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賀喜民進黨三十而法西斯

2016年09月22日 08:00 風傳媒
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偕同中常委召開「創黨30挑戰30 系列活動影像展」記者會。(陳明仁攝)

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偕同中常委召開「創黨30挑戰30 系列活動影像展」記者會。(陳明仁攝)

轉眼三十年倏忽而過,歷經艱難而創立的民進黨,也在而立之年第二次執政;蔡英文總統以民進黨主席身份,在為創黨三十週年系列舉辦的記者會上,她理性感性兼具地談起:「有一件事情一直沒有改變,一直存在於民進黨人的基因裡面;那就是民進黨人對於『人民』這兩個字,有一種特別的感情。」只是不知道在蔡英文、在民進黨心中眼裡的「人民」,如何定義?

預算施壓公務員閉嘴,前所未有

記者會前一天,時事評論人范疇寫了一篇文章〈小英若不暴怒,後果可能亡黨亡國〉,民進黨三十歲生日還沒過,就重題警示「亡黨亡國」,文中以不點名方式敘述了一件「小事」,原來在立法院開議前,某位民進黨立委致電某機構主管,要他的下屬「閉嘴」,否則將刪除該機關預算。立委以預算大權施壓行政機關,不是新聞,但以「閉嘴」為前提,至少是解嚴(民進黨創黨)迄今三十年之聞所未聞之事。

台經40智庫高峰會,工研院特別助理杜紫宸-甘岱民攝
工研院長特別助理杜紫宸被要求「閉嘴」。(甘岱民攝)

范疇提的當事人是民進黨立委羅致政,述及機關是經濟部轄下工研院,被羅致政下達封口令、甚至還要求調閱其薪資資料的,是在五二0後即降轉院長辦公室資深特助的杜紫宸。工研院是研究機關,基本上與中研院一般獨立於政治之外,或為政策服務但不為政黨服務,杜紫宸為此臉書發文譏嘲,黃國昌任職於中研院期間天天嗆馬沒事,工研院接受政府委託不能持與民進黨不同之意見。羅致政雖解釋非關干預言論自由,只是提醒「公務員要謹守分際」,然而,學者出身的羅致政,理當明白即使工研院接受政府委託,既為研究案就得利弊俱陳,才能提供政府在利弊得失間的政策抉擇,難不成公務員在蔡政府治下,就沒有言論自由了?如果這個邏輯成立,華航員工還能罷工嗎?台電員工還能全台步行反電業法修正嗎?

施壓特偵辦馬案,藍綠地裂

民進黨二次執政,藍綠壁壘更甚,而社會對立更烈,年金改革、反迫遷不談,就在蔡英文記者會前,立法院司法委員會為特偵組存廢召開會議,民進黨立委翻來覆去掛念的只有一件事:為什麼不辦馬英九?上溯貓纜案和富邦案,讓檢察總長顏大和百般無奈解釋,「特偵組不能什麼都包,這是馬市長任內的案子,由北檢承辦。」說穿了,特偵組也成了辦藍辦綠的政治工具;馬政府除林益世大案外,卸任迄今四個月,沒辦出大案,結果兆豐銀卻成了祭品,美國因為違反「申報規定」罰他,一轉回頭竟成了「洗錢」,董總遭殃不說,前朝財金首長也成鎖定的追罪標的,這已經很難以洩憤形容,簡直是累代之仇了。

司法委員會,檢察總長顏大和-甘岱民攝
檢察總長顏大和列席立法院司法委員會備詢,被追問為何不辦馬案?(甘岱民攝)

口口聲聲要團結台灣的蔡英文,不知有沒有一點知覺,台灣歷經三次政黨替,政治圈分藍分綠在所難免,然而,就在她就任這四個月,從藍綠鴻溝一劃而成了地裂,從企業、財經金融到司法,順綠者昌。

未經司法程序凍結國民黨產,與威權國民黨何異?

最值得警示的是,蔡政府打著「轉型正義」的旗號,卻揮著「朕即法律」的行政獨裁之劍,鎖住政敵之喉,不當黨產委員會正是代表號。不當黨產條例與委員會有違憲之虞,論者已多,關鍵就在個案立法與有罪推定,論罪與影響人民權益者(包括財產與自由)皆需司法認定,這是最基本的人權保障,不當黨產委員會主委顧立雄身為律師,豈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很遺憾的,不當黨產條例成為他手上的「尚方寶劍」,就在蔡英文記者會和綠委追究特偵組為什麼不辦馬英九之前,他舉行記者會宣布要求永豐銀行凍結國民黨帳戶,未來資金「只能流入,不能流出」,同時要求台銀未來對九張尚未提領支票,必須向法院進行清償提存,持有人未來將不得兌領。

根據《銀行法》規定,銀行非依法院之裁判或其他法律之規定,不得接受第三人有關停止給付存款或匯款、扣留擔保物或保管物或其他類似之請求,顧立雄許許仗著「或其他法律之規定」,認為凍結合法,但是,實務上不論民刑事訴訟,都必須取得法院強制處分令,才能要求銀行凍結特定帳戶;即使是銀行查有洗錢疑慮等問題,也得通報檢調單位,經過司法程序認定要才能凍結。

20160921-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專訪。(顏麟宇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顧立雄要求永豐銀行凍結國民黨帳戶。(顏麟宇攝)

顧立雄無視不當黨產條例明顯違憲,也無視涉及人民權益者必須經由法律程序的基本人權,民進黨不以為怪,唯一的解釋是自黨主席蔡英文以降的民進黨人,對國民黨根底裡的仇恨與敵視,但是,不要忘了,即使是犯罪組織都要法律認定,國民黨曾經是無視人權與法律的政黨,「認定」流氓就一清掃光,民進黨要做這樣的獨裁政黨嗎?國民黨至少在民進黨成立之後,與民進黨一樣是依照人團法合法登記的政黨,要論「罪」,也不該是顧立雄認定,別忘了,包括顧立雄和所有的不當黨產委員,甚至連任命都未經國會同意,有什麼權力要人生要人死?

莫忘前輩打出來的民主人權

顧立雄在受訪時,坦言也曾就凍結黨產部份反覆思量比例原則,就算有比例原則,也該由法官衡酌,而非由顧立雄一人認定;同樣的,顧立雄要國民黨自己舉證中投創設時資金是否為合法收入,認定有罪要人自證無罪,又是一個逆法律邏輯之舉。

政黨不該經營事業,中投公司應該清理或清算,甚或收歸國有,但都得循正常合憲合法的程序,民主程序的繁複,是為了確保民主,而非便宜獨斷。

民進黨三十年,促成三次政黨輪替,對台灣民主有重大貢獻,蔡英文告訴黨人,必須回顧那段從街頭到執政,前輩們努力付出、改變台灣的民主序曲:「我們很希望,他們的理想,能夠被下一代一一的銘記。」那麼民進黨特別要提醒自己,不要成為和那個威權時代一般無法(憲)無天的政黨,否則,今日之一步確實也會被銘記:賀喜民進黨三十而法西斯,並致台灣民主哀。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