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白日下的軍魂》選摘(1):為什麼「白團」歷史不能公開?

2016年08月30日 05:40 風傳媒
國民政府。(圖取自維基百科)

國民政府。(圖取自維基百科)

我更大的希望是喚醒那段期間參與其事的前輩軍官、將領,能以「豈容青史化成灰」的精神,勇於將那段經驗傳述、記錄,留於後世。

本文我將試著以野島剛先生於二○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所出版的《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聯經出版社)這本書作為藍本,參考其他文獻、歷史資料,加上自己二十五年軍旅生涯的經歷、記憶,來整理那些在這本書中所呈現的「白團」、「國軍」,以及先總統蔣中正和那段期間所發生相關的人與事。看看是否能讓不知道的我們,能夠更容易瞭解、懂得這段經過。

同時,我更大的希望是喚醒那段期間參與其事的前輩軍官、將領,能以「豈容青史化成灰」的精神,勇於將那段經驗傳述、記錄,留於後世。可以使那段歷史,不再只是單方面,聽聞遙遠過去造神式的塑史。同樣的,透過紀錄,我們也能體會當時大環境、背景中那些所發生的、不得不為之的做法。

發掘時代背景的時序

發掘真相,應該是我們這一代共同的責任,而我這樣的做法,也正符合野島剛先生在序文中所言:「但願書中描寫有關白團的過往種種,能夠多多少少喚起台灣的人們,對於這段過往歷史的求知與好奇心,這是我由衷的期盼。」

時序背景摘記: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八月十五日蔣總統發表「以德報怨」演說。

一九四六年三月十七日戴笠在南京飛機撞山失事。

一九四六年七月國共兩黨正式決裂。

一九四七年二月台灣爆發二二八事件。

一九四八年四月蔣中正正式當選行憲後的第一任總統。

一九四九年一月上海戰犯法庭宣判岡村寧次無罪。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蔣中正總統宣布下野。

一九四九年七月三十一日蔣中正日記內容記述如下:

日軍技術人員運用方法及準備人選:張岳軍(群)、朱逸民、湯恩伯、鄭介民。

日技術人員收容地點:舟山群島、金門島、平潭島、玉環浙江省台州半島。

一九四九年八月美國杜魯門總統發表,厚達一五一四頁的「中國白皮書」。

內容推斷:共產黨將贏得內戰。

內容懷疑:蔣中正與國民黨的執政能力,並檢討是否有必要協防國民黨撤退到台灣。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中央政府撤退來台。

蔣中正。(圖取自維基百科)
蔣中正。(圖取自維基百科)

「白團」成立的背景

一九四九年七月蔣中正雖然已經下野,但仍然掌握軍隊的主導權,眼見麥克阿瑟將軍和美國國策之間的矛盾表面化,一向仗為後盾的美國決定放棄國民政府。蔣中正飛往菲律賓、韓國,呼籲組成「東亞反共大聯合」,但實際反應泠淡。

在這種面臨內憂外患、陷入絕望、焦慮的情況下,該如何自立自強?除了日本還能依靠誰?

一九四九年七月三十日,一份保藏在國史館,名為〈基於利用日本軍官之指示,所擬定之計畫綱領案〉的文件,由蔣中正簽署,對中華民國駐日本大使館的曹士澂發佈,挑選日本教官,挑選標準條件如下列。

一、陸軍士官學校或陸軍大學畢業。

二、具備實戰經驗。

三、具備端正的人格。

四、具有堅強的反共意志。

一九四九年九月十日,在東京的高輪,中日雙方簽署「盟約書」。

中方代表: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駐日代表,曹士澂。

日方代表:富田直亮。以受聘者代表署名,日後中文化名為白鴻亮,為促成「白團」

名稱來源。

保證人:岡村寧次。

盟約內容如下:

一、赤魔逐曰,席捲亞洲。尊崇平和與自由,深信中日攜手重要性的OOOO同志,值此之際,正是為亞東的反共聯合、共同保衛奮起,更加緊密結合,致力防共大業之秋。故此,OO方面為求同憂相謀,並欣然攜手打倒赤魔邁進,茲接受OOOOOOOO之招聘,以期奠定OO恆久合作之礎石。

二、承上,

OOOOOOOO,在此欣然同意左側之契約,並保證應聘者家人的安全。

一九五○年五月二十一日,蔣中正總統在圓山以「革命實踐研究院軍官訓練團成立之意義」發表演說,演說內容摘要如下:

這次訓練的目的,要從慘痛的失敗和無上的恥辱中,從頭做起,要以『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的新生精神,今後國家的存亡,個人的成敗榮辱,都要從這一次訓練來決定。

這第一次訓練目的,除了精神訓練為基本學課外,側重陸海空軍聯合作戰,發揮三軍一體,協同一致的精神。為什麼要請日本教官?過去我們費了許多精神和金錢,請過德國、英國、美國、蘇聯教官,幾乎集中全力在辦理軍事教育,仍然免不了這樣的徹底失敗,原因何在?

東西方的物質、精神條件迵不相同,我們沒有注意培養自動負責,誓死達成任務的精神,反而沾染他們個人自由主義和優厚享受的心理。

當前國際上沒有真正幫助我們的國家,日本人作戰的經驗、能力優良,尤其軍人視死如歸、協同一致的精神,除了德國外,世界上沒有其他國家可以相比。

在我們國家存亡危急,到處受人欺凌,被人侮辱的時候,日本教官肯冒險來台,以一片至誠,幫助我們反共抗俄,教授我們作戰的精神技,和我們同甘苦,共患難,同仇敵愾,同舟共濟,我更應該特別優禮他們,尊敬他們。

從以上這段記述,再回顧抗戰勝利前後「中國之命運」,從被國際強權出賣的「雅爾達密約」,到戴笠失事,情報完全癱瘓失靈。

一個國家的命運,有多少是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國際間只有現實、利益,是這個世界所衡量事物的標準。而這些事掐在以「美國利益」為戰略考量的美國軍、工、政客複合體財閥的手中的。那麼,在那般惡劣的國內政治生態環境中,國軍該怎麼要怎麼建軍?又怎麼想呢?

作者李天鐸與新作《青天白日下的軍魂》書封。(時報出版)
作者李天鐸與新作《青天白日下的軍魂》書封。(時報出版)

*作者曾任部隊排長、輔導長、連長、作戰官;特勤蔣經國總統內衛隊長、政戰官;國家安全局派駐法國代表,自2014年3月起,在香港東方報業集團專欄撰述。本文選自新經典文化出版的《青天白日下的軍魂》一書,相關著作包含《青天白日下的祕密》(時報出版)、《北電案魂》(印刻文學雜誌)。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