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創意與噱頭:國光劇團的「再見禁戲」

2019年07月18日 05:50 風傳媒
國光劇團7月「再見禁戲」最後一場演出的三齣戲之一《昭君出塞》,國光青衣黃詩雅飾演王昭君。(國光劇團提供)

國光劇團7月「再見禁戲」最後一場演出的三齣戲之一《昭君出塞》,國光青衣黃詩雅飾演王昭君。(國光劇團提供)

國光劇團是台灣唯一的國家級劇團,地位崇高,有辦公空間、排練場以及一定的員額編制與經費預算,擁有其他表演團體所缺乏的優渥環境,但光憑「國立劇團」的光環是不夠的,因為劇團的營運成效必須接受監督,如果經營不善,也有可能變成老大的「國營事業」。

檢視國光劇團的最高標準,在於其演員與文武場的團隊作戰,現在的團長劇校出身,對京劇藝術涉獵甚深,藝術總監更是國內重要的京劇學者與劇本創作者,內行領導內行,劇團老幹新枝蓬勃發展,中生代撐住場面,青年團員循序漸進,沒有青黃不接的問題。猶記得多年前國光推出「青龍白虎」系列,我很好奇為何沒有《鎖五龍》?因為主人翁單雄信就是青龍星轉世呀!總監解釋因為缺乏份量足夠的花臉,所以捨棄這齣戲,如今看國光的戲,花臉演員頭角崢嶸,代表「培育」成功。

在軍中劇團盛行年代,到國軍文藝中心看京劇的多屬外省軍公教或劇校生,現在的國光觀眾不乏工商科技老闆、大學老師或時髦的貴婦、文藝青年,「國光粉絲團」隱然成形,「團」務繁忙,粉絲像追星一族,國光每齣戲演出,奔相走告。像住在台中的一位漂亮辣媽,每逢國光公演,必攜帶唸小學的一雙子女坐高鐵上台北,住進飯店,隔天從容、悠閒的向國光報到。

除了年度新編的大戲,國光也重新排演傳統劇目,為了吸引年輕觀眾的目光,團方安排性質相近的劇目,訂定聳動、鮮明的主題,有些很有創意,例如「再見禁戲」——告別禁戲的年代就深具意涵,但也有些過於花俏,其實,近二十年來,國光已也建立了口碑,每檔戲都會成為焦點,採用平穩的標題同樣吸引觀眾。

這次「再見禁戲」系列並非首創,大部份的「禁戲」都曾在十三年前的「禁戲匯演」亮相,對「禁戲」再現的處理,有的是依據未禁之前的版本(如《鎖麟囊》),有的是採用更動後的情節(如《四郎探母・獻圖》)。猶記得十三年前的「禁戲匯演」是由說書人串場,說明禁戲原因。這次「再見禁戲」發展出「禁戲奧斯卡」的創意,每一場的演出,由朱安麗與黃毅勇串場,兩位主持人口條清晰,態度從容,就禁戲之所以被禁,娓娓道來,風趣幽默,給觀眾提供了充足的資訊。劇場大廳有看板讓觀眾投票,決定禁戲是否解禁,並在每場演完之後公布答案。

由觀眾投票決定「戲」的命運,開放觀眾投票決定情節、人物角色是否有罪,在現代劇場屢見不鮮,北藝大戲劇系的學期製作希臘悲劇《奧瑞斯提亞》與當代德國作家席拉赫同名小說改編的《恐怖攻擊》都開放觀眾投票,因為劇情有爭議性,觀眾正反面的票數結果往往很接近,每一場的投票結果也沒有固定答案,頗能增加劇場懸疑效果,

「禁戲奧斯卡」開放觀眾投票的必要性卻可以討論。

20190717-朱勝麗、黃毅勇除演出外,亦搭檔擔任六場「禁戲奧斯卡」主持人。(國光劇團提供)
朱勝麗、黃毅勇除演出外,亦搭檔擔任六場「禁戲奧斯卡」主持人。(國光劇團提供)
20190717-朱勝麗、黃毅勇除演出外,亦搭檔擔任六場「禁戲奧斯卡」主持人。(國光劇團提供)
朱勝麗、黃毅勇除演出外,亦搭檔擔任六場「禁戲奧斯卡」主持人。(國光劇團提供)

首先,在今日多元民主、講究創作自由的社會,應該沒幾人會認同威權時期的思想禁錮與作品箝制,投票的結果也必然傾向解禁。另外,每場近千名觀眾,參加投票者寥寥無幾,量體不夠大,原先構想的效果就極有限。當初如果針對某些人物或事件(例如是否同情吳漢以忠孝之名殺妻、田氏為真愛大劈棺),觀眾的投票行為就能產生劇場效果。

國光劇團七月五、六、七日及七月十二、十三、十四日六天的「再見禁戲」演出,觀眾反應熱烈。本文只談談十四日下午最後一天、最後一場的三齣戲——《昭君出塞》、《大劈棺》、《斬經堂》。《昭君出塞》是尚派的戲,文戲武唱,載歌載舞,戰後初期顧正秋在永樂戲院演這齣戲,因為劇中唱詞有「文官濟濟全無用,就是那武將森森也枉然,偏叫俺紅粉去和番……?」有輕蔑國民黨、動搖民心之嫌而遭查禁,顧劇團把這幾句唱詞改為「文官濟濟全大用,武將森森俱英賢,只為俺紅粉甘願去和番……。」隨即解禁,充分顯露了威權時代的荒謬。

