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動搖,北京扶植深圳取代?

2019年08月21日 15:50 風傳媒
香港過度高昂的房價,造成社會弱勢階層的痛苦。(郭晉瑋攝)

香港過度高昂的房價,造成社會弱勢階層的痛苦。(郭晉瑋攝)

香港「反送中」抗爭行動已經持續兩個月多,警民對峙愈演愈烈,參與抗爭的民眾擴散到各領域,抗爭方式也觸及金融體系。有港人發動「八一六擠兌運動」,呼籲港人到銀行提光存款,癱瘓金融體系,目標是中資銀行。也許香港金融體系早有因應,當天擠兌潮並未出現,卻讓外資緊張萬分。

中國資金門戶、全球第三金融中心

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僅次於英國倫敦與美國紐約,也是全球公認最自由的經濟體,有著自由貿易港與開放的金融市場,這也是香港政府最自豪之處。

香港在英國殖民管轄期間,發展出成熟的金融體制,成為東西貿易與資金交匯輻輳點;在中國鎖國期間,香港扮演中國對外貿易的據點;在一九八○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後,香港成為中國對外籌資與資金流通的門戶、對國際金融接觸的窗口。

反送中期間港股變化
反送中期間港股變化

然而,反送中已經逐漸動搖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當前最重要的指標是:中國最大電商阿里巴巴預計九月在香港港交所掛牌的計畫傳出延遲,這對香港金融市場是一大警訊。

阿里巴巴赴港第二上市案,是全球金融市場注目的焦點,預計籌資一百億美元(約三千億元新台幣),是近九年香港最大的掛牌上市(IPO)案,也是今年全球最大的籌資案。原本是中國為了向美國宣示,中國仍是世界最有籌資實力的國家,也凸顯香港金融地位不輸紐約。

然而,港人反中的氛圍瀰漫,外資觀望氣氛濃厚,影響阿里巴巴在港上市的進程。若九月貿然籌資,萬一外資不捧場,募資不如預期,將會讓中國顏面無光。暫緩上市對阿里巴巴及中方而言,應是不得不的選擇,另外也意涵著北京對港股籌資能力的疑慮。

憂武警可能進駐,外資考慮撤退

另一個警訊是,八月十八日港人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發動一七○萬人集會之際,中國發布要將廣東深圳建設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認為此舉有利於「粵港澳大灣區戰略」的進行,豐富「一國兩制」發展,同時給港澳居民享有市民待遇,似乎有意讓深圳取代香港,邊緣化香港的意味。

反送中期香港匯率變化
反送中期香港匯率變化

也因為香港動盪讓外資機構不安,一位在港的外資機構工作人士表示,有不少外資擔心抗爭愈演愈烈,中國武警可能進駐,要求金融穩定的外資已有考慮撤資。

一位金融業者觀察,習近平上任後加強管制外匯,使得中國資金大量流入香港。其中有不少是反習近平派系的資金,這些不可能回到中國的資金,這兩年已逐漸匯出香港。

而在反送中後,香港富豪與中國資金更加速撤出香港,新加坡成為受益最大的地方,財富管理市場迅速加大。

新加坡是香港主要競爭對手。為吸引外資,新加坡近幾年實施降低稅制、放寬各種金融管制,使得外匯交易量與創新金融商品早已超越香港。不過,香港最引以為自豪的是,擁有亞洲最活絡的資本市場,全球想到亞洲籌資的首選都是香港,令新加坡望塵莫及。

維持香港資本市場的自由,是中國在中美貿易戰下的重要考量。有金融業者分析,中國深怕華為事件擴大,擔心美國對中國在美掛牌的科技股下重手,限制在美市場的交易。

上海無法取代香港功能

可以預見的是,中資企業到美國掛牌機會愈來愈低,在西方社會籌資也將日益困難,因此中國有意讓在美國的科技股回港上市。

阿里巴巴就是示範指標,一方面藉此再度提升香港國際籌資地位,另一方面不再讓川普(Donald Trump)有「鎖喉」中國科技業的機會。

過去香港資本市場曾經挽救過中國經濟。在二○○三至一○年間,中國進行一連串的金融改革,將國有金融機構進行財務重組與股份改革,讓工農中建交五大銀行到香港掛牌,透過港交所引進外資策略投資人,才得以救起中國差點崩潰的金融體系。同時港交所設立的紅籌股,將中國國有企業私有化,大大強化中國經濟體質。

