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迷因、電競文化與種族主義,如何讓美國白人青少年走入極端思想

2019年08月20日 11:30 風傳媒
網絡時代給青少年教育帶來新的課題。(BBC中文網)

網絡時代給青少年教育帶來新的課題。(BBC中文網)

最近,一名母親發佈的一個帖子在網上傳開。她認為男孩們在使用網際網路的時候受到極端主義的思想毒害,表示相當擔憂。她認為這對於家長來說是一個警訊。

在一個任何人都幾乎能夠在網上接觸到任何內容的時代,美國的白人男孩似乎特別容易受到網上危險的激進化思想影響。

在美國,很多宗大規模槍擊案的嫌疑犯都有三個共通點:他們都很年輕,都是白人,都是男性。

德克薩斯州艾爾帕索市槍擊案造成22人死亡,嫌疑人被認為是在網上發佈過種族主義的宣言。

在代頓市的致命襲擊事件發生之後那一天,負責調查的警方表示,槍手曾受到「暴力意識形態」的影響,但是未有公開具體動機。

網際網路的危險性對於家長和老師來說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這些新近發生的悲劇引發了新一輪的辯論。在美國,養育白人男孩的家庭能夠或者應該做什麼?

喬安娜·舒羅德(Joanna Schroeder)是生活在洛杉磯的一名作家、媒體評論人和三個孩子的母親。她說:「大概一年前左右,(我們的孩子)開始問一些聽起來像是直接來自另類右翼人士的問題,從那時候開始,紅燈就亮起了。」

她向BBC表示,她兩個兒子當中有一個開始提出一些「經過狡猾包裝的另類右翼立場」,問的問題都是像為什麼黑人能模仿白人文化而白人不能模仿黑人文化之類的。她開始發現,與她孩子同齡的男孩都在互相說一些帶有性別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梗——似乎就是從網路論壇上傳開來的。

上星期,舒羅德女士 在推特(Twitter)上發佈 的一連串推文引發廣泛議論。她講的是在一個能輕易接觸到極端主義觀點的世界裏養育白人男孩,要如何監察他們的社交媒體和教會他們同理心。推文得到了將近18萬點讚、8500條評論和分享。

「不是所有玩笑都能顯示你的孩子正在接受危險的意識形態,」她說,「當孩子們說一些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或者歧視同性戀的玩笑時,父母要問自己的最大問題是,孩子們是否理解自己說的那些話背後更深的暗示。」

但是有些人卻批評她,建議在社交媒體上監視,是侵犯了孩子的隱私,是反應過度。

另一些人則說,這種說法並不只對白人男孩適用,將焦點放在種族上使得這個議題不具有廣泛性,從而產生問題。他們也直指主流媒體帶著偏執和白人至上的意識來一併看待所有保守或者非自由派的觀點和價值。

一些專家表示,社交媒體的運算法正在全世界範圍內助長極端主義觀點,並在網上製造迴音壁效應從而助長陰謀論。雖然受到網路宣傳影響的肯定不僅是男孩,但是至少在美國,年輕男性是特別容易被誘導出暴力行為的。

一個回覆舒羅德女士推文的少年說:「我在高中親眼看到發生在我周圍的人身上的事,看到那些受嚴重影響的人和不那麼受影響的人之間形成了多麼大的鴻溝。」

比如,YouTube上一段關於電競的影片,可能就會帶有一些含政治意味的暗示。

「而那可能是一些精心打造的吸引年輕男性的內容,」舒羅德說,「他們看過一條之後,接下來的一系列影片可能就會越來越極端。」

Boy playing video game
 

本月較早前, 《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調查報導 ,探討YouTube如何通過系統性地推送陰謀論的頻道和極右翼的內容來將巴西的極右勢力推上權力寶座。

《紐約時報》報導,在巴西的學校、公共衛生系統,當然還有政界,都已經能看到有方向地引導這些內容所帶來的效應。在當選總統前,雅伊爾·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已經是YouTube上巴西極右翼群體當中的一顆明星。

湯姆·拉德馬赫(Tom Rademacher)是明尼蘇達州一名八年級的老師。他表示,學校可以做得更多,進一步在不打擊任何特定的政治或意識形態團體的前提下「干預其中一些極端化的思想」。

「我們應該傳授批評性思維和同理心。我們不應該教導孩子應該想什麼,但我們可以教孩子們如何傾聽那些想法和他們不一樣的人。」

為什麼針對白人男孩?

