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執政黨的弊案卻搞垮第三勢力

2019年08月08日 06:20 風傳媒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右)揭發走私菸案後,接下來竟是時代力量的分崩離析。(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右)揭發走私菸案後,接下來竟是時代力量的分崩離析。(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黃國昌二周前才大義澟然揭發國安特勤走私弊案,下一幕上演的卻是時力開始分崩瓦解;如果是依照正義的邏輯,黃國昌應至少獲得光環獎杯,時代力量此刻應該是後勢看好,然而台灣依循的是另一套權力邏輯,不問是非只問忠誠,結果是執政黨的弊案卻搞垮第三勢力。

任何吹哨者都不會受當權者歡迎,蔡政府之前才通過吹哨者保護法,然而在巨大的政治壓力下,這些保護可能都是形式文章;去年揭發促轉會「東廠」意圖的吳佩蓉,即使一再聲明正是為了轉型正義理念才忍痛揭露行政不中立的惡行,但深綠對她恨之入骨、公開辱罵她是「背骨叛徒」,甚至要求以洩密罪查辦她;私菸案更是如此,總統府、國安局在民意壓力下雖然展開查辦及懲處措施,但是行政部門卻也劍指調查局是否洩密,事實上,調查局此次查辦上級國安局已經忐忑不安,現在還要面臨洩密的指控,心大概也涼了一半;試問,將來誰還敢查執政當局的弊端;最可悲的是,私菸案對公務或司法體系反而帶來負面的示範效果:執政當局是碰不得的。

執政黨的弊案卻搞垮第三勢力,則另有台灣政黨因素;這幾年來最成功的第三勢力非時代力量莫屬,才剛成立就拿下一成多支持度、一躍而上第三大黨;過去的台聯黨或建國黨,雖然也曾創下佳績,但他們和民進黨位於統獨光譜同一端,長期而言必然被吞噬,系出同源的政黨不可能山頭林立;相對的,時力的優勢在於,他們拉出另一向度,亦即:他們在統獨光譜雖和民進黨差距不大,但在社會階層光譜,時力選擇比民進黨更左更進步的路線,也是更監督執政民進黨的路線,因此才能吸引到不少年輕人支持。

「亡國感操作」下  時力監督政府和台獨理想竟互相衝突

成為台獨進步政黨,這是時力相較於包括民進黨在內的獨派政黨、所帶來的新時代意義,作為一個新興政黨,時力算是定位成功,在既有的基礎上逐漸茁壯,看來也大有可為,為何會淪於今天快要四分五裂的地步?最明顯的原因是,時力所拉出來的進步監督路線最後只是陪襯,台獨才是時力主軸,在民進黨「亡國感」的操作下,監督政府和台獨目標竟然互相衝突,如果揭發走私菸案是監督政府,綠營更將台獨建國大業偷偷置換成「蔡英文連任」,如此一來,痛打走私菸案不利蔡英文執政,最後更推演到不利台獨建國大業;在這套邏輯下,無論是吹哨者還是揭弊者,都自然成為民進黨的敵人。

在威權時代,任何人監督政府都要付出代價,可悲的是號稱民主的現代依然如此,有人刻意放出時力立委高潞以用助理未利益迴避、申請經濟部400萬標案的爭議事件,經濟部更要求撤查所有時力立委的標案;選擇性放話、選擇性調查,都是對付異己的手段,21世紀才成立的新政黨時代力量這次也恭逢其盛;可悲的是,時力至此早就奄奄一息,別說繼續追打走私菸案,連團結反擊的意願與能力都已消失殆盡;時力現在也許還不算是民進黨「側翼」,但是還有多少自主性空間,已值得懷疑。當時力再也不敢監督政府,該黨獨立存在的意義也不存在了!

台灣政治究竟需不需要第三勢力?或是能不能有第三勢力?觀諸歐洲的例子,近來從法國到西班牙都出現中間路線政黨,德國的自由民主黨或綠黨都是有獨特路線的小黨,也經常扮演關鍵角色;某種程度台灣也許像美國,兩大黨吸收了所有的養分後,小黨只能淪為「側翼」,靠施捨才會有空間!這將是台灣的悲哀,失去重大選擇的機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個思索的過程,就如漢娜.鄂蘭所說,如果無需寫下來就能夠記住所有思想,她也許就不會寫任何東西,因為寫作背後就是理解的欲望。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