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時期的海耶克-《自由的選擇》選摘(2)

2016年12月16日 05:50 風傳媒
經濟學家奧地利學派海耶克(取自網路)

經濟學家奧地利學派海耶克(取自網路)

海耶克在一九六○年於芝加哥大學寫的偉大巨作《自由憲章》中,提倡的就是本書所謂的古典自由主義。再一次要提醒的是,釐清術語的意義很重要。在歷史上,「自由人主義」(libertarianism)一直被用來表示古典自由主義(classical liberal)的立場,因此海耶克自己有時候也用「自由人主義者」(libertarian),作為他在《自由憲章》提出的觀點特色。

但這已經不再是「自由人主義者」這個術語的正確用法了。在當代的討論中,「自由人主義者」已經變成新無政府主義者(neoanarchist)的立場,也就是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都「厭惡」政府的一種態度;認為政府幾乎不會做出什麼好事,只會做壞事;並用各種機會在語言上反對政府。當代的美國「自由人主義者」,或至少被選出來擁護這些看法的人,實際上與政黨標籤無關,他們提倡為有錢人減稅,或者在政治情勢上不可行的時候,至少反對加稅,尤其是反對針對有錢人加稅。

此外,當代的美國自由人主義者和當代社會中最落後與不理性的團體,建立了強烈甚至無法打破的聯盟關係。這個團體就是基本教義派的宗教信徒,他們把很多看法當成科學事實,例如這個世界是六千年前被創造的;上帝把以色列這個國家給自認是猶太人的人;以及,美國被指派在世界歷史中扮演神聖的角色。青年時期的海耶克與傅利曼,根本與這些信仰毫無關係。另外,他們不接受當代擁護自由人主義人士很多保守的社會觀點。

當代自由人主義者與社會保守主義者的看法,並不是進步、古典自由主義者提出來的觀點。海耶克與傅利曼在生涯成熟時期,以及更年輕時期,也就是兩個人都在芝加哥大學教書的一九五○年代,現在最好稱他們的觀點為「古典自由主義」,尤其是海耶克。在《自由憲章》中,他以非常正面的角度描述他的想法,他之前曾在《通往奴役之路》中,以比較負面的形式表達(反對古典的社會主義)。

要強調的是,海耶克主要反對的是社會主義的古典形式,也就是政府擁有與管理經濟生產的資源,並不反對以「社會主義」為名的大部分福利國家的制度、計畫與政策。他的職業生涯從一開始到老年時期,都在為福利國家大部分的計畫背書,這也是為什麼在他年輕與中年時期,應該把他視為古典自由主義者,而不是當代的自由人主義者。今天的自由人主義者幾乎否定政府的任何正面功能,這一點不是海耶克青年與中年時期的看法。

他從一九三一年到英國開始發表的很多主張,就可以證明他有福利國家的情懷,因此他推薦自由主義的公共政策。一九三三年,他在倫敦政經學院的就職演說結語是,「當代經濟學家彼此疏離,並拒絕現代的進步,這對於他能提供的知識有利……我大致描述的特殊歷史發展已經顯示,經濟學家經常不同意別人的手段,卻同意別人的目的;但在同意別人的手段時,又發現自己與別人的目的完全南轅北轍。」他表示,現代的進步分子與經濟學家,例如他自己,「有共同的目的」。

在《通往奴役之路》中,他同意自己所遵循的傳統並不是本書提到的當代自由人主義,而是古典自由主義。他理解且支持大政府的角色:

自由主義的基本原則中沒有固定信條,也沒有所有狀況都要一體適用的硬性規定……而是有意識地建立一套有利競爭運作的制度,這和消極接受現有的制度,差異很大。或許,在所有放任主義原則中,死板地堅持某些自由主義者粗糙的經驗法則,為害最大。

很重要的是,不要把反對……(社會主義者)計畫與教條的放任主義搞混……要讓競爭順利發揮作用……就要事先排除某些強制的干預……但要允許其他……甚至必須某種形式的政府行動……以禁止某些傷風敗俗的事,或對傷風敗俗的事特別加以注意,以及限制工時、或要求某些衛生措施等等,這一切和維持競爭都很協調……,維持競爭和廣泛的社會服務制度,一點都沒有衝突……競爭機能不只需要某些適當的制度與組織,例如貨幣、市場,與消息流通的管道,這些並不是私人企業可以充分提供的,因此需要一套適當的法律制度……例如,森林砍伐或某些農耕方法、抽菸、工廠噪音的害處,都應該要由業主承受與承擔,不應該妨礙到別人……

想創造讓競爭可以有效運作的環境,就要把無法有效運作的地方補強並提供某些服務,用斯密的話說,這些服務「的利益,在本質上,雖然無法補償每一個人的支出……但這些對整個社會有最大利益的事,」確實提供政府一個很廣泛且毫無疑問的活動空間。任何合理的制度都不會主張政府什麼事都不必做。

在一九四五年的一次採訪中,海耶克說《通往奴役之路》「並不是真的想要攻擊社會主義者,而是想要說服他們……我的主要論點是,對於他們想要達成的目標,他們搞錯方法了。」他接著說,「沒有人會質疑,政府對促進高度而穩定的就業環境,有很重要的作用。」古典自由主義立場的精髓,與當代自由人主義截然不同,都呈現在海耶克早期與中年時期的著作,政府應該扮演充分的角色,以提供服務、為所有人提供最基本的經濟環境,並且宏觀管理整個經濟。肯定的是,海耶克主張的是小政府而不是大政府,他比任何人更強調一個大致上由私人擁有與管理經濟生產手段,並自由交易商品與服務的制度,會產生的各種好處。但是青年與中年時期的海耶克,絕對不是極端的反政府主義者。

優秀的現代美國保守主義歷史學家喬治‧納許(George Nash),對於保守主義者、自由人主義者以及主流的共和黨政治組織這群人的特徵,以及主導他們思想的心態,提出了一個最好的描述,「激進的自由人無政府主義者。」納許追溯了這個觀點的知識根源,找到了米塞斯與穆瑞‧羅斯巴德(Murray Rothbard)等人。這兩個人對當代政治的影響,絕對不容小覷。納許摘錄了一些「無政府資本家」(anarcho-capitalists)的口號,現在在共和黨、茶黨(Tea Party)、保守自由人主義者智庫圈子與其他地方,已經變成主流的標題,「無政府萬歲!把它塞進政府!MYOB(管好你自己的事﹝Mind Your Own Business﹞)!別管我們!我是政府的敵人!收稅就是偷竊!」納許指出,在一九七○年代初期,「威廉‧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說,保守主義者還可以接受政府,只是帶著反對政府擴張的『假設』。但資本家範式的教條,卻在每個領域都反對政府。」

chicago 02 300.jpg(圖由時報人文線提供)
chicago 02 300.jpg(圖由時報人文線提供)

*本文選自時報出版 的《自由的選擇-芝加哥自由市場經濟學派的演變史》一書,*作者為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UCSB)經濟系教授,教授經濟思想史。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