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白日下的軍魂》選摘(3):蔣中正與岡村寧次

2016年09月01日 05:40 風傳媒
警備車中的甲級戰犯。(圖取自維基百科)

警備車中的甲級戰犯。(圖取自維基百科)

我們能以什麼樣的方式多暸解一些事實的真相呢?

在日本千葉縣,外房地區、夷隅市、岬町江場土,十字路口角上,有一塊二公尺高,黑色花崗岩石雕刻成的「以德報怨之碑」。上面還刻著,立碑者:蔣介石總統顯彰會;立碑時間:昭和六○年四月吉日。

我想,『以德報怨』這四個字,在現今台灣一片去蔣化中,是否沒有幾個人還會去在乎、研究?甚至瞭解這塊碑它曾經存在的影響和意義?

什麼叫做「以德報怨」?又為什麼要「以德報怨」?

重新面對日本

八年對日抗戰中,日本人殘殺我上千萬的無辜百姓、同胞!戰爭結束後,四個字以德報怨,真能一筆勾銷?這樣的想法,對於這一代的年輕人來說,他們不會去理解,也不願意去想!

可是,對於四○、五○、六○年代的人來說:「對日本寬懷,以德報怨,是先總統蔣公的德政」!這是當時國民黨政府的宣傳語調,卻不會有人告訴你「為什麼」是究竟為什麼?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蔣總統在重慶發表「以德報怨」的演說:

要知道,如果以暴行答覆敵人從前的暴行,以侮辱答覆他們從前錯誤的優越感,則冤冤相報,永無休止,決不是我們仁義之師的目的。

當天,蔣總統對以「中國派遣軍」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為名,發出「六點投降原則」指示:

一、 日本政府已宣布無條件投降。

二、該指揮官(岡村寧次)應即通令所屬日軍停止一切軍事行動,並派代表至玉山(江西玉山機場),接受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將軍之命令。

三、軍事行動停止後,日軍可暫時保有其武裝及裝備,保持其現有態勢,並維持其所在地之秩序及交通,聽侯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將軍之命令。

四、所有之飛機及船艦應停留現在地點,但長江內之艦船,應集中宜昌、沙市。

五、不得破壞任何設備及物資。

六、以上各項命令之執行,該指揮官所屬官員均應負個人之責任,並迅速答覆為要!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參謀小笠原清,把收聽到蔣介石演說抄成文字稿,送到岡村面前時,岡村當著小笠原的面,默默閱讀了好一陣子。然後,喃喃開口說道:「這是對日本的一大開導啊!」

小笠原可以清楚感受到,岡村在說這句話時,對於蔣介石的度量所表現出來的那股強烈的感動。

八月十六日,根據岡村日記,他曾經做過以下的思考:

「我一直在思考著,關於日華之間的關係,究竟該怎麼發展下去才是最好?雖然我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不過我可以很肯定的說,若要振興東亞,此時此刻除了寄望中國的強大與繁榮之外,別無他法。對於沒落的日本而言,這時候能給予中國協助的,大概只有技術與經驗了吧!至於接收等各方面的事宜,也都應當基於此原則,誠實無偽地移交方為正軌。」

岡村寧次。(圖取自維基百科)
岡村寧次。(圖取自維基百科)

審判與恩情

從這段日記中可以看出,岡村此時已經提出「技術和經驗的協助」構想,日後將日本軍人的技術與經驗透過白團傳遞給國民政府的想法,亦起源於此。

岡村全盤接受蔣總統指示,並保證會協助國民黨。因此他從蔣介石那裡接下了「中國戰區徒手官兵善後聯絡部長官」的任務,擔負起讓二百萬日本軍民回歸本土的任務。位於延安的共產黨總部,發表了二萬名以岡村寧次為首的戰犯名單。共產黨一開始便將岡村指定為戰犯,是因為共產黨對於自始至終一面倒,協助國民黨的岡村感到相當憤怒,甚至到了憎惡的地步。

一九四六年六~七月這段期間,我國政府內部一直在討論「是否應當逮捕岡村,將他以國際法庭戰犯的身分送回日本」的問題時,何應欽強烈主張岡村應當無罪。同時另一方面,在詢問是否逮捕岡村的行政文件上,蔣總統最終批示了「否」!

