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何以美國感謝蔣中正?

2019年08月18日 07:20 風傳媒
蔣中正夫婦與羅斯福在開羅會議中合影,從中可以證實中國在美國總統心目中有多重要的地位。(拍攝自國史館開羅宣言70週年紀念特展)

蔣中正夫婦與羅斯福在開羅會議中合影,從中可以證實中國在美國總統心目中有多重要的地位。(拍攝自國史館開羅宣言70週年紀念特展)

「大東亞共榮圈」的拆解者

提到中華民國在二戰期間對同盟國的貢獻,除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本身之外,重視最多的國家還真的是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以筆者過去參觀美國各大二戰主題博物館的經驗來看,Chiang Kai-shek這號人物出現的頻率還算是很高的。尤其美國人最喜歡飛虎隊,所以只要是收藏二戰飛機的博物館,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都常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可見太平洋戰爭打下來,雖然中華民國與美利堅合眾國之間不是沒爆發過矛盾,但是美國對蔣中正的整體評價還是持高度肯定的立場。何以美國如此肯定蔣中正?關於這個問題,筆者已經在先前投稿風傳媒的《二戰之後,中華民國何以成為四強?》這篇文章中做了部分解答。但是對於美國為什麼特別推崇蔣中正這點,卻又不是光靠一場太平洋戰爭就能解答一切的。

蔣中正之所以獲得美國肯定的首要原因,並不是在於他領導國軍消耗或殲滅了多少日軍,而是他以亞洲人之姿抵抗日本,成功瓦解「大東亞共榮圈」的神話。相關內容,甚至被記載於德州的國家太平洋戰爭博物館看板上(取自網路)
蔣中正之所以獲得美國肯定的首要原因,並不是在於他領導國軍消耗或殲滅了多少日軍,而是他以亞洲人之姿抵抗日本,成功瓦解「大東亞共榮圈」的神話。相關內容,甚至被記載於德州的國家太平洋戰爭博物館看板上。(取自網路)

 

美亞太秩序奠基人

在《二戰之後,中華民國何以成為四強?》一文中,筆者指出中華民國之所以獲得盟國肯定的一大關鍵因素,在於國軍對侵華日軍的抵抗破除了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是為了「解放亞洲」的神話。筆者這個論點絕非憑空捏造,而是確確實實寫在美國國家太平洋戰爭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the Pacific War)的館藏上面。

位於德州弗雷德里克斯堡(Fredericksburg)的國家太平洋戰爭博物館,光從擺在博物館名稱最前方的「國家」兩個字,就可以知道這個博物館代表的是美國官方的立場。在「通往東京之路」(Road to Tokyo)的展區入口,館方特別安排了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與蔣中正等盟國領袖的肖像。

而在蔣中正的肖像下的介紹文字,說明了這一切:「蔣中正領導的中國牽制了數量廣大的日軍,同時還駁斥了日本聲稱自己是在解放亞洲的說法,從而成為一個美國關鍵的戰略盟友」(The United States recognized Chiang’s China as a key strategic ally that simultaneously tied down massive numbers of Japanese troops and refuted Japan’s claim to be the authentic force for Asian liberation)。

雖然蔣中正對日本的反抗,同時讓英國與美國受益,可是英國對蔣中正的評價卻沒有美國那麼高。筆者去年曾親自造訪倫敦的帝國戰爭博物館(Imperial War Museum),在裡面就完全沒有看到任何與二戰中國相關的文物。據說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將軍也在去年到訪過帝國戰爭博物館,對於英國不願意承認中華民國貢獻的行為,至今還是耿耿於懷。

那麼為什麼英國如此不屑提及蔣中正?因為20世紀存在的鬥爭,並不只是同盟國與軸心國、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鬥爭而已。美國與英國對於自由世界究竟該由誰來領導,同樣也存在著激烈的爭端。而蔣中正在美英的爭端中,又選擇了與美國站在一起,導致大英帝國的時代提早走入歷史,這是英國對中華民國不諒解的真正原因。

