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總統真偉大!選民怎麼辦?

2019年07月20日 06:30 風傳媒
2020總統選舉還沒正式開鑼,卻見到個個沒把握,家家都發愁。(資料照,甘岱民攝)

2020總統選舉還沒正式開鑼,卻見到個個沒把握,家家都發愁。(資料照,甘岱民攝)

國民黨黨內初選的結果出爐了,韓國瑜以民調總平均數44.805%對27.73%,大勝第二名的郭台銘。首富郭台銘還沒機會「傾家蕩產」,就被「排富」了,他是否脫黨競選動向不明。有人半路撿到槍,有人半路踩到屎。總統選舉還沒正式開鑼,沒看到有幾家歡樂,卻見到了個個沒把握,家家都發愁。

群眾運動中,「恨」的力量比「愛」大多了

詩人海涅(Christian Johann Heinrich Heine,1797-1856)說過 :「基督宗教的愛所無能為力的事,可以靠一種共同的仇恨去做到。」郭台銘怎麼會在黨內初選輸了?輸得還真不少。簡單講,郭台銘的幕僚並非群眾運動的高手,因為沒有為大家找到共同的「敵人­」去「恨」。

希特勒被問到有沒有考慮要把猶太人全部消滅時,他回答說:「沒有……那樣我們勢必得另外創造一個猶太人;要緊的是有一個具體的敵人,而不僅是一個抽象的敵人。」蔣介石在八年抗戰結束後,未能及時找到一個代替日本人的新魔鬼。這位雄心勃勃、頭腦簡單的將軍太自負了,他不了解會讓中國群眾團結起來的並不是他一人,而是「魔鬼」日本所激起的民族激情。「魔鬼」不見了,「共恨」的對象消失了,蔣介石就不再是巨星了。

郭台銘所有的文宣,所有為初選所做的活動,其主軸都集中在他自己一人身上。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大家「肯定」他,要大家「愛」他。他不了解,在群眾運動中,「恨」的力量比「愛」大多了。他對韓國瑜不但找不到正當的理由去「恨」他,公開「恨不下去」,甚至還說「就算大哥拜託你了」;對蔡英文的批判,又跟韓國瑜只能吹同一個調,得不了高分。

韓粉不然,他們有共同的敵人可以去「恨」。他們恨郭首富砸錢舖天蓋地刊廣告;他們恨、他們懷疑郭90%的事業都在中國,「錢在哪裡,心就在那裡」;他們尤其恨的是明明救世主韓國瑜順藤摸瓜、眾望所歸、民氣可用,就要代表國民黨選總統宰掉蔡英文了,偏偏半路殺出郭台銘出來攪局,此可恨孰不可恨?

富可敵國的霸主郭台銘雖然連「我是給中國飯吃,不是跟中國要飯吃。」這種話都敢嗆中國;大熱天揮汗站在小車上,沿途給街民微笑點頭作揖拜票,還是在初選上輸了。他輸得不是口才不好,而是輸在他沒有給大家一個具體的「恨」的對象。

20190630-高雄市長韓國瑜30日在新竹縣政府廣場舉辦造勢活動。現場韓粉。(新新聞郭晉瑋攝)
在群眾運動中,「恨」的力量比「愛」大,韓粉尤其恨共同的敵人郭台銘。(資料照,新新聞郭晉瑋攝)

民主不成熟的國家,元首選舉才特別狂熱

越是標榜民主政治的國家。總統選舉的投票率越低。地方等級的投票率反而不會那麼低。這不只是「天高皇帝遠」的觀念使然,而是因為地方選舉直接影響到民眾的日常生活;而中央階層的政治制度設計以及政治傳統,經過幾百年的運作已經是一個成熟的體制。因此不管是誰當總統,或是當內閣閣揆,一般反而不會壞到哪裡去。即使做得不好,自然有慣例及制度讓他們自動下台。

對國家元首選舉特別狂熱的國家,相對地是那些民主政治運作比較不成熟的國家。因為制度並不良善,「人治」的影響力高,因此群眾才會期待一個政治强人出現可以帶給他們對國家的未來帶來新希望。

台灣的總統是有權無責的怪咖

台灣是所謂的「雙首長制」,法國也是雙首長制,但是他們的總理,也就是我們的行政院院長,是由總統任命,經國會同意,有較充分的民意基礎。而我國的行政院院長,是由總統直接任命,無須經由國會同意,總統想換行政院長,說換就換。簡言之,台灣的總統是行政院院長真正的老闆,是他「唯一的民意基礎」。在台灣,實際上總統才是真正的行政首長。台灣的總統是有權無責的怪咖。

又依憲法增修條文的規定,行政院院長須對立法院負責,國會只能監督到行政院院長,真正掌權的總統卻退居在行政院院長後面,無法被監督。另外他在任命行政院院長時又無需立法院同意,行政院院長自然而然只對總統負責。

