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港台的「價值尖叫」,與郭韓悲劇

2019年08月25日 05:40 風傳媒
作者認為,郭台銘(見圖)的兩岸論述可說是超越藍綠的新產品,但在一個長期在中美台關係上採取消極態度的台灣,郭台銘的積極主張是悲劇性的。(資料照,柯承惠攝)

作者認為,郭台銘(見圖)的兩岸論述可說是超越藍綠的新產品,但在一個長期在中美台關係上採取消極態度的台灣,郭台銘的積極主張是悲劇性的。(資料照,柯承惠攝)

香港事件讓中美對抗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在純粹實力與智力的主戰場中沒能達標的美國,以香港為槓桿,硬撐出一個「價值戰場」,從精神面挑釁中國,而為其前鋒的是中華文化圈裡最「精神西方」的香港與台灣。

確實,從北京以民族主義的角度來看,港台的「自由主義西化症」是中國痼疾,但從港台自由派的角度看,問題出在意識形態與己相左的中國大陸。這種內在矛盾,自然是西方自由主義陣營得以開闢價值戰場的沃土。

「價值尖叫」背後的現實

在價值戰場上最有意思角色是特朗普,他是一個鄙視自由派價值的現實主義者,卻又恰好是整個大型戰爭裡自由陣營的主帥。從特朗普想將香港事件轉化為實質的博弈籌碼,並與民主黨的「價值嘴砲」做出區隔可見,價值小戰場的勝負並不足以讓美國在整場大戰役獲勝,畢竟勝負終歸要看實力,而非靠空泛的概念。但干擾作用還是有的,因為港台是中國周旋於國際社會裡的核心利益。

看近10年歷史軌跡可知,只要港台不加入西方陣營的價值戰場,大陸就有空間給予「自己人」實質的讓利,致力於落實社會主義裡的底層建築,搞好經濟,兩岸三地就能擱置意識形態的問題,享受和平果實。對台灣而言,這才是「九二共識」的正解。對香港而言,這才是「一國兩制」的初衷。「九二」與「兩制」就是求同存異的「一中」與「一家」。

而今,港台人民都被內部自由派勢力裹挾而企圖「逃家」,將「九二」與「兩制」視做禁錮,義正詞嚴地踏入價值戰場,在外部勢力的撐腰下對北京尖叫。問題是,實力不足,尖叫何用?從長期而現實的角度來看,港台都沒有離家自立的本領,人可以走,但土地就是釘在地緣政治裡,無法靠智慧適應新的區域形勢,也就只能叫,解決不了任何實質問題。

20190814-台灣團結聯盟召開記者會,聲援香港反送中並譴責港府暴力鎮壓,撕毀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肖像。(盧逸峰攝)
台灣團結聯盟先前召開記者會,聲援香港反送中並譴責港府暴力鎮壓,撕毀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肖像。(資料照,盧逸峰攝)

無論什麼時代,「價值尖叫」都是以年輕人為主的社會活動,這個族群一方面年少輕狂,不知輕重,另一方面思想純粹,黑白分明,但無論族群性格優劣,能成事或壞事,年輕人的行為思想總是受大叔大媽的操控,這才是鐵一般的事實。

關於「價值」的詞彙與概念,大都旨在挑戰傳統,因此無一不令年輕人亢奮,但由青年所推動的「進步」運動,到底是「改革」還是「冒進」,端視大叔大媽在權力光譜上計算出來的結果。

因此無論理念喊得多麽動人,尖叫背後的現實利益傾輒,才終歸是決定價值戰場勝負的關鍵。不考量現實的價值選擇,即便短多,也是長空,「用愛發電」就是顯例。若真正為多數人民的福祉著想,不能感情用事。

誠實點吧,台灣撐香港,目的並不在於香港利益,而在於台灣利益,只要明白這個裡層的現實,一切台灣的價值幫腔,都是嘴砲。而嚴格說來,蔡英文根本不敢真正踏入香港戰場,因為若因此而被拖進真槍實彈的的中美戰場,結局就是炮灰,唯有在場邊鼓譟才能得到最大利益。

換言之,在港台各自的有心人眼裡,這是一個各取所需的戰場,只要台獨贏得選舉,港獨就不乏敲邊鼓的台灣助攻,若台獨輸了選舉,港獨就前無進路,後有追兵。對蔡英文而言,香港只要繼續燒,勝選機率就大,若提前火熄,勝算就大為降低。至於那些在香港街頭與台灣覺青圈尖叫的港台幼仔們,不過都是大叔大媽的砲灰。

人民的聲音是真切的,卻也往往是被利用的。

韓國瑜與郭台銘的悲劇

無論是中美對抗的大型戰場,或是在香港冒出來的價值小戰場,走中間親美路線的國民黨就是大環境惡化下的當然犧牲品。綠營已經「價值尖叫」了超過30年,練就一口金嗓門,鸚鵡學語的國民黨則怎麼唱都走調。在價值戰場上,國民黨從來沒贏過。