所以稱蔣中正為美國亞洲秩序的頭號奠基人,其實是一點都沒有問題的。而且為了讓美國主導戰後亞洲,蔣中正付出的代價可謂是不少。至少對於翁山、蘇卡諾以及尼赫魯等反西方的亞洲民族主義者來說,中華民國徹底被打成了「西方帝國主義」的走狗。也難怪二戰結束後,由他們建立的緬甸、印尼以及印度等新興獨立國家都靠攏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一個繼續承認中華民國的。

 

其實在國民黨內,始終存在著主張國共合作的左派與期待中日合作的右派「大亞洲主義」者。尤其在清除出左派後,右翼保守實力甚囂塵上,讓蔣中正執行親美政策也遭遇到許多阻礙。尤其被視為孫中山正統繼承人的汪精衛投效日本,對重慶的打擊更是難以用言語形容。(作者提供)
其實在國民黨內,始終存在著主張國共合作的左派與期待中日合作的右派「大亞洲主義」者。尤其在清除出左派後,右翼保守實力甚囂塵上,讓蔣中正執行親美政策也遭遇到許多阻礙。尤其被視為孫中山正統繼承人的汪精衛投效日本,對重慶的打擊更是難以用言語形容。(作者提供)

 

國民黨的「大亞洲主義」

可蔣中正領導中國抗日、反共,壓力的來源還不是只有日本、共產黨以及這些東南亞的民族主義者而已。即便是在中國,甚至於國民政府與中國國民黨的內部也存在著反對他與美國合作的力量。因為提倡「亞洲是亞洲人的亞洲」,把「西方帝國主義」從亞洲驅逐出去的思維,最早就來自於孫中山先生1924年發表的《神戶演說》。

若從孫中山先生晚年「聯俄容共」,又提出「大亞洲主義」的思想來看,蔣中正後來抵禦日本軍國主義與反抗共產主義的鬥爭,未必符合孫中山的意志。也難怪無論是1940年成立的汪精衛政權,還是從毛澤東時代到今天的中國共產黨都以正統的「孫中山繼承人」自居。即便是抗日戰爭爆發後,蔣中正領導的抗戰陣營內對他路線不滿的也是大有人在。

大家都知道,抗戰期間總共有67名國民黨籍的高級將領投效汪精衛政權。由於這些國民黨將領,絕大多數出身西北軍、東北軍以及晉綏軍等地方部隊,人們普遍將他們投敵的動機,歸因於受到中央軍排擠,或者是遭到日軍與共軍夾擊下,不得已而為之的政治手段。反正無論如何,都認為這些將領純粹是基於保存實力或求生存的現實主義考量投敵的。

但是卻沒有人注意到,有將近2/3國民黨將領投靠日軍的時間點,正是發生在1941年12月到1943年11月這段將近兩年的時間內。此刻美國已經參加對日作戰,從常理判斷日本在這場戰爭中失敗的機會很大,可是仍然有孫良誠、吳化文、王勁哉、孫殿英與龐炳勳等知名將領投入和平建國軍的懷抱,不得不讓人懷疑他們是否在政治上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們選擇接受汪政權改編的時候,正好是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最勢如破竹的時候。直到1943年11月,美軍陸戰隊在塔拉瓦戰役中取得勝利,盟軍於太平洋戰場上轉守為攻,日本失敗已經成為既定現實之後,國民黨軍隊大舉叛變的情況才獲得有效舒緩。從這點來看,稱呼他們為「機會主義者」似乎並不過分。而且當中還有不少將領,確實是因為兵敗被俘才歸順汪精衛政權。

可是要說1842年鴉片戰爭以來,影響世世代代中國人的「百年國恥」情緒對這些將領叛變的選擇沒產生影響,應該是不太可能的。畢竟日軍在東南亞取得的勝利,鼓舞的不只是百年來遭英國與荷蘭殖民的緬甸人、印度人、馬來人、印尼人及海外華僑,還包括了今年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中,在元朗地鐵站穿著白衣服毆打抗爭群眾的洪門幫眾。

在1941年香港保衛戰的過程中,包括「和勝和」在內的洪門幫眾,組織了名為「勝利友」的「第五縱隊」,配合日軍進攻英軍。洪門早年曾積極支持孫中山提倡的辛亥革命,之所以如此積極配合日軍進攻英軍,想必是受到「大亞洲主義」思潮影響。可見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風光的這兩年時間內,為數不少的中國民族主義者對「大東亞共榮圈」是有所期待的。