新總統四年內可調動6000個大小官員

總統既是真正的行政首長,但又無法被監督,不必到立法院接受質詢,這種四不像的總統,在體制上制衡機制很少。當政策失敗時該找誰負責?我們不見總統「下召罪己」,反而常常看到總統叫行政院院長下台以示負責。但總統換掉行政院院長,就可以以示負責嗎?我們的憲法雖然是剛性憲法,但不是不能修法,不過修憲與否實際仍掌握在總統手上,尤其是立法院多數黨又與總統同黨,更是如此。

在台灣,總統不只是行政院長的老闆,他還可以任免文武百官,據統計,新總統一上任,4年內可直接、間接影響6000個大小官員的職位。他可以直接安排的人事,包括府院、國安會政務官等,其他為數龐大的國營事業、財團法人董事長等,他都可透過運作間接換人做。

民主國家本來就有很多「必要之惡」

總統「真偉大」,台灣的選民應該怎麼「自救」呢?明年1月日11日不管你要投給誰。首先,我們必須有一個共識,總統的當選人和立法院的多數黨必須分屬兩個不同的政黨,否則就違反了民主政治的基本遊戲規則。臺灣的總統包山包海,行政院及其各部會的首長都可由他選派,監察委員及大法官也由他提名;如果立法院的國會議員多數黨也跟總統同黨,並且像這一屆一樣,不知道吃了什麼迷魂湯,也讓總統玩弄於股掌之間。那麼在對岸的朋友面前,臺灣人就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了。

民進黨過去告訴我們,如果立法院多數黨和總統不是同一個黨,總統及行政團隊就不能貫徹政策,這是忽悠全體國民的。一個基本的觀念,民主國家政策的推動本來就是比較緩慢的。因為民主國家根本就有很多「必要之惡」,比如,言論自由的失控,用力掐他,怕把孩子掐死;放任他,就假新聞氾濫。又如,想蓋個廠房、都市重建,「釘子戶」跟眾人作對,環評怎麼都過不了,政客買通小朋友造反有理,誰都拿他沒辦法。再如,最近空姐罷工,飛機停飛,大家睡機場,老闆賠一屁股,工會小姐還說要給機師「特別餐」,嚇得大家不敢坐飛機。當你選擇住在民主國家,這些罪,你都得受。

20181124-投票所開票配圖。(陳品佑攝)
民主國家根本就有很多「必要之惡」,比如言論自由的失控。(資料照,陳品佑攝)

行政立法一條龍,想要怎麼幹就怎麼幹

不過,一旦權力集中在某一個政黨,行政立法一條龍,他想要怎麼幹就怎麼幹,所作所為就和民主政治的精神相違背。這是什麼滋味?不必去集權國家住,臺灣人早就非常熟悉的。

在解嚴之前,國民黨一黨獨大,小學生聽到國父、總統蔣公都要立正敬禮;布袋戲史艷文上台要講國語;參加一個「讀書會」就把你當「匪諜」抓去關。這些情景,四、五年級老一輩的人都歷歷在目;來不及體驗箇中滋味的年輕一代,這兩三年來也都恭逢盛會了。民進黨一黨獨大之後,在大學通識課裏,老師問 : 「你們誰知道五四運動是什麼?答得出來的加5分加10分。」竟然都鴉雀無聲。「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抄家抄產,未經法院判決就凍結人民財產也就罷了。未來你到中國大陸去。在某個場合突然有一個中共的高幹在臺上講個話,運氣不好,你就成了「中共代理人」,終身俸全部泡湯。「刑法100條」借屍還魂,那才真是「老國民黨」精神的發揚典範。

20190627-立法院臨時會對司法院大法官被提名人行使同意權案投票,院長蘇嘉全宣布投票結果。(盧逸峰攝)
一旦權力集中在某一個政黨,行政立法一條龍,所作所為就和民主政治的精神相違背圖為立法院長蘇嘉全宣布大法官被提名人行使同意權案投票結果。(資料照,盧逸峰攝)

家人自動配票的原則很重要

這次韓國瑜出線,並不代表他一定能選上總統。他在選高雄市長的時候出現的「討厭民進黨」效應已經不再全力擁護他了。如果加上老郭脫黨競選,民進黨還真的是撿到了槍。究竟最後誰會取得大位,真的很難說。最無辜的選民如你我,應該怎麼投下這一票才好呢?

臺灣的選民水準很高,到最後關頭一定會自動配票。很簡單的一個原則,如果總統你選的是國民黨,立法委員就不要再挑一個國民黨籍的候選人;如果總統你選的是民進黨,請不要再像上次一樣,立法委員請你千萬不要再選給民進黨候選人。而如果到最後柯P出來湊熱鬧,那麼就跟家裡的人談好,自家人自動配票,一半選國民黨,一半選民進黨。

這恐怕是把老百姓的災難降到最低的唯一方法。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