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國卿觀點:人人都是草包!

2019年07月23日 05:50 風傳媒
高雄市長韓國瑜被譏笑為草包,其實在專業面前人人是草包。(新新聞林瑞慶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被譏笑為草包,其實在專業面前人人是草包。(新新聞林瑞慶攝)

每隔一陣子,政壇總有人能想出一些新名詞來說人長短,有些名詞地氣十足,深入人心,聽到的人往往大喜或大怒,確實收到攻擊效果,因此這些名詞一出,立刻框住了民眾的思考,不去追問深究,成為不問是非的成見。

那麼,不妨追問一下。

一問,有誰不是草包?

近來政治圈最毒的一句話,不是說林飛帆「畢業找一份工作」這句,而是說誰誰誰是草包這一句;因為找一份工作只毒林飛帆個人,而草包兩字則是毒了臺灣所有人。套用李安導演常說的句型:「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袋草包」,更直白地說,誰敢說自己有真才實學,不是一個草包呢?

在PTT面前,中老年人是草包(因為沒用過);在杏仁哥面前,多數人是草包(因為你熬不出杏仁茶);在館長面前,文靜的人是草包(因為沒能耐溜三字經向人單挑);在阿扁面前,監獄裡的人是草包(因為不能脫離牢災趴趴走);在柯P面前,醫生多數是草包(因為不知引進葉克膜技術);在郭台銘面前,人人都是草包(因為你不懂如何成為首富);在蔣經國面前,總統們都是草包(因為只會喊窮不懂周轉財務搞十大建設)……。

在司馬遷面前,所有政客都是草包(因為不讀《史記》又愛講歷史);在蒲松齡面前,當代人都是草包(因為不知如何收集鬼怪故事);在曹雪芹面前,許多作家是草包(因為寫的東西都煙消雲散);在項羽面前,戰敗的政客是草包(因為不知道無顏見父老繼續當大官);在劉邦面前,那些妄想打天下的政客都是草包(因為帶領不出張良、韓信、蕭何等有用之才)……。
仔細想,是不是人間處處有草包?再不信,任何人都可以舉很多題目來測出對方確是個大草包,因為你所知道的,對方一定有不知道的。

20190719-ICLEI地方政府永續發展理事會19日拜會高雄市長韓國瑜(右)。(新新聞林瑞慶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右)被譏為「草包」,其實在不熟悉的領域,人人都是草包。(新新聞林瑞慶攝)

所以,奉勸笑人草包之前,不妨先問問自己是不是也一樣草包。「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這道理不是很淺顯嗎,為什麼那麼多讀書人不知道呢?還不如一個平民百姓,知道自己不足,知道謙卑,不會罵人草包。

從今而後聽到誰罵人是草包,勿須大喜雀躍,因為你也被罵進去了;也不用大怒拍桌,因為罵人的那人就是草包。

二問,讀什麼書才可以當什麼官?

上面說到讀書人,想起最近還有一句毒話,有人指稱「某某人讀的書只適合當XX總經理」(誰說的,說的是誰,自行搜尋,此處不幫忙傳遞毒言),這話很新鮮有創意,很久沒聽過讀什麼書可以當什麼官,因為這不是科舉時代了,很難列出「總統必讀100本書」這類清單。

也許這句話也不全錯,它只是以讀書二字指稱一個人的知識內涵,但這句話的漏洞更大,因為今天讀多少書並不能指稱一個人的人品、能力、心志、眼界、悲憫……,也就是讀多少書並不代表能不能當總統。

蔡英文得拿出博士畢業證書,反覆強調她真的是博士。(翻攝蔡英文臉書)
蔡英文得拿出博士畢業證書,反覆強調她真的是博士。(翻攝蔡英文臉書)

過去,我們的民選總統學歷都高,應該讀不少書,但當起總統,高下立判,差別甚大。中國歷史上當皇帝的很少是書生,尤其是開國皇帝,因為在古代讀書與治國是兩回事,在今天讀書與治國更是兩回事,因為書籍內容龐大,雜書閒書太多,再怎麼讀也是蜻蜓點水,深入不了治國能力,自詡為讀書甚多足堪國家大任者,率皆為井底之蛙。

其實,一位總統書讀到嘔血也不一定能治國,他仍必須仰賴眾人之才能。三國魏晉期間劉劭寫了一本品鑑人物的《人物志》,他明明白白的講哪種人物最珍貴:「凡人之質量,中和最貴矣。中和之質必平淡無味,故能調成五材,變化應節。」上上之才是能夠統帥調和各種人才的人,而這種人往往有中和平淡的個性,不會獨愛某一類人,所以劉劭並不認為聰明是人才的唯一選項,他說:「是故觀人察質,必先察其平淡,而後求其聰明。」觀察一個人,先看他是不是平淡,再看他是不是聰明。

今天說來,平淡的人反而無私無欲,知道統合酸甜苦辣各味人才;聰明的人倒是詭計多端,書讀得多了,聰明是聰明了,但個性不平和無法調和鼎鼐各種人,豈不是只有能耐分崩團隊,離析蒼生,最後就是鑽營私利?
別忘了,中華民國憲法沒規定總統學歷高低,這正是舉才不問出身高低的立憲精神,不幸的是,今天文憑觀念已擴及政治選舉,難怪蔡英文總統必須手捧博士證書昭告世人,我真的是博士,真是讓人難過的鏡頭啊。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資深媒體人,專欄作家,曾任中時晚報總編輯,從政論到生活文學文化皆有自己獨特的品評。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