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觀點:搭柯文哲便車進總統府?郭台銘別再鬧了!

2019年08月18日 06:40 風傳媒
郭台銘雖有參選意願,但若選總統勝算不高,很可能會寧可棄選。(林瑞慶攝)

郭台銘雖有參選意願,但若選總統勝算不高,很可能會寧可棄選。(林瑞慶攝)

郭台銘參加國民黨總統候選慘敗收場,本以為他會從挫敗中認清政治現實,也看清自己的斤兩,從此遠離政治戰場,回到熟悉的企業戰場。沒想到憤恨難平的他,看到柯文哲開了一輛台灣民眾黨的新車過來,向他招手說,付一筆錢就送他進總統府當總統,郭台銘似乎還真動了心。 

郭台銘四月間投入國民黨初選,折騰整整三個月,對他對國民黨對台灣都是一次折騰。自己人格特質的弱點暴露無遺,敗的難看有損世界級大企業家的顏面,還讓國民黨陣腳大亂,掀起慘烈內戰,以致於元氣大傷。他的財大氣粗競選方式,壞了選舉風氣,也讓一些名人與媒體被他收買的傳聞傳的沸沸揚揚,導致名節大損。 

折騰好不容易過去了,難道又要再來一場次更大的折騰? 

郭台銘事業卓然大成,舉世欽敬,但畢竟是政治生手,舉手投足畢現外行,選總統已經窘態具現,萬一當上總統,缺乏養成教育的新手上路,更將難以想像如何能勝任?何況他的包袱太多太大,人格特質格格不入,當總統一定搞得天下大亂。 

初選過程明顯暴露郭台銘根深蒂固的商人性格非常不適宜當政治領袖。首先,他霸氣外露,脾氣暴躁易怒,以前常當眾羞辱員工,他們忍氣吞聲,但政府官員,政治人物和公務員可不是他的家奴,怎能任他糟蹋?例如,他駡立法委員蕭美琴時揚言,「我要告訴白宮,民進黨就是這樣!」又如他到桃園掃街拜票時,自爆與商總理事長賴正鎰的恩怨,賴正鎰多年前介紹他買一處辦公廳,他向當時的台北市長郝龍斌打聽後,卻發現該建案只能做住宅使用,所以決定不買,這就罷了,還說當選總統後「第一個查賴正鎰的帳」,這分明是公報私仇。 

他粗魯無文,常妄自尊大,妄竟然說出:「我給中國飯吃,不像有人跟中國要飯吃。」這種狂言令人作噁,但當總統一言足以喪邦,他本性難移,如何能扮演好總統的角色? 

政府領導人的行事作為和企業家南轅北轍。企業家可專斷獨行,政治領袖則需傾聽民意、調和各界不同利益,一意孤行而不知妥協,必然激引內外衝突不斷。長久獨裁、霸道慣了,言行粗暴、自大的郭董,萬一當總統,恐只會為已嚴重撕裂的台灣加深對立,激化衝突。 

郭台銘儘管不失草根性,也做很多公益,但初選過程中的表現顯示他缺少對基層的關懷和同理心。他一再標榜自己黑手出身,靠打拚成為台灣首富,但他早已不是平民,更乏庶民心態。看農民,是一貨櫃鳳梨值幾顆半導體?看勞工,就算成本,難怪被責為「血汗工廠」老闆。 

郭台銘沒有經過民主選舉淬煉,有太多被對手攻擊的軟肋和個性,而且脾氣暴躁,一受攻擊就勃然大怒。一個欠缺忍功和EQ太低的人,根本不適合擔當大位。 

有人說,美國總統川普也是政治素人,性格同樣霸氣而暴躁,不也是聲望維持在基本盤之上?這可不一樣。台灣不像美國實力雄厚,我們資源有限,經不起領導人任性折騰。川普的任性施政,朝令夕改,經常霸凌和犧牲他國利益,甚至不甩世界既存規則,很多國家敢怒敢言卻不敢不順從,這是懾於美國的淫威。台灣沒有這般實力,處境敏感,沒有霸道、任性、試錯和暴衝的空間。 