孫良誠、吳化文、王勁哉、孫殿英與龐炳勳並不需要積極配合日軍與盟軍作戰,只要他們不認為日本治理下的亞洲比美國治理下的亞洲差,對盟國的戰略就會產生不利的影響。這不只將導致其他中國軍隊停止對日軍作戰,更會鼓勵淪陷區居民支持日本的「大東亞共榮圈」。對於此刻將重點放在歐洲戰場的羅斯福總統而言,蔣中正放棄抵抗將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事實上,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效命汪精衛的國民黨人,也非全然都是地方將領,還有其實是中央黨部人馬。如1943年2月在山東投敵的厲文禮,就是俗稱「藍衣社」的中華復興社成員。可見以取消「鴉片戰爭」之恥為號召的汪精衛政權,在當時對國民黨內的民族主義者而言還是具有相當號召力的。公然叛變的人不可信,那麼留在抗日陣營裡的,是否就都可信呢?

若非羅斯福的刻意提拔,中華民國國旗在這張海報上,是絕對無法與蘇聯、英國還有美國一起並列世界四強的。尤其史達林與邱吉爾,對蔣中正更是徹頭徹尾的鄙視。這說明蔣中正的抗戰,其實只能得到了美國的真心感謝。(拍攝自國史館開羅宣言70週年紀念特展)
若非羅斯福的刻意提拔,中華民國國旗在這張海報上,是絕對無法與蘇聯、英國還有美國一起並列世界四強的。尤其史達林與邱吉爾,對蔣中正更是徹頭徹尾的鄙視。這說明蔣中正的抗戰,其實只能得到了美國的真心感謝。(拍攝自國史館開羅宣言70週年紀念特展)

 

唯一親美的中國強人

根據美國戰略情報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的檔案,並不是美國不曾物色過其他中國領袖,而是在眾多有能力領導中國抗日反共的領袖中,只有蔣中正符合美國同時反對法西斯與共產黨的國家利益。比方說山西地方實力派出身的第2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從1940年開始就基於壓制共產黨的目的與日軍有所勾結。

閻錫山手下的晉綏軍第61軍,甚至還與日軍相互以「友軍」稱呼,可見他的作戰重心早就不在對日作戰上。而蔣中正的左右手,時任軍政部長的何應欽將軍,更被戰略情報局評估為「親日派」的代表人物。西安事變爆發時,何應欽就大力主張以中央軍進攻劫持蔣中正的東北軍與西北軍。包括戰略情報局的文獻在內,多主張何應欽不惜藉此機會將蔣中正一起產剷除掉。

若1937年國民政府是由何應欽領導,中華民國極有可能全面倒向日本,進而成為軸心國集團的一員。縱然曾經爆發過「史迪威事件」(Stilwell Incident)這樣的激烈衝突,但是美方對蔣中正的抗日意志從來不曾有過懷疑。倒是對何應欽將軍,存在相當程度的提防。無論是閻錫山還是何應欽,都是在蔣中正的監管下才打消親日的念頭。

後來也因為日本呈現敗局的速度夠快,身為「機會主義者」的閻錫山才開始積極配合美軍作戰。不過當他麾下的晉綏軍第34軍與戰略情報局合作抗日的同時,晉綏軍第61軍和日軍聯手圍剿8路軍的任務卻還是沒有解除。至於何應欽將軍,則在駐華美軍司令魏德邁(Albert C. Wedemeyer)將軍安排他出任掌握美援部隊的中國陸軍總司令後,徹底加入了抗日陣營。

若非蔣中正仰賴黃埔系部隊加以管控,外加美國的工業生產及動員能力過於可觀,足以威攝國民政府內的親日派,否則中國抗日力量早就土崩瓦解。蔣中正以頑強的意志力留在盟國陣營,拒絕日本開出的各種有利條件單獨停戰,是他獲得美國肯定的關鍵原因。只是很少有人知道,除了日軍與共產黨之外,戰時中國有如此之多的「內部敵人」存在。

無論是從後勤補給還是意識形態的考量,中共都難以成為華府信賴的盟友,原本親共的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Patrick Hurley),在延安與毛澤東會面後,成為頑強的反共人士。(取自美國國家檔案館)
無論是從後勤補給還是意識形態的考量,中共都難以成為華府信賴的盟友,原本親共的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Patrick Hurley),在延安與毛澤東會面後,成為頑強的反共人士。(取自美國國家檔案館)

 

共產黨能否取代蔣中正?