20190717-《昭君出塞》是文戲武唱的尚派經典劇目。(國光劇團提供)
《昭君出塞》是文戲武唱的尚派經典劇目。(國光劇團提供)

此番扮演昭君的是年輕旦角黃詩雅,唱功底子佳,在動作上也靈巧,不似往常的青澀,陳元鴻的丑角王龍、周慎行的馬童都很稱職,與昭君三人合體,各自展現身段與唱工,讓整齣戲產生舞台流動感,畫面甚是好看。

20190717-丑角陳元鴻飾演王龍(右)、國光丑角周慎行飾演馬伕(左)。(國光劇團提供)
丑角陳元鴻飾演王龍(右)、國光丑角周慎行飾演馬伕(左)。(國光劇團提供)
20190717-國光《昭君出塞》讓整齣戲產生舞台流動感。(國光劇團提供)
國光《昭君出塞》讓整齣戲產生舞台流動感。(國光劇團提供)

所有的禁戲都是黑色幽默,《大劈棺》更是黑色喜劇,戲裡的人物是莊周、妻子田氏、僕人春雲、莊周化身的齊公子,還有一個站在椅子上的紙紮人。朱安麗扮演田氏,從思春的羞澀、竊喜到劈棺時的焦急、狠毒,最後看見莊周時的驚恐,表演層次分明,角色心理拿捏得很好。鄒慈愛在《大劈棺》裡為朱安麗跨刀扮演莊周,讓這齣戲更飽滿,慈愛的老生扮相俊美,舉手投足,瀟灑飄逸,僕人春雲的戲雖不多,但與田氏的對手戲,頗能發揮綠葉紅花的效果。

20190717-《大劈棺》中朱勝麗飾演田氏(左)、謝冠生飾演春雲(右)。(國光劇團提供)
《大劈棺》中朱勝麗飾演田氏(左)、謝冠生飾演春雲(右)。(國光劇團提供)
20190717-《大劈棺》中朱勝麗飾演田氏(左)、謝冠生飾演春雲(右)。(國光劇團提供)
《大劈棺》中朱勝麗飾演田氏(左)、謝冠生飾演春雲(右)。(國光劇團提供)

我對《大劈棺》的紙紮人二百五極感興趣,這個紙紮人當初春雲以二百五十文從坊間買來的,故名二百五(以前的《大劈棺》還有女紙紮人,喚三百三)。陳清河扮演的二百五,著紙衣、紙帽,有如喪禮靈堂上的紙紮人,白臉兩腮有紅色圓圈,面無表情,紋風不動,沒有無半句台詞,直到莊周揮扇,像傀儡演師操作傀儡絲線,二百五各關節才殭屍般抽動起來,無論化妝、服飾與動作都很搶戲,亦添增陰森恐怖的氛圍。

20190717-《大劈棺》中鄒慈愛飾演莊周(左)、陳清河飾演紙紮人二百五(右)。(國光劇團提供)
《大劈棺》中鄒慈愛飾演莊周(左)、陳清河飾演紙紮人二百五(右)。(國光劇團提供)

陳清河曾拜師上海戲劇學校正字輩出身的名丑孫正陽為師,孫正陽師承羅文奎、關鴻賓、梁連柱等人,與上世紀三〇、四〇年代即以扮演這個角色著稱的上海名丑劉斌昆,似無直屬關係,但二百五這個角色是劉斌昆早前與筱翠花合演《大劈棺》所創造的紙紮人。《鎖麟囊》編劇翁偶虹的《菊海拾趣》裡有篇〈看到劉斌昆演二百五〉,提到童芷苓、言慧珠、李玉茹來上海演這齣戲,都請劉斌昆演二百五,因此孫正陽的二百五應是在劉斌昆基礎上再創造。

我極喜歡《大劈棺》謝幕時的設計,先由莊周指揮二百五像殭屍躍動般向觀眾致謝,而後換成二百五指揮莊周、田氏、春雲、齊公子,做紙紮人的表情與動作謝幕。

至於最後一場、最後一齣的《斬經堂》,扮演吳漢的唐文華功力深厚,舉重若輕,游刃有餘,飾演吳母羅慎貞、蘭英公主林庭瑜,也都表現甚佳,但這齣戲的情節因具爭議性,將專文討論。

20190717-《斬經堂》中老生唐文華飾演吳漢(右),青年旦角林庭瑜飾演蘭英公主(左)。(國光劇團提供)
《斬經堂》中老生唐文華飾演吳漢(右),青年旦角林庭瑜飾演蘭英公主(左)。(國光劇團提供)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曾任文建會主委、中正文化中心(兩廳院)董事長、台北藝術大學校長,為國內著名的作家、舞台劇編導、戲劇學、戲劇史學者。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