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瀚興觀點:黑韓者黨紀處分,是一言堂還是大團結?

2019年08月23日 06:30 風傳媒
國民黨決議黑韓者黨紀處分。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參加台北市美國商會午餐會活動,刻意要求非酒精飲料。(陳品佑攝)

國民黨決議黑韓者黨紀處分。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參加台北市美國商會午餐會活動,刻意要求非酒精飲料。(陳品佑攝)

 

8月21日國民黨議決對詆毀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市長的黨員開鍘,然或有認為這是團結一心,但也有以為這是一言堂;黨幹部認為日後有類似情況,將視內容、場合、語氣、動機個案判斷;筆者或舉史實,供大家琢磨琢磨。

或問:只要對韓批評,就開除黨籍,是否「一言堂」?《三國演義》禰衡擊鼓罵曹加上《資治通鑑》記載:當年禰衡在曹操處,可沒給曹操,多好臉色;既上下不合,曹操將其移往劉表處,心想劉表人寬厚;等禰衡到荊州,開始時也是客客氣氣,故態復萌,忍不住開罵劉表;劉表將其移往糾糾武夫,黃祖將軍處;未料,禰衡又槓上黃祖,遂為所殺。來救的黃射痛心地說:「曹操與劉表尚且不殺,您為何做得出來?」黃祖回答:「若有人也罵你老頭,死打鐵匠,你能不生氣嗎?」(按:或認黃祖入伍前為打鐵匠,禰衡揭黃祖的短)。

承前,封建時代,因言語殺人,絕非法治社會所許;然禰衡與孔融為好友,有才之人,問問:禰衡是否熱衷仕途?若是,他如何求官?申言之,得一官半職後,又因官小而牢騷滿腹,對長官人身攻擊;若像馮諼舞劍戲言,提點孟嘗君,也就罷了,為何孟德與荊州都受不了他?於是「求官罵人」、「罵人求官」,陷入惡性循環。是以,韓市長昔日夥伴或黨籍同志,以種種理由,抵制韓的總統之路,我們也該用前開角度,「有求與否」乃指標之一。

或問:目前黨籍同志,未必是罵人,是提意見啊!再舉史實:唐由盛轉衰,其分水嶺在於「最後的賢相」,張九齡去職。唐玄宗晚年昏聵,不理朝政,張九齡曾對玄宗意圖廢太子、誅殺安祿山、吏才難任宰相,與玄宗有激烈爭鋒;玄宗怏怏不樂,遂藉故使張宰相撤職;然安史之亂爆發,足見張九齡早預見到盛世下的暗潮洶湧。玄宗幸蜀,悔不當初,差人前往廣東韶關張九齡處弔唁,又有何用?

楊秋興他自認為是「先知」, 早一步離開腐敗的民進黨。 (徐炳文攝)
 前高雄縣長楊秋興批評韓國瑜「小三酗酒夜店是現在進行式」,被開除國民黨籍。 (徐炳文攝)

承前,其後玄宗評價,張宰相「好直」,但直得有見地,直得有遠見;相較於黨內黑韓者,或言:私德不檢、誠信不佳,且含沙射影者眾,哪是「提意見」?根本「潑髒水」!看看電影《寒戰2》劉傑輝(影帝郭富城飾演)對下屬說:「請你下次聽好我的問題,我要的是建議,不是意見!」舉輕以明重,何況不是意見,而是無端詆毀!更有疑似給郭王抬轎者,興風作浪,覬覦裡應外合,妄想上演「換柱2.0」,豈是國黨與人民之福?是以,依照前開分析,是否「純鬧彆扭」,則為指標二。

或謂:這些人即使與韓合作,但其後發現問題,出來爆料,是「大公無私」,「大義滅親」云云。亦舉一史實:話說漢武帝時,巫蠱之禍主事者江充,其原先與趙國太子交好,還把擅長歌舞的妹妹進獻給趙太子;然好景不常,趙太子疑江充將自己私密事外洩,追捕江充未果,殺害其父親與兄長;於是,江充逃往京城,揭發趙太子亂倫陰事,趙王願從軍殺匈奴,求情不成,趙太子廢;一人而廢趙國太子、武帝太子劉據,江充也可算「奇人奇功」。然若雙方沒有鬧翻,江充不也同流合污,水乳交融,麻吉麻吉?是以,是否「挾怨報復」,則為指標三。

承前,今韓市長於去年投入高雄市長選舉前業已沉潛十多年,但有一定的從政經驗與社會風評;若真如目前黑韓者所言,如此不堪,那為何當時合作無間?若今日韓市長能如諸位「功臣」所願,對所求照單全收,還會不會有人出來發難?電影《新絕代雙嬌》江玉郎(影帝:吳鎮宇飾演),為了取得賞善罰惡令,殺父滅師,還裝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與今日韓市長所碰到無理橫逆,何其神似?綜合上三指標,足資作為國黨日後,黑韓者開鍘依據,筆者野人獻曝,也給各位朋友參考。

最末,要勸勸韓市長:話說武則天時,為護生而禁屠,有個張德為慶賀生兒,殺羊款待同僚,杜肅藏一塊羊肉,並上表告發。武則天改日問張德:「聽說你家生了男孩,朕很高興,但為何宴席有肉?」張德愧不敢當。但她又說了:「我的禁屠,是不禁止婚喪喜慶的;倒是你,下次宴請客人 ,要好好選擇!」舉朝鄙夷告密的杜肅,欲唾其面!承前,今日如此多的人,自稱與韓市長友好,或所謂進忠言,有多少事實上與杜肅相去不遠?筆者人微言輕,還是希望韓市長,或可能未來的韓總統「慎擇其友」!

*作者為律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