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嘉裕觀點:重建人民可以理解的司法

2016年11月04日 07:00 風傳媒
(圖/BridgeOfSpies FB)

(圖/BridgeOfSpies FB)

許多人民不信任司法,甚至仇恨司法,與對司法的誤解有很大關係。這並不是說司法都沒錯,都是人民誤解,沒這個意思。但一般人通常不去看判決,看判決也不一定看得懂,因為判決的確不容易讀。判決背後龐雜的法律體系及實務運作,尤其在最高法院見解有歧異或有違憲之虞的情況下,有些即使對於具備法律專業的法官、檢察官、律師而言,也是艱澀困難的,更不用說一般人。

一般人,除非親身經歷訴訟者,對司法的認識,多半只透過媒體報導、電視名嘴及親友茶餘飯後的閒聊,聽別人罵得爽,就跟著罵,因道聽塗說、過度簡化,自難免張冠李戴,產生許多誤會。一些社會矚目的殺人案件,判不判死刑,應該是造成人民對司法印象很差的主因。雖然上司法院網站就可查看判決書,包括判決理由、承辦法官姓名,都是公開的,但幾乎從沒聽過批評者是針對哪位承辦法官所寫的判決理由的批判。常見的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罵全體法官為恐龍法官,為什麼會這樣?就是通常看不懂判決書也不想看!因為法官寫的判決理由繁雜難看呀!結果就淪為司法圈內人才能理解的司法。反觀媒體報導或電視名嘴批評司法的說法,就算是加油添醋或移花接木,但容易吸收,大家愛聽,又缺乏資訊及能力分辨真偽。這大概就是人民不信任司法最主要的癥結。

繁雜的判決書常杜絕人民客觀行使監督權(取自法操Follaw)
繁雜的判決書常杜絕人民客觀行使監督權(取自法操FOLLAW)

至於親身經歷訴訟者,對司法的認識,可能比較多些,但也不一定好到哪裡去。很多人只在意訴訟輸贏,輸了就覺得司法沒幫到他,就是司法不公,不見得清楚輸贏的主要理由是證據夠不夠、有沒有法律依據。公平的司法,應該鐵面無私,根本不該有幫不幫哪一方的問題。

反之,若是人民可以理解的司法,人民就有辦法針對承辦法官的判決理由,加以分析批評,才有辦法就事論事,才能找出問題所在,進而解決問題。這樣一來,人民對司法的實質監督才成為可能!司法才會存優汰劣,才會進步。而不分青紅皂白亂罵一通,實在說不上監督,說不定很多法官還會偷笑外界不知如何監督,罵都罵錯。況且當人民可以輕鬆獲得司法資訊,較有能力質疑司法新聞之真偽,有些過於商業傾向的媒體亂象應該就會收斂。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罵全體法官為恐龍法官,只能洩憤,傷害不相干的法官,並無助於改善司法弊病,甚至會造成劣幣逐良幣,降低司法品質。由此可見,重建人民可以理解的司法,實在是人民監督司法、持續改革司法、提升司法品質與信譽的先決要件,太重要了!

關於解方,不少人主張要判決書寫口語化。當然遣詞用字淺白,閱讀起來也許較不吃力,但代價是精確性降低,字數篇幅更冗長,而且法律上專業術語多,一碰到專業術語又看不懂,就要再解釋說明,寫判決會變成寫教科書,沒人受得了。另一方面,新任法官於分發工作數年後,會有二次書類審查,主要是抽查判決書寫得好不好,若不通過將不能再擔任法官,後果嚴重,但書類審查基本上是保守傾向的(可參考法官改革司法連線的「法官書類養成過程及改革建議-以書類送審制度為中心」)。此外,合議案件的判決書寫方式,也不是受命法官一人可為所欲為。再考量上級審對下級審判決書寫方式的評價,也會影響下級審法官的職場生涯。在層層束縛之下,難以寄予判決書寫口語化過多期待。

這麼說來,難道無解嗎?不是的。舉個例子,智慧型手機是綜合性高科技產品,一般人都不懂這些一大堆高科技如何運作,但只要使用介面友善,最好是傻瓜也能使用,好用、好看就是好產品。司法當然不是智慧型手機,也不是高科技,但司法審判核心有跟高科技相似之處是難懂。應該沒有人會認為手機消費者應該懂手機運作的相關高科技,那是緣木求魚,不切實際,也無必要;同理,希望全國民眾法治教育程度提升到跟律師、法官、檢察官一樣,也是緣木求魚,不切實際,且無必要。存活至今的手機製造商,無不致力於提供消費者更好用、好看的使用介面;同理,司法院也應該致力於提供全國民眾輕鬆獲得正確司法資訊的方法。

那民眾要如何輕鬆獲得正確的司法資訊呢?初步構想方案如下:

首先,修正法院組織法等相關規定,在各法院設職由專人(如司法事務官),在個案宣判後一定期限內,以最好的態度提供當面解說判決內容的服務,作為判決的翻譯者。請不要笑,在法院所見,真的有很多民眾不識字,或語文能力、認知能力不足,常常有對判決理由會錯意的、劃錯重點的。就是單純給予口頭解說,就像健康檢查之後,對健檢報告有不懂的部分,可以回去問醫生。但這不包括給當事人任何建議,當事人需要建議的,就轉介去律師公會或法律扶助基金會。

其次,在各法院設公共關係室,取代現行僅由行政庭長兼任發言人的困窘情況,公共關係室平時負責與媒體接洽、掌握輿情,遇到社會矚目案件時,應於宣判後立即向承辦法官取得資料,當天或最遲於隔天召開記者會,說明判決要旨,提供新聞稿,回應記者提問,也是作為判決的翻譯者,記者則是再翻譯者。換言之,要積極讓法院記者會成為常態。(類似看法,可參考法官改革司法連線的「宣判日判決說明的現代化刻不容緩-以矚目案件為中心」

網路方面,司法院及各級法院的外網真的很落伍了,應該要讓網路搜尋引擎搜到新聞稿的內文(目前司法的新聞稿,都是在各法院及司法院官網上以提供附檔供下載之方式公諸社會大眾,在網路上搜尋根本搜尋不到,廣大網友也就很難知道有這些澄清新聞的存在,相對於被澄清的錯誤資訊在網路上繼續廣為流傳,澄清效果極差,對被誣指的法官很不公平,對司法形象非常不利,引自:法官改革司法連線臉書),並應開設留言板或發送訊息功能,由公共關係室專人即時回覆及為適當之處理。

此外,最好由司法院每年舉辦司法文學獎、司法微電影大賽,提供影片拍攝補助費及得獎獎金,吸納人民對司法的多元觀察,只要與司法有關,不捏造法律扭曲制度即可,可以讓參賽者、外部評審、閱聽大眾更加仔細觀察司法各個面向,也可以藉此揭發司法之弊病,持續促進改革。但絕對不建議再拍攝官方宣導片。

重建人民可以理解的司法,方法暫時想到這裡,拋磚引玉,願大家一起來補充。

*作者為法官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