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我看2019年國民黨黨內初選

2019年07月20日 05:30 風傳媒
在臺灣藍綠五五波勢均力敵的背景下,韓國瑜能否贏得2020年大選的關鍵就在於能否獲得中間選民的支持,也就是那些政黨意識形態相對淡漠、知識文化程度比較高、看待政治比較理性務實的群體,在這方面,韓國瑜並沒優勢。(資料照,盧逸峰攝)

在臺灣藍綠五五波勢均力敵的背景下,韓國瑜能否贏得2020年大選的關鍵就在於能否獲得中間選民的支持,也就是那些政黨意識形態相對淡漠、知識文化程度比較高、看待政治比較理性務實的群體,在這方面,韓國瑜並沒優勢。(資料照,盧逸峰攝)

國民黨公佈黨內初選民調,韓國瑜大勝郭台銘,將代表國民黨出戰2020。 

韓國瑜贏在獲得傳統藍營支持者的堅定支持。他善於天馬行空創造夢想,面對民眾的焦躁心理,他會畫餅許願,不管這個夢想科學不科學、可行不可行;他善於搞群眾運動,他有群眾想聽愛聽的語言,什麼「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他會表演作秀,當選後不是睡菜市場就是住民宿;他擅長階級鬥爭,責罵國民黨內老派政治人物「權貴」,自我標榜「庶民總統」;他擅長自我圓場,面對高雄市長才做不到半年就要選總統的質疑,他說他當選後要把辦公地點移到高雄,說這是高雄人的榮耀;他敢於戰鬥,面對民進黨的挑釁鬥爭,他不曖昧不妥協,而是迎面直擊;他擅長包裝,他會讓自己的光頭為形象加分,會讓自己的老婆、女兒為自己加分,會讓自己永遠的藍色T恤成為形象LOGO,他會帶上自己養的小狗狗一起上臉書直播,他以「愛與包容」的標語來回應對他品行操守的種種質疑。更重要的是,經過高雄市長的選舉,他已經獲得了藍營內部中常委、立法委員、地方派系的廣泛支持,場場造勢場場人氣鼎沸!

郭台銘可惜地輸了,他以臺灣首富之尊輸了,他的輸以事實直接否定了「民主就是金錢民主」的簡單化思維。我認為他輸在這幾個地方:第一,剛一參選就草率地對兩岸政治關係提出政見,殊不知,臺灣是一個很講政治的地方,兩岸政治定位一直是臺灣選舉的神主牌,隨便發言就可能招致傳統藍營支持者的反感否定;第二,他是商人,他在大陸有強大產業屢屢遭受到質疑,他是首富又得不到草根的接納;第三,他不接地氣,他時時、處處講高科技、講AI、講國際關係,雖然講的很好,但中低階層聽不懂;第四,他是政治素人,他長期在經濟戰場,投入初選才三個月,時間太短,政治場域缺乏組織、人脈,無法獲得國民黨內精英階層、地方派系的支持;第四,他策略失誤,作為國民黨的候選人,他可以批民進黨、批蔡英文,但不可以批目前黨內的人氣王韓國瑜,他選擇空戰(廣播、電視)談理念談政見,但沒有陸軍,缺乏地方上的組織體系缺乏地方實力派支持,沒有大型造勢活動,支持者的熱情、力量沒有平臺得到彙聚放大,選舉戰場缺乏「氣勢」!但郭台銘也有收穫,通過參選,通過談理念談正見,越來越多的中間選民支持他,特別是廣大青年藍、知識藍、科技藍支持他,這就是他未來再出發的基礎!

20190714-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14日進行「跟著郭懂遊街去」,結束後至景美集應廟祈福。(簡必丞攝)
郭台銘雖敗,但仍有收穫,他通過參選、通過談理念談正見,越來越多的中間選民支持他,特別是廣大青年藍、知識藍、科技藍支持他,這就是他未來再出發的基礎!(資料照,簡必丞攝)

自20世紀80年代,臺灣民主進程已經走過了幾十年。蔣經國通過推動臺灣民主化避免了國民黨一旦被再次推翻而萬劫不復的境地。臺灣的民主也沒有像東南亞那樣,不是軍事政變就是流血鬥爭,總體上是平穩順利的。但是,民主是一個長期的艱苦過程,民主不是一勞永逸、一蹴而就,民主的進程註定要經受種種內外考驗。

2000年以來,臺灣經濟在衰退,競爭力在下降。這固然是國際大環境所決定,但跟臺灣內部民主轉型過程中的種種調適不良也有很大關系。首先,民眾被藍綠兩黨綁架,政治意識形態掛帥,不問是非只問藍綠,這就嚴重影響到民主政治的品味;其次,政黨為奪得政權不擇手段,執政黨為討好選民而施行短期功利性的政策,長遠性的建設和改革往往知難而退,在野黨為反對而反對,很多好政策在立法院被杯葛而無法施行,即使施行了也因為政黨輪替無法一以貫之,致使民眾的整體利益和長遠利益受損;最後,民眾被政治人物欺騙,政治人物選前為上臺而亂開支票,選後卻行政無能無法兌現,或者是政治人物選前以美妙、不切實際的口號騙取選票,選後以空洞、理想主義的口號來施政,最終臺灣的選舉很熱鬧,但選出的很多不是志大才疏就是會作秀的戲子,嚴肅、不討巧、不作秀、有遠見、懂專業、重實幹的政治人物不受待見,臺灣的經濟發展停滯不前,民生無法保障。這其中,政黨、政治人物固然負有很大責任,但民眾自己不應該有所反思嗎?我不是說民主政治不好,但民主政治的良性運行需要有合適的國際環境,需要有成熟的民主制度,更需要有理性、高素質的選民。

20190714-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14日進行「跟著郭懂遊街去」,為初選投票最後做衝刺,民眾熱烈支持。(簡必丞攝)
臺灣的經濟發展停滯不前,民生無法保障。這其中,政黨、政治人物固然負有很大責任,但民眾自己不應該有所反思嗎?我不是說民主政治不好,但民主政治的良性運行需要有合適的國際環境,需要有成熟的民主制度,更需要有理性、高素質的選民。(示意圖非本人,簡必丞攝)

韓國瑜贏得初選,國民黨就真的能在2020年贏嗎?我持保留態度。韓國瑜的成功之處就在於凝聚了傳統藍營支持者的力量,穩定了基本盤,但在臺灣藍綠五五波勢均力敵的背景下,韓國瑜能否贏得2020年大選的關鍵就在於能否獲得中間選民的支持,也就是那些政黨意識形態相對淡漠、知識文化程度比較高、看待政治比較理性務實的群體,在這方面,韓國瑜並沒優勢。未來一段時間,國際形勢瞬息萬變,民進黨的調整能力非常強,國民黨內的整合很不容易,特別是韓國瑜本人的道德操守將受到更為嚴格的檢驗,這一切將為2020年臺灣大選埋下很大變數。如果郭台銘、王金平、柯文哲、宋楚瑜能夠成功整合,開闢新路,那麼,未來臺灣政治的格局將更加微妙複雜。沒有定論,只有懸念,這或許是民主政治的又一面向吧!

*作者為熱愛中華民國的中國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