所有的疾病都應該得到救治。但是相較於命懸一線的重症患,請您慷慨地犧牲一點時間跟體諒。面對大汗淋漓氣喘如牛的醫護人員時,請體諒他們可能剛剛經歷一場血戰,情緒仍未平復,卻得繼續面對潮水般湧來的病患。我們只想救治每一個病患,在這個時刻,態度,真的是一種奢侈地冀求。

*作者在國內醫學中心擔任外科醫師,目前在日本進修中。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