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國你就麻煩了!」在反送中抗爭選邊站的香港藝人:你選「親中」、還是「港獨」

2019年07月18日 12:40 風傳媒
香港歌手何韻詩。(美聯社)

香港歌手何韻詩。(美聯社)

今年夏天的香港「反送中」浪潮中,一些演藝界明星也捲入這場風波。

在持續一個多月的示威與集會期間,習慣暴露在鎂光燈下的香港藝人做出不同抉擇。他們的一次發言、一個在社交媒體上的點讚會被劃入「親中」、「港獨」或其他派別,承受來自中港兩地民眾與市場的反應與後果。

香港歌手何韻詩是這期間曝光度最高的藝人。自6月到現在,她將香港話題帶上聯合國會議,在警民衝突中疏散群眾,多次出現在示威前線,也屢屢受到媒體採訪報導。她認為,藝人的責任「不只是提供娛樂」。

「你有一個平台,你的聲音會比一般人傳播力更大,如果看到問題都不發聲,那就是這個社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幫兇,」她接受BBC中文電話採訪時表示。

但她坦言,現在已經不期待香港藝人會在這些問題上扮演什麼角色,認為演藝界這次的表現「是這個城市的縮影」。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助理教授劉慧嬋表示,一些香港藝人在雨傘運動後陸續被大陸封殺,2014年以後香港娛樂行業與政治之間的界限不再像以前那麼清晰,甚至有時會重疊。

支持示威=封殺

2014年佔領運動(又稱『雨傘運動』)以來,何韻詩一直在香港民主議題上發聲,而這對她的演藝事業影響巨大。在香港年輕人中間,她是支持LGBT、支持香港真普選、追求自由民主的唱作歌手,演唱會場場爆滿;在大陸,她是支持「港獨」的「港毒藝人」,遭到全面封殺。

與何韻詩一樣,有一些香港藝人在佔領運動與「反送中」示威中明確表示支持示威,而他們也都被列入「港毒藝人」名單。其中包括組合達明一派成員黃耀明、金像金馬雙料影后葉德嫻、影帝黃秋生,黃耀明與葉德嫻的歌曲均在內地被下架,黃秋生也不再有內地片約。

「他們幾個2014年已經很高調,沒有什麼退路,可以不理跟中國的生意和市場也沒關係,」浸會大學電影學院講師譚以諾稱。他也表示,對大多數香港藝人來說,在政治問題上發聲的後果是「自己承受不了的」。

面對龐大的大陸市場,封殺可能意味著演藝事業的結束。何韻詩稱,封殺後她在大陸的收入「完全變成零」,但自己成立品牌,發行專輯、新書以及演唱會的工作親力親為後,收入「比之前能在大陸賺到的錢更多」。

「我過去五年每一次在香港的演唱會都爆滿,」她說,「(這當中)當然也是有香港人的支持,所以我常常都說,其實大家不用那麼害怕,當然你不能與一個13億人口的市場相比,但我們畢竟還有700萬人在香港。人生還有很多東西很重要,不止是名利」。

但何韻詩的例子可能很難鼓勵所有香港藝人。劉慧嬋稱,香港明星對大陸市場依賴很大,何韻詩的情況「有其獨特性」。

「她的個例有些是時勢造成的」,劉慧嬋說。她認為,何韻詩受大陸封殺後在香港本地獲得的關注給她帶來很大幫助,加之她公眾形象鮮明,形象較為真實,使得她的演藝生涯沒有受到很大影響。

「親中藝人」

香港6月30日舉行「撐警大遊行」,現場出現多面中國國旗。(美聯社)
6月30日,數萬人在香港出席集會聲援警察執法,老牌港星譚詠麟、鐘鎮濤與影帝梁家輝也一起現身。(美聯社)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也有一些藝人的表態被香港人視作「親中」。在百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對修例後,香港警方與示威者之間發生多次衝突,警方執法手段成為話題。6月30日,老牌港星譚詠麟、鐘鎮濤與影帝梁家輝一起現身撐警大會,表示支持香港警察。

香港影評人岑朗天認為,儘管許多人表示支持警察與政治立場無關,但示威中香港社會已經把警察執法問題與真普選以及逃犯條例修訂捆綁在一起,這種情況下公開撐警的藝人明顯更看重大陸市場,而他們本身在香港的名氣與對公眾的影響力也已大不如前。「他們的目光早就放在大陸,拍的戲也不是給香港人看的,他們在乎的是會不會被大陸封殺。」

現身撐警後,梁家輝已經拍好兩年的自導自演電影《深夜食堂》在7月2日宣佈定檔,並獲大陸中央媒體中央廣電總台宣傳稱,梁家輝的初心是「給中國觀眾展現一個充滿中國味的深夜食堂,做一些中國的食物,講一講中國老百姓的故事」。這更是讓不少香港民眾將撐警與照顧大陸市場利益的考量聯繫在一起。

