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兩桶汽油被潑向涼宮春日的產地:努力扭轉動畫業血汗困境,卻遭遇毀滅式攻擊的京阿尼

2019年07月19日 13:22 風傳媒
(翻攝京阿尼官網)

(翻攝京阿尼官網)

「這些罹難者生前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花費了無數時間認真地製作動畫,更加豐富數萬人乃至數億人的時間,也增加了人們幸福的總量。為什麼這些人非得要以這麼痛苦的方法離開這個世界呢?」

《動物朋友》監督達紀(たつき)談京都動畫縱火事件

2019年7月18日,日本京都一則火災消息迅速在網路上傳開:一名41歲男子邊喊「去死」邊衝進京都動畫公司的第一工作室,潑灑40公升汽油後以打火機引燃火勢,這棟3層樓建築裡的73人頓時陷入火海,最後造成33死、36傷的慘劇。這是日本戰後死傷最慘重的一起殺人案,也對日本關西的動畫重鎮造成毀滅式打擊。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縱火,釀成33死的憾事。(美聯社)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縱火,釀成33死的憾事。(美聯社)

Q.嫌犯為什麼要縱火?

京都動畫縱火案已經發生超過24小時,嫌犯幾乎第一時間就被逮捕,但他到底為什麼要企圖殺害所有京都動畫員工,至今仍是一個謎。日本警方至今不願透露嫌犯姓名,只說是一名家住埼玉縣的41歲男子。至於他被捕時說出的那句「竟然給我抄襲」,日媒19日引用辦案人員的說法,表示他是說「(京都動畫)抄襲小說,我才會放火」。

但奇怪的是,京阿尼的主要作品本來就是改編自輕小說,而且當然經過原作者合法授權。嫌犯所謂「抄襲小說」到底是指什麼,又為何會氣到殺害所有員工?這些謎團都還要等送醫治療的嫌犯甦醒後,警方才能進一步調查。

京阿尼受創幾何,如今仍無法估計

這起縱火案之所以受到重視,除了死傷人數眾多,這把惡火幾乎等於是對日本動漫界發動的恐怖攻擊。對動漫迷來說,「京阿尼」這三個字(京都動畫公司的暱稱「京アニ」)已經說明了一切:這場造成33死與第一工作室全毀的火災,代表《聲之形》、《Free》、《冰菓》、《K-ON!輕音部》、《涼宮春日的憂鬱》的珍貴手稿與相關資料可能都已付之一炬,這些作品的優秀監督、畫師與專業人才,很可能也在這場災變中非死即傷。

(翻攝京阿尼官網)
(翻攝京阿尼官網)

對非動漫迷來說,上述作品可能稍嫌陌生,難以體會「京都動畫公司」的份量。但只要列舉部分他們過去曾參與製作的作品,相信大部分的人馬上就會理解「京都動畫公司」的重要性:《哆啦A夢》、《福星小子》、《我們這一家》、《麵包超人》、《魔女宅急便》、《紅豬》、《神奇寶貝》、《數碼寶貝》、《新世紀福音戰士》、《櫻花大戰》、《蠟筆小新》、《名偵探柯南》、《犬夜叉》、《銀魂》。

意圖改變血汗困境的京阿尼

產出許多具有「京阿尼」細膩萌甜風格的自家名作,或者曾經協力製作過無數知名動漫,其實只是京都動畫公司之所以重要的其中一個面向。「京阿尼」如今遭受恐攻等級的重創,讓許多動漫迷更為不捨的是,這是一間願意走出日本動漫血汗困境的公司,除了持續培育人才(開設動畫學校,目前已是第28屆)、也願意努力給動畫人一份穩定工作(不將作品分拆大量外包,而是由社內員工一條龍完成)。這樣的一間優秀動畫公司堅持了30多年,如今卻遭逢日本動漫界前所未有的攻擊。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縱火,釀成33死的憾事。(美聯社)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縱火,釀成33死的憾事。(美聯社)

當「京阿尼」損失了30多位優秀員工,動漫迷們除了「還有沒有新番可追」的感嘆,更擔心這樣一個用心對待動漫文化的公司,還能不能繼續撐下去,甚至有動漫迷發起募捐行動,希望能為「京阿尼」的存續貢獻一份心力。由於目前包括警方與京都動畫都尚未公佈死亡名單,只知道在33位死者中,有12名男性、20名女性、1人性別難以辨別,但這33位死者的身份與職務,目前外界仍無從得知。

(翻攝京阿尼官網)
原定明年上映的Free續編,如今還不確定能否如期播映。(翻攝京阿尼官網)

不過網路上的動漫迷透過推特確認,目前安好的京都動畫員工至少有電影版《聲之形》監督與資深畫師山田尚子;電影版《境界的彼方》監督,動畫《犬夜叉》、《涼宮春日的憂鬱》的畫師石立太一;《涼宮春日的憂鬱》、《奏響吧!上低音號》的畫師石原立也。

(翻攝京阿尼官網)
(翻攝京阿尼官網)

