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韓國瑜沉寂後的竄紅 國民黨典範轉移,迎向「草根藍」時代

2019年07月18日 21:45 風傳媒
20190617-高雄市長韓國瑜前往立法院拜會。(盧逸峰攝)

20190617-高雄市長韓國瑜前往立法院拜會。(盧逸峰攝)

台灣在野黨國民黨在17日下午,由中常會通過核備高雄市長韓國瑜為總統選舉被名人,待全代會待7月28日通過之後,韓國瑜這個一年內竄起的政治明星便將正式代表國民黨角逐總統大選。到底他是如何走紅的? 對國民黨而言,他的走紅又具有什麼含義?

韓國瑜從去年4月參選高雄市長,在短短半年之內,打贏聲勢如日中天的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在台灣各地刮起「韓風」,為國民黨帶來新氣象,成為政治評論家的關注重點。如今,這位上位剛滿半年的高雄市長,在7月15日國民黨初選民調出爐之際,確定將代表國民黨挑戰2020年的總統大選。

韓國瑜為何快速竄起?藍綠解讀大不同

韓國瑜出生眷村家庭,父親是黃埔軍校校友。韓國瑜念完軍校之後,又念了東吳大學英文係和政治大東亞研究所。之後他加入國民黨擔任台北縣議員以及三屆立法委員,2001年轉戰不分區立委落選後,回到雲林跟妻子、前雲林縣議員李佳芬創辦雙語中小學。韓國瑜自此從政壇消失11年,直到5年前,韓國瑜受邀擔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一炮而紅,被稱為「北農最會賺錢的總經理」。

韓國瑜的快速竄起,在不同的人眼裡,分別代表著不同的意義。民進黨在去年九合一大選失利後,第一時間將責任歸咎給假新聞與外國勢力干預。相對的,在同一時期的新聞版面,國民黨認為原因出在蔡英文執政不得民心。

這個認知差異也延續到這半年以來,兩黨在面對總統大選時,走上不同的戰略路線。民進黨更積極的推出措施防範中共代理人以及媒體紅化,例如以其國會多數通過「國安五法」。另一方面,與美國拉近關係,爭取外交突破。

反觀國民黨,則是在韓國瑜高票當選高雄市長之後,對於誰將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則遲遲沒有共識,導致最後多達5人登記參加黨內初選。然而,從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支持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參加黨內初選,可以看出國民黨陷入的矛盾- 傳統的國民黨菁英藍與草根藍之間的矛盾。

經濟民生問題vs.「中國因素」

此前,美國西肯德基大學政治係的芮宗泰教授(Timothy Rich)告訴德國之聲,某些政治人物觀察到台灣人民對國內政治局勢積怨已久,便順勢利用人民不滿的情緒, 將自己塑造成能解決民生與經濟問題的人選。

芮宗泰表示:「台灣人民長期覺得台灣政治只優惠了少數掌權的人,而許多長久存在的經濟與民生問題都一直無法得到解決。 這樣的不滿情緒容易成為某些政治人物竄升的契機點。 」

林飛帆在宣布接任民進黨副秘書長之前,接受《端傳媒》專訪時,也提到類似的觀察。他發現,雖然這兩年「中國因素」在世界各地成為共通話題,但是反而在台灣形成兩極化的效果:一群人對中國提高警覺,但是另一群人認為「中國因素」只是執政黨拿來剝奪他們權益的借口。後者試圖淡化中國的擴張意圖,或者放大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就,借此強調台灣在經濟方面陷入停滯。

比起民進黨,國民黨的訴求是以民生經濟為重,平和對待中國。雖然韓國瑜沒有脫離這個方向,但是他的形象卻與過去傳統的國民黨政治人物截然不同。

從馬英九到韓國瑜,泛藍選民的典範轉移

國民黨前中常委林家興在《端傳媒》的投書中表示,國民黨的支持者過去對候選人的要求是亮眼學歷、政治背景、長相福氣,就像是前總統馬英九這樣的人物。而不符合這些條件的韓國瑜的崛起,象徵著泛藍選民心目中的典範轉移。

林家興認為,國民黨支持者心目中的典範轉移也給傳統國民黨菁英派帶來困擾:韓國瑜在地方選舉中最吃香的「直爽」,反而可能在總統級的選戰中成為弱點。韓國瑜離開高雄競選總統,如果失敗,國民黨就會兩頭皆空。

國民黨已經在17日下午,由中常會通過核備高雄市長韓國瑜為總統選舉被名人,並送交全代會待7月28日通過。該會議同時也向全代會提出修改中常會憲章,取消「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條文。這是國民黨建黨44年以來,第一次讓黨主席和總統脫鉤。這項措施主要是為了因應國民黨黨史上第一次由不是黨主席的黨員競選總統的情況,也避免現任主席在輔選總統成功後反而失去自己的職位。然而,假如明年真的是由國民黨拿下執政權,這個新措施也可能會讓國民黨陷入「雙頭馬車」的困境。距離明年1月總統大選還剩不到半年時間,韓國瑜與國民黨之間的互動與協調,也將影響選民對他們的評價。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DW)是德國廣播電視聯合會的成員,製作廣播、電視以及網際網路的資訊服務於全球。總部座落在波昂和柏林,以內容上側重於報導國際時事,介紹德國時事、文化,以及德國和其他國家之間的雙邊交流。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