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救臺灣經濟 就得來一次總統級大翻轉

2019年08月07日 07:10 風傳媒
蔡英文總統意識形態治國的最大問題就是造成能源系統大斷裂;要救台灣經濟,台灣必須有一次「總統級」的翻轉。(盧逸峰攝)

蔡英文總統意識形態治國的最大問題就是造成能源系統大斷裂;要救台灣經濟,台灣必須有一次「總統級」的翻轉。(盧逸峰攝)

加劇臺灣經濟沉淪頹壞趨勢時程的「意識形態治國」毒瘤,務須儘速予以拔除,來一次徹底的總統級國體大翻轉,否則臺灣社會的破毀淪亡,應將指日可待。

從「奇蹟經濟國家」到「平庸國家」的負向典範移轉

廿年來臺灣經濟的滯騃不前,甚至於社會發展成長逆轉頹敗倒錯,幾乎脫不開「國家領袖因素」的影響肇致;識者咸認為,要搶救當前愈趨困頓的臺灣「悶」經濟現象與問題,必須首要從總統級的領袖能力與治國政略抉擇方向,搶救起。

在臺灣七十年的經濟發展經驗歷程中,前五十年階段是在開明專制的政經體制,以及強勢睿智有前瞻遠見的領袖領導之下,維持一個持續向上成長進步發展格局,締造世界級經濟奇蹟,也讓臺灣成為亞洲新興市場經濟體國家的向前進步領頭羊,以及區域經濟發展典範的「奇蹟經濟國家」。

偽正義當道掌權的沒有未來性「這個國家」

但自1997年起,民粹治國新典範在國家新領導人的權謀運作下,急轉乍起,直接徹底取代了既往五十年的菁英治國典範,為國際社會創造出「負向典範移轉」的「平庸國家化」失能劣例;近二十年來,慣於授權統領專業技術官僚團隊治國理政的「前瞻遠見領袖」,已然徹底消逝,代之而起所盡見的無非屆屆都是越趨向下的「科長總統」。

接連三屆次民粹選出的平庸失能「科長總統」,基本上盡皆否棄專業技術官僚,祇會一味專用政治操弄幕僚,治國理政但看民意風向,毫無前瞻格局及睿智願景,而且幾乎每位「科長總統」,也都同樣否棄全球化,對國際大趨大勢分毫不顧,對於臺灣國民社會生存發展所寄的「經濟治國政略」,則既毫不在乎也毫無感覺:這二十年來,完全不見工程科技背景的領導人,悉數法律系所背景的政治人當家主政,尤更忽略國家主軸命脈所依存的經濟事務與經濟戰略,或有主政領導人根本輕忽漠視經濟治國政略,或有根本無能無力化解偏邪激越民粹壓力,而失能失力於施展更積極前瞻有效的「臺灣未來性」經濟治國政略。

而更形加速臺灣社會急轉劣化的是,近三年「意識形態治國」毒瘤的急速增生、擴散,使臺灣遽爾沉淪成為「偽正義當道掌權的」沒有明日未來的「這個國家」。

2019年臺灣,已經是徹頭徹尾沉淪谷底的,令百姓棄守討厭的「這個國家」。

20190313-國民黨立委費鴻泰、曾銘宗、賴士葆13日召開「民進黨不拚經濟拚統獨」記者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費鴻泰、曾銘宗、賴士葆13日召開「民進黨不拚經濟拚統獨」記者會。(顏麟宇攝)

領袖失落成為「僅有」平庸領班人國家

因此,臺灣經濟也就越來越滯騃不前,社會發展成長也越來越逆轉頹敗倒錯。

乍回首,從1990年代末開始檢視起,則臺灣經濟社會竟遽然由繁盛轉進衰頹,從世界級的奇蹟經濟社會,逆轉邊陲化成為自閉自鎖的固附型「悶」經濟社會,其最關鍵的可歸咎肇致變數,正是「國家領袖失落」(the National Leadership Lost):臺灣從一個擁有足可以傲視全球卓越領袖的卓越國家(of eminent leader),竟已淪落成為「僅有」平庸領班人的平庸國家(of mediocre foreman)。

國家領袖的劣質化與低俗化,立即肇致國際經濟社會及國內百信民眾急速升高了對臺灣發展前景未來的不確定性感,以及強烈失去對「領班人」的信心與信賴,其結果,自然而然越發加重「悶」經濟情勢所帶給臺灣的發展成長滯騃難進現象;這也正是今日臺灣,極其現實情境的一大重要寫照。

