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柯建銘的「憲政時刻」!

2016年11月09日 08:10 風傳媒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告發前總統馬英九,赴台北地院開庭。(蘇仲泓攝)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告發前總統馬英九,赴台北地院開庭。(蘇仲泓攝)

馬王九月政爭「番外篇」,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自訴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教唆洩密、及違反通訊保障監察法等,台北地方法院於八日開庭,自訴人柯建銘準備充分,庭前庭後和庭上,一以貫之,強調「這是關鍵的時刻,是台灣民主憲政的重要分水嶺,是國家重建的開始,是歷史定位的時刻…。」

柯建銘不但庭上要求法官對馬英九實施境管,更呼籲馬英九要以「大智大勇」面對「大是大非」,以「自我(請)境管」,避免外界對馬出國不歸的疑慮,如此「歷史會為你(馬)響起掌聲」。一番江河與泥沙俱下氣勢非凡的「短講」,直可比美蔡英文總統在二0一四年中太陽花學運後,重掌民進黨主席,並提出若干憲改主張,強調「憲政時刻到了」,不過,當民進黨全面執政後,「憲政時刻」這四個字,立馬消聲匿跡,沒想到在柯建銘的法庭上重溫,據報導,庭上陣陣爆笑,連法官都問「就這樣」?

柯建銘與馬英九的官司,固然有個人恩怨之痛,對照開庭前民進黨團舉行記者會,痛罵馬英九十一月出訪馬來西亞演講,是「一帶一路」的活廣告,要求馬英九待官司終了再出國,再對照庭外獨派人士高喊「活捉馬英九」口號抗議,實在很難想像已經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對前總統厭惡疑忌之情,竟到了非常理可以論斷的地步,遑論「法理」。

2016-11-08-柯建銘告發涉嫌洩密-馬英九赴台北地院開庭-獨派團場外抗議-蘇仲泓攝
柯建銘自訴案,前總統馬英九赴台北地院開庭,獨派團場外抗議。(蘇仲泓攝)

民選總統卸任後官司纏身已然成為宿命,前總統李登輝為國安秘帳案、台綜院涉入之鞏案,亦多次進出法庭,但即使錢進台綜院,也沒構成李登輝境管要件;前總統陳水扁因貪汙弊案而入獄,官司到現在都未全部結案,以致特赦與否還在未定之天,但是,陳水扁入獄和限制住居,與前調查局長葉盛茂「洩密」案毫無關係。如果照柯建銘的邏輯,因為調查者洩密就要境管,則葉盛茂在為扁家洗錢案洩密入獄,已經為洩漏三棧溪弊案進度被羈押八十天後交保,在這個案子裡,葉盛茂洩密對象不是別人,正是柯建銘,又該如何處置?

馬王政爭錯用雞刀殺牛,柯建銘自訴以扁鑽鬥大象

馬英九則聲明強調他沒有犯罪,也以「大是大非」回敬柯建銘自訴是為了轉移關說檢方不要上訴其涉入之刑事案件的焦點,重申「任何人都不應該對進行中的司法案件請託關說,破壞最基本的司法正義、汙染最純淨的司法空間。」

司法關說當然難以容忍,然而,回顧三年前的九月政爭,馬英九總統因為黃世銘「有合法疑慮」的一鍋端監聽,逮到了王金平為柯建銘一樁無罪定讞的案子「關說(關心或關切)」,立馬由黃世銘舉行記者會,公開指摘王金平、曾勇夫、陳守煌等人涉嫌關說,構成「行政不法」,掀起「九月政爭」的序幕,「殺牛用雞刀」的結果,儘管犧牲掉時任法務部長的曾勇夫,但黃世銘自己卻捲入更嚴重的洩密和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判刑定讞。

2016-11-08-柯建銘告發涉嫌洩密-馬英九赴台北地院開庭-結束-馬英九離去-蘇仲泓攝
柯建銘告發涉嫌洩密,前總統馬英九赴台北地院開庭結束後離去。(蘇仲泓攝)

如果說馬王政爭是「殺牛用雞刀」,柯建銘要用洩密和教唆洩密企圖入馬英九於罪或判決前境管,就是「扁鑽鬥大象」。柯建銘庭上大罵馬英九:「你在記者會(三年前)說『這不是關說,什麼是關說』,我在這裡回敬你,『這不是鬥爭,什麼是鬥爭』!奉勸你勇於認錯,這是你最後的逃命線,這才是道德勇氣。」

道德勇氣與司法罪刑是兩碼子事,如果「道德」可以成為標準,這場政爭的所有當事人,都該認錯,當然包括關說司法的王金平和柯建銘,以及拿司法當鬥爭工具的馬英九。

不求「憲政時刻」,但求「司法清醒的時刻」

但是,法律上,既無「關說司法(妨害司法公正)罪」亦無「政治鬥爭罪」,這也是為什麼找不到對價實證,「喬王」就永遠有喬的空間,而設若政治鬥爭成罪,那中華民國各級法院光是處理各級政客的鬥爭官司,還談什麼司法改革?除非法庭找到馬英九下令非法監聽之實證,那還真是「憲政時刻」到了,不過,此刻的民進黨政府大概也不會輕易放棄監聽此一偵查犯罪的有力工具。

台灣是民主法治社會,兩造口沫橫飛談「大是大非」的時候,「道德」都是指著別人的利刃而非自我要求的紀律,濫權監聽是錯,關說司法又豈可謂對?誰能侈談「憲政時刻」?台灣,先要求「司法清醒的時刻」,或許社會多少還能清靜些。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