一九四八年一一月二五日,東京大審判決結果,傳到監獄中,岡村在日記上寫著:

我得知了土肥原、板垣等人被處死刑的消息。在我年輕時代的同期畢業生中,和我一樣憧憬大陸、攜手一路走來的同志盟友共有四人,其中的土肥原、板垣被處死刑,磯谷和我則被囚禁在大陸的戰犯監獄裏,實在令人感慨萬千。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一份當時留下、蓋上「極機密」的陸軍檔案,標題為「處理岡村寧次政策意見」裡面,曹士澂分析共產黨不斷散布「岡村以我軍顧問身分指揮徐蚌會戰」的流言,目的有三點:

一、日軍投降時,岡村服從中央(國民黨)命令,對抗共產黨。

二、進行所謂「國民政府利用戰犯」的政治宣傳。

三、升高人民對於國民政府的不滿。

這場會議中,國防部、司法部、外交部、行政院、軍法局各單位均派代表出席,席間認為應判岡村有罪,特別是死刑或無期徒刑的佔絕大多數,但此時曹士澂再度起身,強硬主張:

在政治上判處岡村無罪的理由:眾所周知,岡村一向堅守反共立場,若是將他處以死刑,正好稱了中共的意。相反地,將他釋放回到日本,則是相當有利的決定;岡村必定會感於這份恩義,在日本繼續堅持反共的立場,並且很有可能在將來的反共戰爭中,成為支援中國的一股力量。

經過這番陳述,出席者的意見,全部轉變為支持岡村無罪。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六日,上海戰犯法庭對於岡村寧次的最終審判開始:

審判長是司法官考試第一名,受眾人矚目的福州才子石美瑜,他對於日軍佔領上海期間的「漢奸」進行徹底而嚴格的審判,因此聲名鵲起,而被拔擢為審判長。

1947年任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審判長的石美瑜。(圖取自維基百科)
1947年任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審判長的石美瑜。(圖取自維基百科)

在庭上,檢方具體要求對岡村處以死刑。經過辯護、討論、到中午休庭後將做出結論。這時,石美瑜將陸超、林健鵬、葉在增、張身坤四位法官,叫到審判長室,取出了已經蓋上國防部長徐永昌大印,寫著「無罪」兩字的判決書。

在室內凝結的空氣中,石美瑜說:「我必須坦白告知各位,這起案件已經由高層決定了。我對此無能為力,大家現在就在這份判決書上簽字吧。我很清楚大家的心情,也無法勉強各位。」

同時,在隔壁房間裡,國防部派來的軍法官已經在那邊待命了。

「就算我們不署名,他們也會立刻接手整起案件,結果還是一樣的。唯一不同的就是;接下來,我們會被全體帶到警備司令部的地下室去而已。」石美瑜說。

再次開庭後,審判長石美瑜在法庭上宣布最後的判決結果:宣讀主文。被告岡村寧次,無罪。場內一片譁然,巨大的嘈雜聲淹沒了整個法庭。

一九四九年一月三十日,岡村從上海搭乘美國軍艦「威克斯號」出海,於一九四九年二月四日抵達橫濱港,五月蔣總統的密使,曹士澂將軍也來到日本在岡村身邊,展開白團的組建工作。

一九四九年九月十日,在東京的高輪,日本和中華民國政府相關人士,在當地一家小旅館的和室內,簽署了一份共同的「盟約書」,開頭署名欄簽名順序如下: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駐日代表 曹士澂

受聘者代表 富田直亮(白鴻亮)

保證人 岡村寧次

盟約書的附件,有一份契約書,契約書中還有一份「附屬諒解事項」備忘錄。

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八年對日抗戰中,二個對戰國:中華民國和日本的兩位戰場最高指揮官,經過當時扮演角色所遺留的身影。戰後七十年,他們都已作古。

我們能以什麼樣的方式多暸解一些事實的真相呢?唯有真相能讓後人對這些文明世界的憾事不再重演嗎?

作者李天鐸與新作《青天白日下的軍魂》書封。(時報出版)
作者李天鐸與新作《青天白日下的軍魂》書封。(時報出版)

*作者曾任部隊排長、輔導長、連長、作戰官;特勤蔣經國總統內衛隊長、政戰官;國家安全局派駐法國代表,自2014年3月起,在香港東方報業集團專欄撰述。本文選自新經典文化出版的《青天白日下的軍魂》一書,相關著作包含《青天白日下的祕密》(時報出版)、《北電案魂》(印刻文學雜誌)。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