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比基尼就不是好媽媽?美國女子與沙烏地阿拉伯丈夫離婚 竟因「太西化」痛失女兒監護權

2019年08月19日 09:10 風傳媒

32歲美國女子維拉8年前為愛搬至沙烏地阿拉伯,與沙國丈夫結婚後,在當地一所女子大學任教,兩人育有一名4歲女兒扎伊娜。維拉與丈夫的婚姻在去年觸礁,根據沙國法律,女性在離婚後將自動獲得子女監護權,但沙國法官7月宣判維拉失去女兒的監護權,理由是她「太過西化,無法好好照顧孩子」,又稱「待在家履行家長角色,並非男性的天職,」最後將扎伊娜的監護權判給維拉的前婆婆。

維拉(Bethany Vierra)的父母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法院的上訴期限至18日截止,他們如今擔心將永遠失去女兒和外孫女:「如果扎伊娜(Zaina)無法離開,她(維拉)也不會離開。」

生活方式「不夠伊斯蘭」遭剝奪監護權

根據法庭文件,維拉前夫的律師把她在社群媒體上穿著比基尼、瑜珈褲、披散頭髮的照片提交給法庭,作為她過著「非伊斯蘭」生活的證據,指控維拉的社群頁面充滿「裸露、男女混雜,以及許多與我國宗教、傳統習俗相悖的事物和行為」,甚至連維拉過去曾參加世界級藝術活動「火人祭」(Burning Man),都成為指摘她是不適任母親的「罪證」。

維拉在法庭上則反駁,她的帳戶並未公開,那些照片是在美國拍攝的,反控前夫才是失格父親,聲稱他有言語暴力及使用毒品的問題,並提供前夫在女兒面前抽大麻、辱罵妻子的影片為證,但遭前夫全盤否認。

法官最後在判決中寫道:「這名母親是外國人,對伊斯蘭文化相當陌生,仍然認同她過去生長環境的習俗與傳統,必須避免讓(扎伊娜)接觸這樣的習俗與傳統,尤其是在她年紀尚小的情況下」,宣判維拉不得擁有女兒的監護權。

維拉氣憤地指控:「就因為他(前夫)『對真主發誓』,我提供的證據就完全被無視了。」人權觀察(HRW)組織女性權益資深研究員貝岡(Rothna Begum)則指出,沙烏地阿拉伯的法官全是男性,「他們受伊斯蘭教法薰陶,遠勝於(考量)兒童的最佳利益。」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可提出離婚,並自動獲得子女的監護權(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可提出離婚,並自動獲得子女的監護權。(美聯社)

前夫仍是她法律上的「監護人」

維拉在7月接受《紐約時報》(NYT)採訪時則表示,為了與女兒生活在一起,她承諾將留在沙烏地阿拉伯,讓扎伊娜可以與她的親戚來往,更為此創立瑜珈工作室,希望能養活母女兩人,但這份工作在法庭上卻成為她無法好好撫養女兒的理由。

維拉當時還說,即使她已和前夫完成離婚手續,但根據當地法律,前夫仍然是她在沙國的「監護人」,憑藉監護權限制她的人身自由,阻止她在去年耶誕節返美探親,她的居留期限也因此過期,只能以非法身分滯留沙國。(報導披露後,沙國當局已給予維拉合法居留身分)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也可以到電影院欣賞電影(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如今也可以到電影院欣賞電影。(美聯社)

「未嫁從父、出嫁從夫」的沙烏地阿拉伯女性

沙烏地阿拉伯採行嚴格的「男性監護人制度」(male guardianship system),沙國女性舉凡開立銀行帳戶、租屋、進行特定手術,都必須取得男性監護人的許可,部分大學及企業甚至會要求女性在入學或到職時提出監護人同意書。未婚女性的男性監護人通常為父親或兄弟,結婚後自動轉為丈夫,若已無年長男性親屬,甚至可由已成年的兒子擔任。貝岡指出,男性監護人制度背後隱含的觀念是「女性不夠格,而男性懂得更多」。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2018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沙國在全球149個國家中排名第141名。儘管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近年陸續撤銷多項禁令,開放女性駕車、上電影院、單獨出國旅行,但沙國女性在法律上仍猶如次等公民,僅享有男性一半的繼承權,而在法庭作證時,一位男性的證詞等同於兩位女性的證詞,這樣的差別待遇也使維拉的處境更加不利。

維拉目前正在與時間賽跑,盡可能在18日大限前蒐集必要文件,就監護權判決提出上訴,邁倫告訴CNN,法院警告維拉不要將一切訴諸媒體,並稱她在未來10年內都不得離開沙國:「維拉不會放棄的,因為這是她的女兒。但我們也明白,她正在做的事可能會讓她失去性命,我們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