20190816-台北市長柯文哲16日上午於台北市政府接受媒體訪問。(方炳超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組黨,頻頻向郭台銘招手。(方炳超攝)

郭台銘經營事業有成,以為這個長才就可以帶領台灣走出低迷的困境。其實,會經營和懂經濟是兩碼子事,何況郭台銘的經營經驗限於電子代工產業,對其他製造業、服務業、農漁業完全外行;自己會賺錢,和整個國家經濟發展有很大不同。郭台銘宣揚自己很懂經濟,推廣他自己一知半解的AI技術,連到果園都說可以用機器人採摘水果,還說要帶農民去美國運用AI經營農場,搞得農民一愣一愣的。他當上總統,若還執迷於用AI思維凌駕經濟大計,加上自己特立獨行的霸道個性,叫人家行政院長、國發會主委、經濟部長、科技部長如何做事?主管官員個個靠邊站,全聽他一個人的,國家經濟能均衡有效的發展嗎? 

郭台銘管理企業有一套,以為這就可以把政府和社會管的井井有條、效率超高而又服服貼貼的,這根本是嚴重的誤解。管理企業和管理政府不截然不同。企業追求單一目標,可以靈活操作,員工唯老闆意志是從。政府權力分力,法令繁多,政務官是求來的,事務官有保障,議會緊盯政府,政黨鬥爭激烈,所以政府首長處處受掣肘,極難肆意實踐個人意志,而須有超強的溝通、協調與折衝能力,才能推動政務。郭台銘鴻海的超強執行力能根本無法移轉,甚至將招來反作用力而到處碰壁。 

更嚴重的是,利益衝突問題根本無解。他的鴻海帝國和中國的利益犬牙交錯,彼此相濡以沫,當上國家首腦如何能切割清楚而保持公私分際?如何不受制與中共?這一點連柯文哲都質疑:在大陸有八十到一百萬員工,如何能讓人放心?在兩岸關係千絲萬縷而又險峻異常的情況下,在中國大陸的龐大企業究竟對行使台灣總統職權有何影響,根本無法解決,未來也難建立公信力。 

有人認為,中國大陸與鴻海之間的關係是相互依賴的:中國仰賴鴻海的技術提升生產力、與蘋果的關係打入全球價值鏈、促進出口、增進就業、增加官員績效與促進經濟成長。鴻海則仰賴中國所提供大量的稅務優惠、基礎建設的支持、充裕而具性價比的大量勞動力、完整的供應鏈等。然而,在台灣或鴻海與大陸之間利益衝突出現時,哪方的威脅力量大些,就成為博弈的角力焦點了。只要中國方面存在可信的威脅空間, 就可能使郭台銘無法將國家利益置於首位 ,那他治理國家能否超然於企業利益誘因之外,就面臨嚴峻考驗了。 

郭台銘以他霸道管理和霸術經營的成功經驗,轉入政治領域若不能徹底轉換腦袋,將被認為非常欠缺民主素養。他的名言「民主不能當飯吃」,早已被攻的體無完膚,這種心態置身於民主政府體制中,將是寸步難行,招引各政黨、公民社會、媒體與民眾的強烈反彈。 

在國民黨全民調初選中,民眾已經清楚表明無法接受郭台銘成為總統候選人,但他不肯服輸,現在喜見柯文哲招手要他搭便車,說要將他送進總統府,他或許會心動,在初選中嘗過他甜頭的人必然鼓動他再投入。我們不怕他在選舉中又在出盡洋相,擔心的是這位人格特質、身家背景、事業利益和總統職權如此格格不入的人,萬一真的成為國家領導人,則國家和人民可能隨時面臨無法預測與掌控的危險與禍患。 

省省吧,郭董,做一個可愛的果凍就好!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前中央通訊社董事長,前中選會委員。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