根據 聯邦調查局(FBI)一份分析2000至2013年各種槍擊事件的報告 ,63%的槍手是年輕或者中年的白人。相較之下,第二高比例的族群是非裔美國人,佔16%。

《瓊斯夫人》(Mother Jones)雜誌進行的 一項調查 收集了1982至2019年大規模槍擊案兇手的數據,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大多數是年輕的白人男性。

7月,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向美國參議院表示,本土恐怖主義案件當中的大部分是「由某種你可以說是白人至上主義的暴力所引發的」。

密西西比州立大學社會學教授瑪格麗特·海格曼教授(Prof Margaret Hagerman)用了兩年時間研究一批白人富裕家庭和他們有關種族的教育和討論方式。

海格曼教授說,她驚訝地發現,很多這些父母都認為,他們的孩子對於種族沒有概念,是「色盲」的。

「當我花時間與這些孩子們一對一相處,或者當他們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時,他們對於種族、種族主義和不平等明顯是有各種想法的,」她說。

「孩子們是通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來習得關於美國種族的一切。」

她說,父母應該思考他們要如何建構孩子的成長,以及生活在一個白人社區、在白人為主的學校上學,會如何「傳達特定的信息」,令孩子們在遇到網上的白人至上意識形態時猝不及防。

「我經常聽見一些父母告訴我,他們對於和其他成年人談論種族感到不自在。我對此感到詫異,因為如果成年白人都不能和其他白人對話談論美國的種族,他們如何能夠與孩子們進行這些討論?」

拉德馬赫說到他班裏有一群白人男孩屢屢以他相信是來自網路論壇的方式嘲笑不同的種族、性別和性向人士。責罵並沒能阻止這種行為,於是拉德馬赫就邀請他們一起吃午飯,討論一下。

一個學生告訴他,「作為白人男孩,他們總是擔心被說成是種族主義者,所以他們只是自己的私群裏互相開這些玩笑,幾乎是一種苦中作樂——以此來嘲弄他們最害怕和令他們最受冒犯的東西。」

拉德馬赫說,在談論過如何分享他們的感受之後,其中一些男孩甚至加入了學校裏的反種族主義領導小組。

「他們還是年輕的男孩,」拉德馬赫強調說,「他們正在試圖摸索界限在哪裏。為什麼有些事情是好笑的,為什麼有些又是帶有冒犯的。」

他說,現今白人青少年的育成是「正中激進化思維下懷的」,因為廣泛的文化變遷令他們感覺受到主流社會的攻擊。

他還表示,網路迷因(meme)文化、電競文化和白人民族主義文化可能會彼此交集互相誘發,他們很容易在不自覺的情況下越界。

成年人從自己做起

舒羅德說,父母需要干預,因為小孩很少會停下來批判性地審視他們從網上聽到的觀點。她建議,家長應該問孩子從哪裏聽到這些說法,告訴他們,你想要了解前文後理。

「我一開始總是會說,『我知道你不是想傷害任何人,所以我想要向你解釋,那個笑話為什麼不合適,為什麼它是傷人的,這樣你就會知道為什麼我們不希望你再那樣說。』」

拉德馬赫說,重要的一點是,老師們也應該記住,家長在孩子被羞辱的情況下也會產生逆反心理。「寫郵件給家長說,我認為你的小孩將會成為一個白人種族主義者——這是不負責任的。」

但是,很多家長也擔心,他們的孩子在網上會看到什麼。

Composite image of Connor Betts and Patrick Crusius
代頓和艾爾帕索槍擊案的兩名槍手:康納·貝茨(Connor Betts)和帕特里克·克魯修斯(Patrick Crusius)。

「我們過去犯的那種愚蠢的錯誤,現在足夠令你在全國新聞裏被報導一星期。所以,如果你能夠令家長配合,情況就會好很多。」

拉德馬赫表示,將這些概念變成一個為期一年的課程,將會是對抗網路激進化的簡便方法。家長害怕這會變成「反白人」思潮,這是不必要的。

「我的意思是,教室可以變成一個讓孩子們探討這個問題而不用尷尬的地方。如果我們對一個群體進行羞辱,就是將他們推向更消極的方向。」

用舒羅德的話說就是:「我們的孩子需要知道,我們期望他們是友善,懂得尊重和誠實的——這不是因為我們覺得他們現在不是這樣,而是因為我們知道,他們的內心本是善良的。」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BBC News 中文 致力為全球華文受眾提供獨立、可信、中立,同時擁有國際視角、深度、廣度和維度,覆蓋新聞時事和文化教育等多方面內容的綜合數碼時代多媒體平臺。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