接下來,則是要討論在蔣中正政權垮台的情況下,延安的中國共產黨有沒有可能取代國民政府,成為與美國合作的抗日力量。有不少美國左派學者對此深信不疑,並以1972年毛澤東與尼克森結成「反蘇同盟」為由,認為中國共產黨只是打著共產主義旗幟的民族主義者。既然毛澤東都可以與美國合作反對蘇聯老大哥,那與美國合作共同抗擊日本軍國主義自然更沒問題。

至於資本主義國家援助共黨游擊隊抵抗軸心國的案例,無論是在歐洲還是亞洲戰場上都相當常見。尤其本身還保有皇室,理應為共產主義頭號「階級敵人」的大英帝國,便時常在「打擊法西斯」為第一優先順序的原則上,選擇武裝有共產黨背景的抵抗力量。只因為在意識形態的光譜中,代表極左翼的共產黨與代表及右翼的法西斯勢不兩立。

有些時候,為了支持共產黨,英國甚至不惜出賣原本扶持的反共代理人。比方說南斯拉夫戰場上,原先英國給與外交支持,並提供軍事援助的塞爾維亞反共游擊隊「切特尼克」(Chetniks),就因為抵抗德義兩軍不力的關係遭到拋棄。英國不只轉而承認共產黨人狄托(Josip Tito)領導的南斯拉夫人民解放軍,還將「切特尼克」視為德軍幫兇,派出皇家空軍噴火式戰鬥機施以炸射。

在亞洲,與大英國協部隊配合最積極的兩支抵抗勢力分別為華南的東江縱隊及星馬地區的馬來亞人民抗日軍,都是以華人為主力的紅色游擊隊。然而站在美國的角度,選擇拋棄國民政府去與共產黨合作,一直都存在客觀與主觀上的問題。客觀上來看,延安距離英美盟軍在印度的後方基地太過遙遠,難以靠「駝峰空運」實施空中補給。

1944年6月,美國陸軍航空軍派遣第20轟炸機司令部B-29超級空中堡壘轟炸機進駐中印緬戰區,以成都為基地對日本本土實施空襲。毛澤東眼看機會來了,曾向第20轟炸機司令部司令李梅(Curtis E. Lemay)提議在延安修建B-29基地,取代國民政府成為美軍轟炸日本的夥伴。李梅並不排斥與中共合作,但仍以「後勤補給」困難為由婉拒了。

除了「補給困難」外,任何美軍飛機飛往延安的途中都將經過國民政府控制區的領空。若美方真的學習英國在南斯拉夫的做法,把承認對象由蔣中正調整為毛澤東,勢必將引起國民政府的敵視,切斷飛往延安的航線。中華民國空軍甚至不需要派出戰機攔截美軍運輸機,因為美軍C-46與C-47等運輸機都不具備由印度阿薩姆邦直飛延安的航程,必須要在國府控制區的機場加油。

承認共產黨最大的危機,對美國而言還將導致國民政府真的轉換陣營加入軸心國,破壞羅斯福總統「維持中國對日作戰」(Keep China in the War)的戰略。主觀上來看,則是羅斯福雖然主張國共合作一起抗戰,但私底下也深知中國共產黨在意識形態上偏向蘇聯,未來終究會成為美國的敵人。日本投降後,美國在亞洲的競爭對手不是只有英國,還將包括蘇聯。

假若國民政府真的在抗戰結束前垮台,迫使美國必須承認中共來抵抗汪精衛政權,蘇聯勢必也將提早派兵介入中國戰場。在缺乏中央政府的情況下,蘇聯可以美軍友軍的身分,更加名正言順進入華北戰場武裝8路軍。毛澤東甚至還可能跟狄托一樣,在日本投降前就發展出自己的空軍與裝甲兵。可這樣的結果,只會換來中國提早成為共產主義國家,加入蘇聯的勢力範圍。