臺灣投資營運條件大劣化的「五缺六失」問題

這種對國家前景的不確定及沒有信心,更惡性循環式地導致臺灣社會族群關係,變成為愈來愈大的脆弱性及可輕易撕裂性,更火上添油地讓臺灣經濟滯騃困頓情勢趨向不可收拾。同時也因此肇致公共部門技術官僚「背棄專業背棄技術本位」,一切依從執政黨「意識形態」黨權指揮調度行政,各部會機關自棄行政中立自屈甘為執政黨奴執政黨僕;也因此造就一拖五年毫無解決方策的「五缺六失」問題。

2015年起工總就一再提醒軟硬體基礎建設所存在的「五缺、六失」大哉問題,正是嚴重肇致過去這幾年來臺灣掀起「資本出走」「產業出走」「企業廠商出走」「人才出走」「技術創新出走」陣陣波段浪潮洶湧的根本原因;在實物經濟投入要素的五缺,乃指「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之供給面基礎設施失速,而在象徵經濟需求面所迫切須要的投資營運環境條件,其所最攸關的公共部門支援的要素,在既往幾年當中,又給予國內外投資人以「政府失能、社會失序、國會失職、經濟失調、世代失落、國家失去總體目標」等「六失」的大失所望。

均富臺灣竟已一步一步趨向於均貧國家

歷經過漫漫五年時間,「五缺」「六失」問題竟遲遲延宕無以獲致合宜紓解,卻在蔡英文以純粹「意識形態治國」這三年間,益發趨於劣化惡化,主要正因為,臺灣選民的愚昧不察,選出一個「祇拚政治」「鄙棄不顧拚經濟」的國家領導人,致使臺灣悲哀地變成為一個,完完全全被一批祇想討好選民、緊抓住黨私己利、全然不顧正義倫理的政客們所踐踏扭曲的國家;變成為一個祇有一味強調「分配」,毫不在意「生產」,逼使臺灣一步一步淪陷於惡臭渦漩的均貧國家。

20190427-缺電公民自救會27日舉辦「以核養綠,政黨輪替!全國連署行動」記者會 ,亦有反核人士出席抗議。(簡必丞攝)
缺電公民自救會舉辦「以核養綠,政黨輪替!全國連署行動」記者會 ,亦有反核人士出席抗議。(簡必丞攝)

純粹「意識形態治國」造致臺灣四大經濟禍害

從「五缺六失」問題之延宕無解,可以探見今天臺灣經濟社會頹退敗壞的癥結:第一是,現代知識經濟社會活力基礎的能源支持系統(energy support system),在臺灣出現了嚴重的「供給斷裂」;第二是,國家政經實力基礎在臺灣,也出現了引起區域經濟國家大矚目的「實物資本外逃」及「人力資本斷鏈」根本挫傷問題;第三是,臺灣經濟命脈所寄的全球化能力基礎,這三年間也因為「意識形態治國」因素的阻隔,嚴重肇致民間產業經濟部門的「打出去條件及意志」之全面性喪失;第四是,民生存活基礎的「素質俗化劣化」,就業環境、所得來源、民生物價,幾乎都嚴重衝擊臺灣社會民眾百姓的「難以容忍」。

純粹「意識形態治國」在臺灣造成的第一大挫敗政務,就是國家能源支持系統的斷裂破毀,死抱「非核家園」神主牌的結果是「缺電斷電」危機的時浮時現,乃至於空氣污染挑戰性大惡化,引申社會平民大眾「用肺發電」的政治冷笑話。

肆意摧毀高度全球競爭力的主力產業經濟

在1990年代初期連戰內閣「競爭力經濟國家」願景中,臺灣早已設定有偉大的減碳目標,但蔡英文掌政之後卻以極端偏執意識形態死抱「非核家園」神主牌,決意廢核到底,而用以頂替核電缺口的再生能源發展,其總供電占比極其有限,並造成缺電或限電的問題,更因此勢必增加百姓民眾和工商產業的負擔。

臺灣經濟基本體質,對內需市場依存度一直不超過15%,而外需市場依存度,則一向高達85%。今天,要想搶救臺灣經濟,當然必須從擴大外需市場下手。而外需市場的鞏固,根本胥賴主力產業的實力與對外全球競爭力的穩健壯盛。

但是在蔡英文純粹「意識形態治國」的僵固國政策略高壓之下,所有國家級施政作為,無一不在強調提供如何讓國民百姓感覺滿意的「小確幸」爽口糖衣藥錠,對於如何透過外需市場拓展及提高對外競爭力戰略,俾能「多多賺取外匯所得」,墊高國家經濟實力基礎,則根本無所事事。

國家領導人劣級化典範移轉導致「空心經濟臺灣」

甚至於更加惡劣的是,竟然拿定了「適得其反」的無端政策主張;特別是過去三年來,蔡英文公開提出「用總量管制方式限制臺灣石化業發展,並須以滿足內需為上限」經濟治國主張,其實正等同於,要將今天臺灣尚有能力可開拓外需市場的,包括電子資通電訊、光電、生技、精機醫療器材用品、車輛等主力產業,所必須要的上中游之原材料及部品的「供給能量」,根本加以全面封鎖,則不知道在未來,臺灣經濟又要用什麼產業、產品、服務類項,才足以拿到國際市場去「創匯」覓生機呢?

