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山下的音樂女神 比丘尼梵音詠唱家瓊英卓瑪以天籟做慈善

2016年10月18日 08:16 風傳媒
瓊英卓瑪不主張清貧生活,惹來許多非議。(美聯社)

瓊英卓瑪不主張清貧生活,惹來許多非議。(美聯社)

「每當覺得挫折或憤怒,我都聽她的音樂讓自己靜下心來,她是我的音樂女神!」

這是粉絲對尼泊爾梵音詠唱家瓊英卓瑪(Ani Choying Drolma)的讚賞,也有人說,她的歌聲「如喜馬拉雅山上初春的雪水,緩緩綿延至音樂廳各個角落,時而傾訴、時而又引人進入冥想狀態=. 」。

享譽國際的瓊英卓瑪,有別於一般佛教音樂反覆詠唸、節奏快速的刻板印象,她顛覆佛曲傳統,用柔和旋律把佛法具象呈現在音樂中。聞名歐美、亞洲多國的瓊英卓瑪也曾多次來台表演,悠揚的聲音彷彿站在喜瑪拉雅的世界之巔,讓在權力遊戲中打滾的世人頓忘塵俗,得到片刻寧靜。

童年遭家暴「結婚是人生最糟糕的事」

瓊英卓瑪於1971年出生,父親為來自西藏的藏族,1950年代因受到中共迫害,和2萬藏族難民一同翻越喜馬拉雅山來到尼泊爾。她在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的難民區長大,一家人生活在赤貧中。

尼泊爾的女性地位低下,家暴事件時有所聞,瓊英卓瑪一家也不例外。她的父親酗酒且脾氣暴躁,常痛打女兒與妻子,又讓女兒負擔所有家務。殘暴的父親也讓瓊英卓瑪對婚姻喪失信心,認為「結婚是人生最糟糕的事」,瓊英卓瑪13歲時因為害怕像多數尼泊爾女性一樣被父親隨便嫁掉,便步上出家之路,來到加德滿都北邊的蘭吉貢巴寺(Nagi Gompa),在知名禪修大師烏金仁波切(Tulku Urgyen Rinpoche)門下學習、梵唱及修行。

瓊英卓瑪表示,她的收入很大部分都花在慈善事業上。(美聯社)
瓊英卓瑪表示,她的收入很大部分都花在慈善事業上。(美聯社)

寺內詠唱遇伯樂 演唱收入投入慈善事業

1994年,美國音樂人斯蒂夫・泰伯特(Steve Tibbetts)造訪瓊英卓瑪的寺廟,深受她純淨詳和的聲音所吸引,便協助她於1997年時錄製第一張專輯《Cho》,之後便打開知名度、在世界各地累積起為數不少的粉絲。

45歲的瓊英卓瑪,至今已出過12張專輯,演唱和專輯收入累積不少財富,讓她能在尼泊爾從事慈善事業,卻也招致其他出家人的批評。

誰說比丘尼只能簞食瓢飲?

與多數保守的比丘不同,瓊英卓瑪開豪車,住在首都加德滿都上流社區的新房子。瓊英卓瑪反對佛教對比丘尼的傳統觀念,她接受《美聯社》(AP)專訪時表示,自己不相信比丘尼就該「避免媒體曝光,害羞地躲在尼姑庵內與世隔絕。」

一位比丘曾質疑,「怎能有比丘尼靠嗓音維生,過奢華生活還稱自己是比丘尼?」,也有人批評她不該坐擁20年歌唱生涯累積的名利,遺忘了佛家苦行的傳統。瓊英卓瑪表示,執意認為比丘尼就應簞食瓢飲、衣衫襤褸是陳舊的觀念,「我的演唱會幫我賺了不少錢,我的專輯也幫我賺了不少錢,這讓我可以過這樣舒適的生活」。

瓊英卓瑪的梵音演唱享譽國際。(美聯社)
瓊英卓瑪的梵音演唱享譽國際。(美聯社)

演唱收入投入慈善事業 提倡女性受教權

尼泊爾有四分之一的人民活在貧窮線之下,原先同樣一貧如洗的瓊英卓瑪,回憶自己第一次拿到演唱會收入時,被龐大金額嚇得手足無措,「我該拿這筆錢做什麼?」由於母親死於腎臟病,瓊英卓瑪為紀念母親,便在加德滿都成立腎病醫院,改善當地醫療環境,讓數百位病患免費接受每週兩次洗腎。

瓊英卓瑪設立的醫院,供數百名病人免費洗腎。(美聯社)
瓊英卓瑪設立的醫院,供數百名病人免費洗腎。(美聯社)

另外,尼泊爾有60%的女孩因幫忙家務或早婚而不能接受中學教育,為落實女性教育權,瓊英卓瑪也成立「阿尼度母學校」(Arya Tara School)寄宿學校,提供80位5到18歲不等的小比丘尼免費教育,教授佛理、數學、科學與電腦技能等,甚至幫她們負擔大學學費。

一位上了大學的17歲比丘尼就說,「瓊英卓瑪不只是我母親,我母親生下了我,但瓊英卓瑪撫養我長大,讓我接受教育,這是我能走到今天的唯一原因。」

阿尼度母寄宿學校,讓許多女孩一圓上學夢。(美聯社)
阿尼度母寄宿學校,讓許多女孩一圓上學夢。(美聯社)

瓊英卓瑪不願透露自己的演唱收入,但她表示,自己將許多收入都拿來經營她的比丘尼學校與腎病醫院。對於其他僧侶的批評,瓊英卓瑪曾說,「歌唱梵音對我來說即是禪修,心裡保持清澈,沒有偽裝,就像身處在大自然,用心去感受呼吸。」未來的日子裡,瓊英卓瑪將繼續用天籟梵音,唱出歌迷心靈的香格里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