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川普質疑為何不發言 殉國軍官的母親:不用言語,是人都感受得到我的痛

2016年08月01日 14:25 風傳媒
遭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質疑為何不在大會上發言,美軍陣亡將士胡馬雲汗的母親投書報紙表達傷痛。(美聯社)

遭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質疑為何不在大會上發言,美軍陣亡將士胡馬雲汗的母親投書報紙表達傷痛。(美聯社)

美國民主黨大會(DNC)28日落幕,最後一日大會請來一名美軍陣亡將士、巴基斯坦裔的胡馬雲汗(Humayun Khan)的父親,一席演說讓不少人紅了眼眶,他痛批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歧視穆斯林、不懂美國憲法的自由平等意涵,根本沒有資格問鼎白宮。

但是,嘴硬的川普仍然不肯認錯,還試圖模糊焦點,質疑胡馬雲汗的母親為何站在一旁沒有發言?影射穆斯林女性沒有公開表達意見的權利。胡馬雲汗的媽媽蓋札拉汗(Ghazala Khan)31日也打破沉默,投書《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訴說喪子之痛至今未平,難以公開談論兒子的苦楚,句句感人肺腑,也批評川普「不懂犧牲為何物」。

蓋札拉汗公開信全文:

川普問,我為什麼沒有上台演講?他想聽我的想法。我就在這裡回答他:因為我不需要說話,整個美國、整個世界都能感受到我的痛楚。我是陣亡將士的母親,任何人見了我都能感同身受。

川普說我無話可說,其實我有。我的兒子胡馬雲汗是一名陸軍上尉,他12年前在伊拉克陣亡。他2歲時,我們全家搬到美國,他熱愛這個國家。他在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就加入大學預備軍官團(ROTC),那是911事件發生之前的事了。他沒有必要從軍,可是他自己想這麼做。

當胡馬雲被派駐伊拉克時,我們夫婦都很擔心他的安危,早在我還是高中生的時候,我在巴基斯坦就見識過戰爭,那是1965年的印巴戰爭。所以我非常害怕,你可以犧牲自己,但犧牲的是自己孩子的時候,真的很難接受。

我們曾問他能不能不要去,但他說,那是他的任務。他上飛機時回頭看了我一眼,安慰我:「媽,別擔心,一切會順利的。」他看起來很快樂,我至今無法忘記。

2004年的母親節,是我最後一次和胡馬雲說話,我們叫他一有空就要打電話回家。我拜託他注意安全,待在營區,不要到處亂晃、不要只想著當個英雄,因為我知道他就是會做那種事的人。當時他對我說:「媽,這些人是我的下屬,是我的兄弟,我得好好照顧他們。」

後來,為了保護他的士兵和平民,我兒子就在營區門前被汽車炸彈炸死了。

這就是我的兒子,永遠可靠的胡馬雲。我在家裡吸塵的時候,他會從我手上接過吸塵器。他當過醫院志工,自願教導行動不便的孩子游泳。他曾說:「當他們有小小進步的時候,臉上都會發光,我最喜歡那個時刻,至少他們那麼快樂。」他還想像他爸爸一樣,成為一個能幫助人的律師。

胡馬雲是我第2個兒子,其他的孩子也都很棒,但我還是沒有一天不因為失去他而難過。他離開12年了,但你們也了解,那種心痛在有生之年都不會復元。直到現在談到他,我還是會很難受,我每天禮拜時都會為了他禱告,然後哭泣。心裡那一塊空缺永遠都無法填滿。

我無法走進掛有胡馬雲照片的房間,而這些年來,我連清空他的衣櫥都做不到,後來我請女婿幫我做這件事。那天走上(民主黨)大會講台,背後那麼大一幅胡馬雲的相片,我幾乎控制不了情緒,天底下有哪位母親能控制嗎?川普也有孩子,他深愛的孩子,他真的需要質疑我為何沒有發言嗎?

川普說,我可能沒有說話的權利,那不是真的。我老公有問我想不想發言,但我跟他說我沒辦法。我的宗教教導我的是,在神眼中每個人都是平等的,而夫妻互為彼此的另一半,必須相互尊重、愛護,才能照顧好家庭。

每次談到伊斯蘭教,川普就顯露出他的無知,如果他真的讀過《古蘭經》和伊斯蘭教義也許就會對這個宗教改觀,他之前的想法都是從恐怖份子那裏學到的,但恐怖主義完全是不同的信仰。

川普說,他也犧牲過很多。但是,他根本不懂「犧牲」這個字的意義。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