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髮夾彎》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親中 面臨國內民意考驗

2016年10月25日 19:57 風傳媒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從中國返回菲律賓。(美國之音)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從中國返回菲律賓。(美國之音)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正面臨來自國內的政治考驗,他希望議員、內閣成員和民眾能夠接受他引起廣大爭議的提議—捨棄長久以來的盟友美國、轉向對其瞭解較少的中國。

突發反美聲明 國內部會疑慮

杜特蒂20日在北京進行國事訪問時,宣佈將與美國「分道揚鑣」,與菲律賓曾經的殖民母國、堅定的軍事盟友分離,而轉向被他稱為經濟支援「唯一希望」的中國結盟。做出以上承諾前,6月30日才剛上任的杜特蒂發表了一系列措辭嚴厲的反美親中談話。但是,菲律賓國內的懷疑聲浪可能會減緩反美傾向,因此最終行動可能包含總統野心,也加入數量龐大的親美民眾意見。

菲律賓宣導組織「政治與選舉改革研究所」主任卡賽普爾 (Ramon Casiple)說:「我們對杜特蒂總統的作風有意見。他在發表聲明之前,完全沒有『集體思維』。」

分析人士表示,內閣成員採取行動前,正在等待下一步對中、美兩國的策略。他們表示,各部門領導需要明確指令,如何改變與華府的關係,以及如何親近北京的協議。

杜特蒂為期四天的北京之行,帶回了價值135億美元的交易以及一份同意討論南海爭議的協議。卡賽普爾說:「杜特蒂發表一份聲明,之後所有內閣都試圖猜測他的意圖,或者修改這個聲明。」,部分人誤以為杜特蒂打算與美國正式斷交。「結果事情過後,總統也出面澄清。」

菲國外交部長雅賽(Perfecto Yasay)也表示,菲律賓不會中斷與美國的關係,而是會執行與美國簽署過的各種協議。他說,菲律賓希望在主要由美國主導多年後,採用更「獨立」的外交政策。

合作歷史悠久 美菲軍隊難拆夥

菲律賓軍隊的軍官可能很難轉向中國,因為自1950年代起,菲國一直靠著美國援助以加強軍隊。華盛頓和馬尼拉1951年簽署了《共同防禦條約》,規定若其中一方遭受攻擊,合約雙方有義務互相支援。兩年前,美菲又簽訂了一份《加強防禦合作協定》,明訂馬尼拉需阻止中國船隻進入菲律賓西海岸的200海裡以內的專屬經濟區(EEZ)。

紐約政治諮詢機構「派克策略」的高級副總裁金恩(Sean King)說:「大部分菲律賓軍官是從美國西點軍校畢業的。」他認為,如果沒有這份防禦條約,將會「使菲律賓面臨領土被中國竊占的可能」。

金恩說:「我認為菲律賓與美國真正斷絕關係的可能性是一半一半。」

菲律賓的議員們也表示,他們懷疑杜特蒂在北京的講話是否是認真的。至少有一位議員對於在南海爭議的背景下對依賴北京表示擔憂。這種爭議也促使前任總統阿奎諾三世尋求國際仲裁法庭的仲裁。今年7月,仲裁結果表示支持馬尼拉。

其他議員則建議,菲律賓政府應該與中國及美國保持同等關係。印尼、緬甸和越南目前都採取這種策略,這三個國家尊重中國,但也擔心對這個價值11.4兆美元的經濟體過分依賴。

菲律賓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少數黨派「自由黨」參議員,也發佈一份聲明,要求審查在中國簽訂的交易。若要撕毀與美國的軍事援助協定,需要菲律賓議會的批准。總統可以決定如何執行協議,並且要求重新談判。杜特蒂曾表示,本月初與美國的聯合軍事演習將是最後一次。

「目前中菲只是關係正常化」

菲律賓大學海事及海洋法研究所主任巴湯巴卡(Jay Batongbacal)說:「當然會有反對意見。(議員們)是否能夠制止這件事,取決於杜特蒂採取的行動。目前只是公開聲明和爭議性發言而已。參議院不能採取措施,除非有了書面的官方政策或是更實質的事件。」

大部分菲律賓人表示仍然支持美國的軍事援助,儘管一些人希望給中國一個機會,因為中國有向小國投資建設工廠和基礎設施的記錄。馬尼拉研究機構「社會氣象站」最近的一份調查顯示,大約75%的菲律賓人對美國「非常信任」,22%的民眾對中國抱有同等程度的信任。

分析人士說,菲律賓強大的天主教會對杜特蒂的外交政策保持沉默,除非問題涉及人權,否則教會不太可能會發聲。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太平洋論壇」主任貝克(Carl Baker)說,杜特蒂放棄美國支持,需要冒著疏遠內閣的風險,因為各部門領導人試圖低調處理反美聲明。這種轉變也冒著失去美國投資和軍事援助的風險。

但是卡賽普爾認為,現在確認杜特蒂的最終目標還「為時過早」。他說:「我們現在看到菲律賓與中國關係正常化,僅此而已。」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