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柯文哲終於找到原子彈

2019年08月01日 06:20 風傳媒
台北市長柯文哲16日接受風傳媒和新新聞專訪時開玩笑的表示,如果角逐2020總統大選要能贏,可能要研發原子彈才行。(郭晉瑋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16日接受風傳媒和新新聞專訪時開玩笑的表示,如果角逐2020總統大選要能贏,可能要研發原子彈才行。(郭晉瑋攝)

台灣政壇近來事多,從韓國瑜未見提名紅利、到郭台銘的態度曖昧不清、第三勢力呼之欲出、甚至大綠小綠的明爭暗箭,這些紛紛擾擾表面看來是總統及立委的地盤爭奪戰,但和選舉相互牽動、而且真正影響台灣社會的真正關鍵是:台灣是否有政黨重組的可能?或至少有個真正第三勢力的可能。

國民黨已是百年政黨,是舉世最老的政黨之一;相較之下民進黨雖只有三十幾年,但至今仍是鐵板一塊,這些剛性政黨有如鋼鐵牢籠,要談政黨重組談何容易,天時地利人和皆具都未必能成,現在的天時是總統大選,人和是柯文哲的個人魅力,地利則是台灣社會一股對藍綠政黨鬱積已久的不滿,這三者皆具,有可能爆出政黨重組的火花嗎?

國民黨大勝反成陷阱  失去改革轉型動力

台灣為何需要新政黨?或是沈寂一段時間的第三力勢力為何呼聲再起?最根本的原因是現有的兩大政黨都有致命缺陷;國民黨去年九合一大勝,看似已起死回生,然而這場勝利卻反而可能是一場陷阱;因為一場勝選掩蓋了國民黨本就有的結構思路老化的缺點,選勝後國民黨人更是忙於爭權,已無新氣象可言;韓國瑜挾韓流之勢,則帶來新問題,國民黨傳統地方派系已加碼投資韓國瑜、棄黨中央而去,強將弱中央,這不只是黨中央無法指揮調度的問題,因為少了黨中央的協調,韓國瑜卻未能展現出領導風格來整合協調國民黨內各股異音,更別說要吸引中間選票,還有多數已棄他而去的年輕選票。

和國民黨比起來,去年才剛大敗的民進黨其實軍容壯盛,國民黨還要面臨對郭台銘、王金平二大老幾乎無望的協調;但蔡英文透過一場艱困的黨內初選反而完成強勢整合;民進黨的強勢由何可見?時代力量近來的痛苦掙扎就是明顯的例子。

民進黨綠營「獨」大 進步第三勢力恐淪為「側翼」

時力成立以來和民進黨最大衝突根源,在於其不甘充當「小綠」,勞基法一例一休爭議時,時力幾乎是和國民黨同一立場挺勞團,以黃國昌為主的揭弊行動,更多次直指民進黨核心;坦白說,標舉不同政策還有不分藍綠的揭弊都是自主性政黨該為之事,為何時力走來卻跌跌撞撞?黃國昌炮打走私菸本應受到肯定,卻即使在時力內部都疑慮甚深,時力議員近來更忙於連署支持蔡英文總統連任;這些都充分說明時力追求自主性失敗;綠營勢力最後仍只有民進黨能獨大,前幾年衍生出的進步性小政黨,看來也都已安於綠營「側翼」的角色。

民進黨如此無遠弗屆威嚇能力從何而來?林飛帆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林飛帆向來親近時代力量,不論他最後選擇民進黨是否有個人因素摻雜,但是政治人物公開讓自己合理化的理由仍有其重要性,林飛帆公開的理由是擔心國民黨或韓國瑜的勝選,讓台灣淪於中國手中。擔心台灣淪於中國之手,這是非常合理的憂慮,但是為何支持國民黨就是亡國、留在時力就無法扺抗中國,這個合理化有很大的漏洞;更大的漏洞則是,在這個合理化過程中,像林飛帆如此標榜進步價值的青年,可以不顧民進黨初選過程中的威權現形,以及近來的走私菸案中流露出來的「佔好佔滿」酬庸文化,仍然選擇民進黨。

換句話說,民進黨已掌握一套優勢主流論述,這確實只是論述,因為民進黨或蔡政府都不可能有改變現狀的「行動」,但這套論述已成為該黨上上下下爭權奪利最好的合理化藉口,在這套合理化論述下,台灣任何新生勢力長久而言都難有生機;試想,德國綠黨有可能成為國會中的關鍵力量,台灣有可能嗎?昔日國民黨獨大時要培養幾個花瓶政黨陪襯,民進黨獨大時,也要幾個側翼政黨幫襯!

時力之不幸其實是柯文哲之幸,柯確實出身綠營,但他是極少數可以不受牽制走出自己路線的,除了個人魅力外,他曾數度做出困難的決定(如兩岸一家親及堅持取消重陽敬老金),讓他從民粹明星走出民粹套路;柯文哲要不要選總統,確實千萬難!真如其言,只有在不正常的國家才會有這種可能!相對的,柯文哲要組黨對他自己及選民都簡單多了,不分區立委名單拿出來,行不行立即見真章!台灣民眾黨表現好,選民多一種選擇,表現不好,台灣也不差多一個泡沬政黨!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個思索的過程,就如漢娜.鄂蘭所說,如果無需寫下來就能夠記住所有思想,她也許就不會寫任何東西,因為寫作背後就是理解的欲望。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