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就像我生下她的那天一樣!」 奇波克女孩獲釋與家人相擁而泣

2016年10月19日 13:59 風傳媒
獲釋的奇波克女孩與家人相擁而泣。(美聯社)

獲釋的奇波克女孩與家人相擁而泣。(美聯社)

經過30個月的等待,遭伊斯蘭激進組織博科哈蘭(Boko Haram)俘虜的276位奈及利亞女孩(即「奇波克女孩」、Chibok girls),其中21人在13日終於獲釋、並於16日在奈及利亞收首都阿布加(Abuja)與家人重逢,場面感人。但歸來的女孩也透露遭綁架時被逼婚、強迫改信伊斯蘭教等悲慘生活景況,讓人為仍在博科哈蘭手中的女孩們感到憂心。

獲釋女孩的家屬手舞足蹈慶祝。(美聯社)
獲釋女孩的家屬手舞足蹈慶祝。(美聯社)

獲釋女孩家屬開心起舞  仍有197名女孩受困

阿布加16日舉行奇波克女孩歸來的慶祝活動,21位女孩雖在13日就獲釋,由於家人住在偏遠地區,直到16日才與女孩重逢。其中一位獲釋的女孩開心表示,「我要謝謝大家為這一切的貢獻!我從未想過還能再見到我父母親,但上帝幫助我們重逢,感謝上帝!」

家屬的雀躍當然不亞於獲釋的女孩,大家開心起舞,詠唱基督教讚頌歌曲。一位家屬表示,「感覺就像我生下她的那天一樣!」。《美聯社》也引述一位女孩父親說,「當我們聽到他們要釋放部分女孩,而且我女兒正是其中之一時,我們興奮地無法入眠,恨不得趕快天亮!」

不過幾家歡樂幾家愁,沒等到女兒回來的家屬也在現場。根據《紐約時報》,目前仍有197位女孩受困,女兒的名字不在獲釋清單上,家屬難掩失落。其中一位沒盼到女兒的家屬還表示,這些回來的女孩個個瘦成「皮包骨」。

加入我們 或成為奴隸

獲釋女孩的家屬手舞足蹈慶祝。(美聯社)
獲釋女孩的家屬手舞足蹈慶祝。(美聯社)

根據獲釋的女孩,博科哈蘭將她們帶入領地內的森林,讓200多名女孩選擇,要加入他們或成為奴隸,約一半的人選擇加入博科哈蘭組織並與組織成員結婚,婚後被帶走就再也沒有消息。至於其他拒絕加入的女孩則被迫屈服,為博科哈蘭提供洗衣服、扛水、做菜等勞力服務,平時住在簡陋的破屋子內。

另外,幾乎全部的女孩都是基督徒,她們被迫改信伊斯蘭教。女孩吃飯跟玉米,但後來糧食短缺,有些人因此餓死。獲釋女孩向家屬表示,有位夥伴死於蛇咬,一位於分娩時喪命,還有四名女孩被炸彈炸死。

獲釋的奇波克女孩與家人相擁而泣。(美聯社)
獲釋的奇波克女孩與家人相擁而泣。(美聯社)

獲釋女孩將接受特殊照顧

獲釋的奇波克女孩與家人相擁而泣。(美聯社)
獲釋的奇波克女孩與家人相擁而泣。(美聯社)

在博科哈蘭基地的惡夢可能為這些仍是學生的女孩帶來些許創傷。奈及利亞官員表示,獲釋的女孩正接受藥物與心理治療。當地反暴力組織NSRP的負責人也稱,獲釋女孩將依個別心理、健康營養狀態提供特殊照顧。

在政府部門服務的心理師阿奇路(Fatima Akilu)指出,女孩將面對艱難挑戰,獲釋後重回這已經改變的社會,通常會有無助、迷惑的感覺,「這些回來的女孩們已經不一樣了」。

剩下的女孩怎麼辦?

焦急等待獲釋奇波克女孩的家屬。(美聯社)
焦急等待獲釋奇波克女孩的家屬。(美聯社)

現任奈國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於去年5月上台,承諾要找回失蹤的奇波克女孩。在21位人質獲得釋放後,官員表示不久後應該還會有更多女孩被釋放。總統發言人謝胡(Garba Shehu)也於16日指出,博科哈蘭的一個分派已表示願意與政府坐下來談,再釋放83名女孩。謝胡還表示將繼續藉由國際紅十字會與瑞士政府作為中介者,以救出更多人質。

等待獲釋女孩的家屬。(美聯社)
等待獲釋女孩的家屬。(美聯社)

女孩們為何可以回家?

根據《美聯社》報導,這些女孩是因為瑞士代表奈國政府支付贖金才獲得釋放,而瑞士將收回原先對奈國的承諾,持續凍結奈國前獨裁者阿巴查(Sani Abacha)放在瑞士的3億兩千萬美元(超過100億新台幣)資產。也有報導指出,是奈國政府釋放了遭俘的博科哈蘭戰士,才得以贖出21位奇波克女孩。13日,奈國新聞部長否認「人質換人質」的報導,對於瑞方的贖金支付,他也表示毫不知情。

2014年4月,奈及利亞東北方波爾諾州(Borno)的奇波克鎮(Chibok),該鎮女校的276名中學生遭博科哈蘭綁架,震驚國際社會。綁架之初約有50名俘虜成功脫困,但自此之後只有一位女孩被找到,直到13日,在家屬與國際社會的呼喚下,才有21位人質率先獲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