這些基礎建設之所以由堅實穩健而轉為空心,而且變得完全不可倚特,主要正由於國家領導人的「負向典範移轉」或「劣級化典範移轉」所肇致。

國家領導人所秉持執著的意識形態、社會價值觀、國家願景政策,發展成長策略抉擇,當然可以高度全面性翻轉,改變整個國家社會的根本走向與前景未來;其所帶領的國家,究竟會在國際社會成為更有尊嚴價值,或者貶值廉價邊陲化,正是因此之所致。

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說,受到韓國瑜大力拚經濟的精神感召,義不容辭發起採購。(圖/徐炳文攝)
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說,受到韓國瑜大力拚經濟的精神感召,義不容辭發起採購。(圖/徐炳文攝)

終致人才與產業資本大外移

尤其是最近三年多時間,臺灣社會在絕對「偽民主帝制化」獨裁者掌權執政,所僵固偏執的意識型態治國「非核家園」夢幻,竟已完全改觀國家既定能源政策的正義性與適當性,使臺灣竟從一個國際間宿負碩望的「絕對能源保證國家」,三年間倏地變成「能源供應高度不確定性國家」,真令智愚國人社會情何以堪;另也因為純粹「意識形態治國」的僵固國政策略路線主張,堅持「弱勢絕對優先」及「高度義和團式勞動超額自我保護主義至上」價值理念,透過法制再造或創造,完全扭變了也根本摧毀了長期臺灣穩固和諧、勞資共利的勞動市場經濟運作慣性,愈發肇致臺灣社會人力資本的「訓用脫軌失序」「人才職能供需嚴重錯配、非配」,也更加惡化了「勞動力移動力(mobility)淪喪」問題,終致人才與產業資本大外移,成為今天臺灣經濟社會的民間顯學。

祇見咫尺民粹罔顧全球化國際大趨勢

再加上過度偏執激越「極端左傾社會主義」民粹的扈從,使得極度左派環保主義,絕對凌越經濟開發,嚴重拒斥本國資本及外國資本的進駐投資,經濟發展骨幹引擎,因此大失火大失速。國家軟硬實力,都因此而全盤淪喪。

「反全球化」及「仇中反中抗中」的意識型態作祟,使得從政府公部門到私部門「全球化打出去」的條件及意志力,全盤發生動搖而根柢無著,對外經濟部門大熄火;因此冀待「內需市場」來支撐「勉強保二」的現況經濟,自是無濟於事。

廿世紀以來現代國家經濟治國政略績效好壞、經濟社會發展興衰成敗,幾乎完全繫於當家主政國家領袖的社會價值理念、定性意識形態、國家願景策略,以及個人領袖風格;可以說,領袖決定了國家成敗的路向,也決定了國家未來的卜算。

救臺灣經濟於沆瀣 再起清明大未來

今天臺灣困境唯一解脫之道,就要在最短時間大翻轉「國家領導人」居位者,也就是要進行一次徹底的總統級國體大翻轉,唯有更迭中間偏右的新人在位執政,才能徹底轉換過去三年間純粹「意識形態治國」的統理疆域,社會價值觀取向,治國理念思維方向,成長發展策略新抉擇;同時也要徹底翻轉,既往三年間充分輔翼創法、制法、變法,極力扭變國家營運組織體制,以及胡亂再造變造法規制度的立法、司法部門,首要當然是,所有現行執政黨立法委員必須優先全面性「下架」;乃至於部會職能運作「從黨權統轄掙脫出來轉為專業中正管理治國」。

唯其如此,才有可能讓臺灣擺脫既往二十年,從競爭市場經濟體制卓越國家,劣轉成為民粹主義當道體制的平庸質劣國家的「國家低級化過程」(trade-down nation),予以有效逆向復正,才有可能救臺灣經濟於沆涅,再起清明繁盛大未來。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現任環球經濟社所長,長期在各大媒體撰寫專欄,專注於公共政策、應用經濟與國際事務,倡導自由經濟與貿易。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