不只是中國,南韓與日本本土,至少北海道地區都將為蘇聯紅軍拿下。即便是日本本土,恐怕也不會完全由美軍單獨佔領,甚至還會有相當部分的紅軍甚至8路軍進駐。這樣的情況下,即便中共後來與蘇聯翻臉,美國也不會發展出如現實般在東亞的龐大影響力。就如同後來狄托與蘇聯翻臉,但是美國對巴爾幹半島的影響力依舊有限。

1945年9月9日在南京何應欽接受岡村寧次投降的何應欽,在西方人眼中一直是著名的「親日派」代表人物。(作者提供)
1945年9月9日在南京何應欽接受岡村寧次投降的何應欽,在西方人眼中一直是著名的「親日派」代表人物。筆者過去讀的許多英語資料,包括戰略情報局檔案都認定,何應欽是可能帶領中國投向法西斯陣營的保守派將領。無論如何,他終究還是沒有投降日本,而且還在魏德邁將軍指派下出任中國陸軍總司令。(作者提供)

 

沒被實現的自由亞洲

蔣中正固然是撐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但是對日抗戰已經給國民政府造成重創,外加後來一系列接收、裁軍以及社會動員的政策失敗,外加杜魯門政府沒有以支援西歐盟邦的力道來支援中華民國政府戡亂,導致中共席捲大陸的悲慘命運。失去了大陸的中華民國,自然失去了對東亞周邊國家的號召力,讓羅斯福與蔣中正建立戰後亞洲新秩序的構想功敗垂成。

此一秩序將以中華民國出陸軍,美國出海空軍的模式推行,同時針對北方的蘇聯與東南亞的英國勢力。從美國1946年11月支持中華民國海軍接收南海的情況來看,整個東南亞的政治態勢將出現驚人變化,華人很有可能成為馬來半島的主導力量。在華人至少能與馬來人平起平坐的情況下,星馬兩國未必會走向分裂的局面。

中美合作對抗蘇聯的局面,也不必等到1972年尼克森訪問大陸,而且雙方合作的程度也只會更加密切。除了在中蘇邊境設置中央情報局的情報站外,原本在成都供B-29使用轟炸日本的四座機場,則將繼續由美國空軍戰略航空司令部(Strategic Air Command)的B-29、B-36、B-47與B-52等轟炸機駐防,成為美國對華沙公約組織實施核威嚇的另外一個重要據點。

在中華民國政府繼續控制大陸的情況下,北韓或許還會繼續存在,但是胡志明不是被消滅,就是必須要被迫取消推行共產主義的政策。越戰將得以被徹底避免,韓戰的規模也將變得相當有限。當然在中華民國失去大陸的情況下,這一切都已經成了幻影。所幸因為韓戰爆發的緣故,中華民國與美國才重新建立起了二戰期間的盟友關係。

而在日本處於戰後重建階段,且不被盟國允許發展攻勢武力,南韓與南越則同時忙於面對北韓、北越戰爭威脅的情況下,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擔當了在亞太地區鞏固「美國秩序」的先鋒角色。而這樣的角色,固然是確保了台灣不被中共拿下,並發展出了令舉世稱羨的經濟及政治奇蹟,但卻也讓中華民國成為戰後新興獨立國家厭惡的對象。

毫無疑問,這些厭惡的根源來自於蔣中正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與美國合作拆解了「大東亞共榮圈」。畢竟印尼、緬甸及印度等國的領袖,絕大多數為二戰期間接受日軍培訓的民族主義者。到了冷戰時代,他們又進一步把中華民國視為「侵略者」及「恐怖組織」掛勾。是什麼原因,讓這些民族主義者如此痛恨「蔣介石」(Chiang Kai-shek)呢?未來筆者將繼續向各位讀者一一介紹。

2015年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National WWII Museum)歷史研究處處長胡森(Keith Huxen)博士訪問台灣,拜會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馬英九先生。(取自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
2015年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National WWII Museum)歷史研究處處長胡森(Keith Huxen)博士訪問台灣,拜會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馬英九先生。(取自美國國家二戰博物館)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