劉慧嬋認為,公眾把這兩件事情聯繫在一起的想法「很合理」。「這是很實際的考慮,有一些生意要在國內市場發展的話,就要在受到公眾關注的事情上顧慮公眾形象,」她說。

譚詠麟、鐘鎮濤與梁家輝三人的經紀方均未回應BBC中文的採訪邀請。

沉默的大多數

2019年7月7日,香港「反送中」,九龍大遊行(AP)
2019年7月7日,香港「反送中」,九龍大遊行(AP)

6月香港發生兩場百萬人以上示威反對《逃犯條例》,屬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前所未有。

無論支持哪一派別,明星發聲在香港藝人中間都不算典型。在一個多月大大小小的示威期間,保持沉默是大多數明星的選擇。

但沉默不代表不關注。岑朗天稱,演藝圈有不少人害怕條例通過。

「他們知道在大陸工作很複雜,如果得罪一個領導或者什麼人,給你一個罪名,可能弄死你你都不知道,大陸常常這樣」,「沒有送中條例,你還可以回香港,現在(如果條例通過)真的就不能了。」

而保持沉默這並非香港演藝界的一貫做法。2014年雨傘運動時,何韻詩等多名香港歌手曾一起錄製由林夕與羅曉彬創作的歌曲《撐起雨傘》,以聲援「和平佔中」。1989年「六四」前夕,香港演藝界更是在何韻詩師傅、天后梅艷芳等人的號召下舉辦籌款活動「民主歌聲獻中華」,支持北京學運。而在今年的行動中則不見這種集體身影。

「雖然我們現在沒有主動提出一首歌,但我蠻肯定,現在再做一首歌大部分人應該都不敢再出來唱了,」何韻詩說。「因為整個社會的氣氛就是這樣,無論在我身上還是其他藝人身上,敏感度都更大了。」

隨著一些藝人在雨傘運動後陸續被大陸封殺,香港藝人逐漸感受到中港關係對他們工作的重要影響。「2014年以後香港娛樂行業與政治之間的界限不再像以前那麼清晰,甚至有時會重疊,」劉慧嬋表示,「今天所有香港藝人一定都有政治意識,知道他們的言論與政治是怎樣的關係」。

「大家會尋找灰色地帶,盡量避免政治紅線。」岑朗天說,但從中港關係中北京越來越強勢的趨勢來看,未來香港藝人的空間會越來越小。

難以捉摸的審查標凖是香港藝人同時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很多藝人不知道那條線在哪裡,那條線是會變的,」譚以諾說。「審查就是越不明確越有效。如果有白紙黑字的規定,這樣你就比較敢去講,但他就是不要你知道底線在哪裡,不告訴你什麼時候被封殺,讓你自己去自我審查,這是最有效的審查辦法,這樣自我審查的壓力就放在了藝人身上。」

「不愛國你就麻煩了」

一些香港藝人沒有對《逃犯條例》發表意見,但也在示威中被大陸貼上政治標籤。

 
 
 
 
 
 
 
 
 
 
 
 
 
 
 

PAKHO CHAU | 周柏豪 | PUNKHIPPIE(@punkhippie)分享的貼文 張貼

香港藝人周柏豪一條「記得登記做選民」的Instagram貼文被許多大陸網友視作「支持港獨」,之後原定在重慶一音樂節上的表演也被取消,周柏豪後來在微博表示「不再多說,保持正面心態正能量」。演員佘詩曼在Instagram上點讚一張示威現場照片,受到大陸網友批評後在微博道歉,稱自己「愛國愛港」。著名藝人楊千嬅的Instagram賬號曾發佈一張「RIP」照片,被認為是為紀念示威中墜樓身亡人士,招致大陸網友不滿,楊之後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表示「一直以來我都是那個楊千樺,明白我的人就會明白」。但這張照片之後被刪除,她表示自己Instagram帳號被盜用。

 
 
 
 
 
 
 
 
 
 
 
 
 
 
 

楊千嬅Miriam Yeung(@yeungchinwah)分享的貼文 張貼

7月9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逃犯條例》「壽終正寢」,但圍繞修例的示威、爭議,以及其中折射的中港撕裂的餘波遠沒有停止的跡象,這些藝人在兩地網民中的反應便是很好的印證。

在香港,周柏豪、何韻詩、葉德嫻三人專輯近期一度衝入iTunes香港排行榜前十,譚詠麟的臉書自6月底之後再無更新,評論下充滿對其失望的聲音;而在內地,譚詠麟微博一直更新自己巡演的狀態,評論中都是粉絲的鼓勵與讚美,周柏豪、楊千嬅、佘詩曼的微博評論裡隨處可見要他們表態「是否港獨」的要求。

「歸根到底,大陸對香港藝人們的要求只有一個,」岑朗天說。「大陸只能看見你愛國,不愛國你就麻煩了。」

從「反送中」以來北京與民間的反應來看,這種對政治立場明確表態的要求同樣也適用於演藝圈之外的香港社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