永豐金前總經理蕭子昂,曾任摩根士丹利亞太區總經理,以其在香港待過十多年的經驗觀察,香港仍是中國對外籌資的重要市場,畢竟中國金融中心上海仍是個封閉市場,人民幣還不能自由流通,無法取代香港的地位。

他認為,在中美貿易戰不斷升溫的情況下,中國應該不樂見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只是反送中抗爭打亂中共的陣腳,讓北京陷入兩難。當前香港依然是中國對外的金流門戶,維持香港這個功能應該仍是中國的重要考量。

反送中期香港房價變化
反送中期香港房價變化

「反送中不是爭自由民主,而是一場階級世代的抗爭。」蕭子昂深有所感地說:「香港的問題在於年輕人畢業找不到好工作、買不起房子,更看不到未來。」香港回歸二十年,港府沒有解決民怨,還配合既得利益者炒高房價,導致港人貧富差距加劇,港府又任由中國內地人到香港搶工作與公屋;加上這場反送中,撕裂港人對警察的信心,對政府的信任感已消失。

曾在香港外資交易圈縱橫十多年,自稱半個香港人的蕭子昂,經歷過香港一九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二○○三年的SARS危機。

經濟利益再分配才能解決問題

蕭子昂認為此次反送中風暴,比較類似SARS,是單一事件。當時因SARS在香港蔓延,嚴重到變成香港金融危機,外資恐慌到一度想撤資、撤僑、撤公司,香港差點變空城;事件之後,香港快速恢復,重新站回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他表示此次也是個別事件,只是相對棘手,「挑戰比SARS時更大。」蕭子昂說,現有的遊戲規則已經無法解決香港內部紛爭,唯一方法是資產重新分配,進行大規模的土地改革、增加公屋的供給,政府必須讓既得利益讓利,讓居者有其屋,讓年輕人安居樂業,才能解決香港內部的矛盾。

人民幣、匯率。(美聯社)
人民幣目前想要取代港幣的地位,有一定的困難。(美聯社)

人民幣取代港幣可能嗎?

香港「反送中」抗爭愈演愈烈,人民幣取代港元的議題再度變成話題。然而,人民幣真能取代港元?或是港元改與人民幣掛鉤?

香港依據1983年制定的《聯繫匯率制》,將港元緊盯美元,維持港元的匯率穩定與自由流動。但自從2003年香港與中國大陸簽屬《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後,香港對中國依存度變高,將港元改掛鉤人民幣的聲音不時出現。

曾在1998年抵禦美國禿鷹索羅斯(George Soros)狙擊港元的香港前金融局總裁、現任香港行政會議成員的任政剛,就贊成港幣最終要掛鉤或由人民幣取代。他曾說,港幣的功能是協助人民幣走出國際,而非繼續做一個類似美元的獨立國際貨幣。

然而,不少金融業者憂心,一旦港幣被人民幣取代或與其掛鉤,港幣不可能再自由流通,香港將失去現在金融獨立的地位,變成「一國一制」;香港4000多億美元的外匯存底將被迫上繳北京,香港徹底被邊緣化。更嚴重的是,香港外資企業與台商將會因為資金受限,不能自由流動而受重傷。

蕭子昂認為,人民幣不是國際流通貨幣,管制性高,在中美貿易戰升溫下,港幣的自由流通,以及維持香港自由貿易區的地位,是當前中國對除美國以外西方國家交流的最適方式,現階段變動的可能性不高。(黃琴雅)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