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想要統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首度來台灣演出 最大心願是「北韓跳,南韓舞」

2019年08月24日 15:30 風傳媒
2019台北藝術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來台演出《南韓跳,北韓舞》(簡恒宇攝)

2019台北藝術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來台演出《南韓跳,北韓舞》(簡恒宇攝)

頂著光頭、穿著俏皮的南韓編舞家安銀美,在南韓舞蹈界有著崇高地位,被譽為「編舞教母」的她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充滿年輕朝氣、平易近人。已是第2次來到台灣的安銀美,卻是首度在台灣表演作品,由南韓人呈現北韓舞蹈,「當時把作品命名《南韓跳,北韓舞》還有點擔心引發爭議,但之後豁出去了」,她用堅定的語氣說,因為大家都想要統一,而舞蹈是共通的語言。

過去不能提到北韓 「經歷不好歷史」

安銀美(Eun-Me Ahn,안은미)透露,2005年曾來過台灣一次,但此行是為了在台北藝術節表演著名作品《南韓跳,北韓舞》(안은미의 북한춤)。「韓國應該是全球僅存仍處於分裂狀態的國家,過去都把北韓看做敵人、惡魔」,安銀美表示,以前不能提到北韓,因為都可能被當成間諜,會吃上牢飯,「經歷了一段不好的歷史時期」,且在網路發達前,完全無法取得北韓任何相關資訊。

2019台北藝術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中)來台演出《南韓跳,北韓舞》(簡恒宇攝)
2019台北藝術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中)來台演出《南韓跳,北韓舞》(AP)

為何會想創作以北韓舞蹈為主的表演?安銀美稱,某天上網用關鍵字「北韓舞」搜尋,立刻跳出許多影片,「我第一次看到北韓人是在奧運上,他們的啦啦隊展現出活力,與我們(南韓人)沒有不同,且都承襲韓國傳統舞蹈元素」,而南韓從未有人創作以北韓舞蹈為主的表演,因此安銀美抱著「何不嘗試看看」的態度,《南韓跳,北韓舞》因而誕生。

2019台北藝術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來台演出《南韓跳,北韓舞》(簡恒宇攝)
2019台北藝術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來台演出《南韓跳,北韓舞》(AP)

南韓人禁去北韓 從YouTube挖影片找靈感

不過南北韓舞蹈仍有差異,安銀美邊做動作邊解釋,北韓的舞蹈演出都會融入戰爭和國家發展元素,一些舞步和動作則有芭蕾的元素,「北韓男舞者的動作強調陽剛、孔武有力,女舞者則要凸顯女性特質,因此很多抖肩動作」。她也提到,北韓舞者以女性居多,但也有男女共舞的廣場舞。聊到北韓知名的《阿里郎》表演,安銀美笑著說:「我的舞團只有10個人,無法做這種演出啦。」

由於南韓人至今仍無法前往北韓,因此安銀美全從影片社群平台YouTube,觀看北韓舞蹈表演,再來創作《南韓跳,北韓舞》舞蹈。安銀美表示:「我花了3個月時間搜尋資料,3個月的時間創作編舞,演出的曲子也都重新創作,除了2首曲子......其中1首因為已找不到版權所有人,直接從YouTube下載。」她還透露,當初為作品命名時還有些顧慮,最後想說放手一搏,就叫做「北韓舞」。

舞蹈是共通的語言!期盼「北韓跳,南韓舞」

「我試著不碰觸政治議題,主要聚焦在舞蹈本身」,安銀美強調,舞蹈是共通的語言,因為每個人的身體都是與生俱來,肢體動作也都能自然仿效,而這齣表演全由南韓人跳北韓舞,即傳遞出「兩韓一家親」訊息。《南韓跳,北韓舞》2018年7月首次在南韓演出,「當時沒有人想過南韓總統文在寅會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而在『文金會』後,許多人都說我怎麼『未卜先知』,票全賣光」。

「我為這作品準備了1年,也很擔心大眾的反應」,安銀美直言,因為南韓大眾都深信兩韓會統一,使得《南韓跳,北韓舞》首演票銷售一空,「那是我人生中最感動的一刻」。對於文在寅希望在2045年達到「一個韓國」目標,她強調:「想要統一已經等超過65年了,但這無法單方面決定,南北韓都希望以良好的模式進行統一,且這是一定要做的。」

2019台北藝術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作品《南韓跳,北韓舞》(簡恒宇攝)
2019台北藝術節:南韓「編舞教母」安銀美作品《南韓跳,北韓舞》(AP)

安銀美還大笑說道:「要是我能征服宇宙,我就能讓兩韓統一了。」她表示,現在已逐漸可以談論北韓,不僅聊舞蹈、藝術、建築話題,也能談歷史議題,「文金會完全不用傳譯」,因為南北韓人沒有差異,「感覺不再有任何敵人」,而《南韓跳,北韓舞》就是藉由南韓舞者來傳遞此訊息,「目前最大的心願就是帶領舞團到北韓,讓北韓舞者跳南韓舞」。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