京都動畫社長八田英明表示,其實過去公司就陸續收過死亡威脅,電子郵件裡寫著「去死」之類的恐嚇話語,威脅要殺害工作人員。不過最近幾年這樣的情況比較罕見,但公司為此仍設置磁卡門禁,只有擁有磁卡的員工才能自由進出工作室。但當天因為要舉行會議,為了方便訪客出入,暫時取消了門禁管制,不料卻碰上死神降臨。

「對我們的動畫作品有意見,希望可以好好的跟我們說,絕對不可以使用暴力。」

八田英明(京都動畫社長)18日談話

有了京阿尼,不讓東京模式獨大

《京都新聞》與《朝日新聞》指出,日本動畫界的重鎮非東京莫屬,但是京都動畫的存在,打破了這種關東獨大的現象。「京阿尼」除了推出許多具有京都在地特色的作品(像是《K-ON!輕音部》、《吹響吧!上低音號》裡就有許多京都與滋賀的風景);這家公司盡量不將工作外包,而是由社內員工從監督、人設、草稿、作畫、後製一條龍完成,除了保障作品水準,能夠領取穩定月薪、甚至享有加班費與各項福利津貼的社員,也能走出零星接案或者被壓榨的血汗困境,獲得尊嚴與生活保障。

「京阿尼在日本也是非常稀有的存在。」

松竹公司映像本部長大角正

如今京都動畫一口氣損失30多名人才,日本動畫業界都也紛紛感歎「傷害實在太大了」。負責發行京都動畫作品的松竹公司映像本部長大角正就說:「京阿尼是一間認真培育員工的好公司,非常細緻地製作動畫。他們的工作模式與東京那邊的任務混雜風格完全不同,在日本也是非常稀有的存在。」與京都動畫曾有合作關係的「虫製作公司」取締役森井俊行表示,對動畫公司來說,只要少了一名畫師都會讓工作困難許多,何況一下子損失了這麼多人,難以想像今後的工作要如何繼續。

京都動畫公司第一工作室的外觀。(Mike Hattsu@Wikipedia/CC BY-SA 4.0)
京都動畫公司第一工作室的外觀。(Mike Hattsu@Wikipedia/CC BY-SA 4.0)

關西動畫界的驕傲

大角正稱讚京都動畫的作品具有自己的風格,跟吉卜力工作室或者東映動畫全然不同,粉絲們也相當死忠。由於動畫是一項高度倚靠人力的工作,一下子失去這麼多重要的員工,造成的影響實在難以估計。京都文化博物館的映像情報室長森脇清隆則表示:「京阿尼在京都已是不輸給太秦映畫村的動畫工作室,他們所有的原畫都是以鉛筆手繪,注入了跟電腦動畫完全不同的魂魄,明明就是日本動畫人都同感憧憬的場所啊……」

(翻攝京阿尼官網)
(翻攝京阿尼官網)

在日本大學藝術學系講授動畫史的講師津堅信之表示:「京都動畫是獨一無二的存在,絕非其他工作室可以輕易模仿。如果是京阿尼的粉絲,光看作品的色調就可以判別這是不是京阿尼的作品。京阿尼對於女性角色眼波流轉與髮絲神態的細膩描繪可說無人能比,京阿尼也因此擁有龐大的女性粉絲。」

(翻攝京阿尼官網)
(翻攝京阿尼官網)

在近畿大學教授觀光學的岡本健教授表示,「京阿尼」在《K-ON!輕音部》等作品中仔細描繪了京都滋賀一帶的風景,《幸運☆星》則以埼玉縣的鷲宮神社作為舞台。2000年代後半以來,粉絲走訪心愛作品舞台的「聖地巡禮」旅行大爆發,這些作品自然功不可沒。這樣的功力絕非東京的自由接案的工作者可以做到,但如今「京阿尼」碰到這樣的慘事,對於京都來說也是非常大的打擊。

京阿尼遭縱火屠殺,人才培育恐出現斷層

京都動畫公司培育動畫人才的Pro養成塾,如今正在招募第28屆學生。(翻攝京阿尼官網)
京都動畫公司培育動畫人才的Pro養成塾,如今正在招募第28屆學生。(翻攝京阿尼官網)

為了培育動畫人才,京都動畫自己也開設學校,自家畫師與監督就兼任講師,至今已經招收27屆學生,優秀的畢業生更可以直接到京都動畫上班。《朝日新聞》引述業界人士說法,盛讚「京阿尼」的講師都是日本國寶級的藝術家、擁有壓倒性的畫技,但這次縱火案的死傷慘重,擔憂日本動畫業界的人才培育也造成深遠影響。

京都動畫公司Pro養成塾的講師名單,全都是京阿尼的一線戰將。(翻攝京阿尼官網)
京都動畫公司Pro養成塾的講師名單,全都是京阿尼的一線戰將。(翻攝京阿尼官網)

關於未來的發行計畫,大角正證實原定9月公開的部分據說已經完成,但如今作為京都動畫核心第一工作室全毀,這些成品目前是否安好,也尚待確定。至於預定明年上映的動畫作品,大角正也說「恐怕很難按照期程發表」。京都動畫目前則在推特宣布,原定2019年7月19日公開的《Free!》續作細節,目前已中止發表。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縱火,釀成33死的憾事。(美聯社)
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18日遭人縱火,釀成33死的憾事,民眾當晚在火場旁擺放花束表示悼念。(美聯社)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