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射科醫師:無論輻射劑量多低 有污染疑慮的食品就不該吃

2016年11月18日 08:30 風傳媒
日本核災區食品擬開放輸台引發爭議,醫師表示,長期、大量暴露在輻射環境之下者,罹患甲狀腺癌、淋巴癌、白血病及皮膚癌的機率較高,政府有責任給民眾更多選擇的權利。圖為民眾抗議開放日本核災區食品輸台。(資料照,顏麟宇攝)

日本核災區食品擬開放輸台引發爭議,醫師表示,長期、大量暴露在輻射環境之下者,罹患甲狀腺癌、淋巴癌、白血病及皮膚癌的機率較高,政府有責任給民眾更多選擇的權利。圖為民眾抗議開放日本核災區食品輸台。(資料照,顏麟宇攝)

政府擬開放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口引發軒然大波,相較一般民眾更瞭解輻射的放射科醫師,又怎麼看?亞東醫院放射腫瘤科主任熊佩韋表示,無論輻射劑量多低,只要有污染疑慮的食品就不該吃。台大兒童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盧孟佑也說,特定輻種可能長期蓄積人體內,兒童相對成人存活期長,誘發各種癌症的機率更大,政府有責任給民眾更多選擇的權利。

盧孟佑表示,醫學臨床早已證實,長期、大量暴露在輻射環境之下者,罹患甲狀腺癌、淋巴癌、白血病及皮膚癌的機率都遠高於未暴露者。更甚者,一項針對曾接受放射治療癌症兒童的追蹤調查顯示,這群為了治病不得已接受輻射暴露的孩子,即使眼前的腫瘤獲得控制,日後再衍生第二種癌症的機率將是一般兒童的300倍之多。

20161117-SMG0045-009-天如專題-台大兒童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盧孟佑。(摘自瑞信兒童醫療基金會)
台大兒童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盧孟佑指出,特定輻種可能長期蓄積人體內,兒童相對成人存活期長,誘發各種癌症的機率更大。(取自瑞信兒童醫療基金會)

盧孟佑:民眾有權知道輻射值食品的廠牌 並有拒吃的權利

他說,基於輻射對人體細胞傷害的疑慮,政府本不該開放輻射災區的食品,若基於政治、外交等考量逼不得已要開放,就應相對給民眾更大的選擇空間,「例如即使含有限量標準以下輻射值的食品並不違法,但政府既然驗出來了,民眾就有權知道其來自的地區及廠牌,並保有拒買、拒吃的權利。」

台北榮總內科部輸血醫學科主任邱宗傑指出,雖然政府以數據證明,過去5年半以來,來自日本福島及週遭4縣以外的食品輻射殘留量都低於法規標準,惟在台灣人的記憶與經驗中,過去舉凡優良肉品CAS標章等有政府「掛保證」的食品,最終還是出包的案例比比皆是,也難怪大家會不相信政府。

熊佩韋說,身為放射科醫師,他當然懂得大自然中輻射無所不在的道理,不要說接受X光健檢的大量暴露了,就連搭飛機都無法避免暴露在相當的輻射劑量之下,「但這與政府明知特定地區食品有輻射污染,卻還要開放進口,讓國人暴露在風險中,完全是兩回事。」 

20161117-SMG0045-010-天如專題-亞東醫院放射腫瘤科主任熊佩韋。(摘自亞東醫院網站)
亞東醫院放射腫瘤科主任熊佩韋表示,無論輻射劑量多低,只要有污染疑慮的食品就不該吃。(取自亞東醫院網站)

熊佩韋:以醫師的專業知識 我是不會吃核災食品的

更甚者,他強調,輻射導致基因突變的可能性是沒有下限的!換言之,雖因致癌的危險因子實在太多、太複雜,所以輻射對人體具體的致癌機率目前仍不得而知;然而可以確定的是,愈長期、愈大量的輻射暴露,可能衍生的危害機率就愈高,更可怕的是,基因先天較不穩定者,還有可能「一次就中獎」。

熊佩韋表示,如果政府實在抵擋不了外交壓力,就更有責任做好更萬全的配套。例如考慮以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行動物實驗,以及在所有相關進口食品上貼上「18歲以下兒童青少年及孕婦禁用」等警語。「至於我自己雖不是兒童青少年,更不是孕婦,但以身為醫師擁有的專業知識,我是不會吃的。」熊佩韋肯定地說。

邱宗傑:正本清源之道 政府應在邊境守住食安防線

但邱宗傑認為,政府每每被迫向外交妥協,就以警語、標示企圖解套,過去台灣開放有狂牛症疑慮的美國牛肉進口,就是如此;殊不知並非每個弱勢族群都看得懂標語,而日本進口食品遍及各種農產、海鮮,與許多國人原本就不吃牛肉的文化背景,更是相距甚遠。

20161117-SMG0045-011-天如專題-台北榮總內科部輸血醫學科主任邱宗傑。(摘自邱宗傑臉書)
台北榮總內科部輸血醫學科主任邱宗傑認為,政府若擋不住核災食品進入台灣,就必須拿出魄力嚴格抽查檢驗。(取自邱宗傑臉書)

因此,邱宗傑認為最根本的正本清源之道,還是政府設法在邊境為民眾守住食安防線,拒絕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入台灣。若實在守不住,就必須拿出魄力嚴格抽查檢驗,並透過背後強而有力的監督機制,證明稽查的公信力,才有可能逐漸降低反對的聲浪,進而獲得國人的諒解與信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