好不容易,在此過氣黨中出現了兩個非典型人物,有能力另闢其他戰場攻敵於不備,無奈兩人上演瑜亮情結,彼此削弱,互相折磨,因而滯留於必輸的價值戰場,初選後陣腳大亂一整個月還看不到止穩跡象。

在新的中美關係下,韓國瑜很明顯瑟縮於馬時期的偏安思維,親美和中,老調重彈。郭台銘則改以功利角度,想玩兩面討好的槓桿。純就選舉策略來看,若是香港沒出事,民進黨玩不太動價值戰爭,韓郭兩人都有在議題主軸上另闢蹊徑的勝選可能,但事與願違,藍營終究要面對自己的價值弱勢。

20190821-高雄市長韓國瑜參加台北市美國商會午餐會活動。(陳品佑攝)
美國總統川普批准對台F-16戰機軍售案,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見圖)辦公室19日發表新聞稿表示感謝。(資料照,陳品佑攝)

國民黨的親美是沒救的,此黨的本質就是親美以圖割據偏安,但比起民進黨,最起碼國民黨會顧及經濟現實,問題只在於民生現實問題不容易引起年輕世代尖叫。

「台灣發大財」的存在條件是沒有外部干擾,內部也沒有價值議題的柴火可燒,且台灣民眾處在民生不振的曲線中點,確實有轉向務實的傾向,「求財策略」有其道理。只是,這種務實心態還尚不足以抵禦「亡國感」的恐懼行銷。

一遇到危險就龜縮,是國民黨人的老毛病,韓國瑜既然無能力突破價值重圍,也只能跟在民進黨身後比親美,以圖抵銷美國挺蔡英文的力道。不過,這是徒勞無功的,表面上美方當然不會表明自己站隊於誰,以保持進退空間,但以當下利益看,蔡英文就是美國代理人,除非她敗象過於明顯。

朱立倫在美國呼籲國民黨撐香港爭民主自由,目的也是抵銷民進黨的價值攻勢,但這也是徒勞,因為「反中」的那批香港人早將國民黨定位為親中政黨,無論此黨強調「各表」多少次都一樣。只要幾個香港人到台灣在韓國瑜造勢場合比倒讚手勢,國民黨「撐香港」的戲就演不下去。

20190715-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朱立倫對於國民黨初選民調公布後召開記者會。(陳品佑攝)
正在訪美的前新北市長朱立倫(見圖)在臉書發表聲明,堅定支持反送中,他認為,堅持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應成為國民黨共同的立場。(資料照,陳品佑攝)

國民黨不敢選邊,就算選邊也總是選錯邊,韓國瑜的悲劇性,就是其政治資本並非來自有饒有建樹的兩岸看法,反而是「迴避兩岸看法」。在價值戰場上民調支持度節節敗退,也是當然之理。

郭台銘的兩岸論述可說是超越藍綠的新產品,在「抗中」的一面上,郭比民進黨還激烈,頻頻讓國民黨心驚膽顫。但在解決「一中」問題上,郭又比國民黨更積極,甚至具體,因此讓民進黨一度懼戰,因為郭是一個全新的對手,很不「國民黨」,而綠營並未產生有效對策。

不過,郭台銘的宏圖,實現條件也只在中美「鬥而不破」的格局裡,才有機會為台灣獲取戰略推進。問題在於,川普為了自身選舉利益,不時「戳破」這個鬥局,而他的民主黨對手們,對中國的態度更為鷹派,一個一個都是戳戳哥與戳戳妹。

中美間只要呈現不穩定的狀態,郭台銘想搞中長期戰略就顯得不現實,因為情勢隨時在變,而台灣不是棋手。想玩既「抗中」又「和中」的策略,郭懂需要的是美國在對抗中獲勝,中國退讓的結果,但此事不會發生。

解決之道其實很清楚,就是往統一的方向走,或是乾脆宣布獨立,如此台灣才有那個份量在中美之間打開另一種局面,擺脫平庸與桎梏。但「一國兩制」已被妖魔化,國民黨是幫兇,「制憲建國」被美國打壓,蔡英文是幫兇,因此台灣問題依然無解。

一個長期在中美台關係上採取消極態度的台灣,郭懂的積極主張也是悲劇性的。一個現實主義的企業家,還是必須在價值上挑戰當今的話語霸權,才有突圍的可能。如川普在美國一片假掰的自由派價值裡,召喚傳統保守的美國選民,讓對立的情緒盡情噴發,就會有票。這並不是說,川普的做法是「對的」,而是說,在成年人的權力遊戲裡,對錯往往取決於勝負,沒有絕對的黑白,只有一時的輸贏。

郭懂不是沒機會在民生議題上壓倒價值假議題,但在一個視野相對狹隘的孤島上,宏觀敘事有多麽難打動人心,相信郭台銘現在已有所感,這條路,比韓國瑜的庶民路線困難得多。郭台銘的悲劇是,他最適合領導全民,卻最不可能從品質低劣的選舉中產生,除非發生奇蹟。

郭與韓,都不擅長「價值尖叫」,跟在民進黨後頭叫,選民也聽不到,若不另闢戰場,輸掉選舉就是肯定的。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