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三件事看進步陣營的分崩離析

2019年08月21日 06:00 風傳媒
作者指出,覺青對於進步陣營時常擁有無法理喻的支持,但當他們越支持、越進步、越激進,就越把保守力量向外推,直接導致上次大選民進黨在公投跟縣市的慘敗。(資料照,陳品佑攝)

作者指出,覺青對於進步陣營時常擁有無法理喻的支持,但當他們越支持、越進步、越激進,就越把保守力量向外推,直接導致上次大選民進黨在公投跟縣市的慘敗。(資料照,陳品佑攝)

時代力量的崩解無疑是對進步陣營的一次考驗,對於各種聲音、各種需求是否可以整合的驗證,事實證明我們很難看到他們願意真正的跟我們印象中的政治人物一樣坐下來談談怎麼一同面對未來,那這樣的堅持只會導致現在進步力量逐步分裂,最後都取決再民進黨是否願意禮讓生存空間。

覺青的反覆

覺青一直是主導進步路線的中堅力量,包含許多社運團體、外圍組織、自發活動等等,當然這些帶領台灣前進的力量一定是功不可沒,只是當他們慢慢浮現到政治舞台,是不是可以跟他當初走上舞台一樣單純而奮不顧身就很難說了,我們先不說太陽花大將林飛帆有沒有為五斗米折腰,但是從柯文哲、黃國昌就可以感覺到無所適從到底這群人面對政治運轉道地是何居心,從柯文哲出來競選、青年齊聚還幫忙拉票,到最近一次含淚投票再去網路唾罵柯文哲;從黃國昌被封作戰神,義所當為毅然為之,到被罵國民黨打手,甚至作為時代力量分裂的導火線。

覺青對於進步陣營一直是這樣無法理喻的支持,而當覺青越支持、越進步、越激進,就越把保守力量向外推,直接導致上次大選民進黨在公投跟縣市的慘敗,但覺青從不罷手,或許是向自己的理想輸誠,想鬥倒眼前所有人,讓自己的力量、理想,可以遍佈在這塊土地,但是他們忘記當這些人都進入政治舞台,就不那麼單純的只做一件事,而他們群起而攻之的結果就是把所有保守力量都推離開民進黨,或是推離開進步力量的光圈。

選舉制度使然

吾人皆知,我國在地區性議員選舉是複數選區制,這樣可以讓小黨容易生存,因為只要該選區有一定人數支持該黨就足夠選上一席議員,但再向上提升的立委就從來不是這麼回事,立委所包覆的區域更多,如果沒有堅定而多層次的基礎很難在區域立委搶到席次,就算是基礎的藍綠相爭都是,更遑論橫空出世的小黨,當然這也不是說是那麼基本的樁腳、搶人頭的傳統選戰,只是在這樣層級之下我們很難看到理念的選戰可以奏效,那不免就是要回歸基本盤根樁腳動員。

那不分區立委當然就可以是個著墨點,所以這次可以看到柯文哲預計提好提滿,但是我們回頭看上次時代力量的不分區立委席次卻是因為綠軍大舉回流、基本盤鞏固讓時代力量大受挫敗,先不論立場問題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就算小黨有辦法有地區議員根基,要向上爭取勢必要先過藍綠這關,可是傳統藍綠都會優先提名自己人,除非要用大家一起選不上來當作威脅,不然藍綠根本不會給小黨生存空間。

面對民進黨釋出善意禮讓立委選區提名,黃國昌依然「走自己的路」。(郭晉瑋攝)
面對地區的選戰,不少小黨必須要倚靠藍綠兩大黨的禮讓,才有機會殺出一片天。圖為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近期即便他受到民進黨禮遇,但依然決定不選。(資料照,郭晉瑋攝)

民進黨的最後一擊

民進黨在初選結束之後就進入戰鬥狀態,總統保衛台灣、行政院長主政、副院長管高雄,這樣的戰鬥模式讓民進黨在之後所有的戰鬥中都可以從容應對,不若國民黨還有奸臣內賊,還要時時刻刻想如何安內攘外。

這樣的情況下民進黨站穩根基,他大可不必再讓時代力量或是柯文哲還有生存空間,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時代力量立委為了換取繼續執政的機會而向民進黨輸誠、紛紛離開,那這樣的體質很明顯會是民進黨收攏戰局的一步,雖然我們還是可以看的到禮讓,但是讓一個高雄起家的基進黨去打台中的艱困選區,這樣真的跟上次時代力量的禮讓有一樣嗎,或是只是要求一個在野大聯盟的美名,但更真實可見的是民進黨慢慢收攏戰場,把時代力量先吸收進來再慢慢換上自己人,把選不上的選區所幸做個人情省的以後高雄還要有人一起分,加上上述兩個重點讓進步路線小黨更加分裂,在地方選區彼此廝殺,等到兵疲馬困的時候民進黨在大大方方地接收,下次在培養一群人做一樣的事,到底覺青、進步力量,還要這樣漫無目的地晃悠台灣政壇多久。

*作者為台大學生。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