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管強勢或弱勢美元或,穩定幣值才是經濟成長關鍵!-《到處都能學經濟》選摘(1)

2016年12月30日 06:00 風傳媒
不必管美元強勢或弱勢,幣值穩定最重要。(Pixabay)

不必管美元強勢或弱勢,幣值穩定最重要。(Pixabay)

亞當斯密的經典著作《國富論》堪稱現代資本主義興起的奠基之作,他在書中描述自己的觀察:「貨幣唯一的用途是促成可消費商品流通。」這其實就是一句場面話,因為正經的思想家向來都認為,貨幣只是度量工具,因為人們需要一種衡量價值的方法,以便評估自己的生產,以及評估自己打算拿這項勞務成果來交換的可消費商品。亞當斯密所說的,根本就是不言自明的事實。

如果亞當斯密生在今天,必然會嘲笑媒體上關於貨幣的眾多評論,像是需要「強勢美元」,或是需要「弱勢美元以刺激出口」,還有說服中國「提振」人民幣價值的重要性。對亞當斯密來說,這些言論等於是說「增加一公尺的長度」或「縮短一分鐘的歷時」。或者說,既然金正恩那麼在乎自己那五呎六吋高的短小身材,就有必要「讓英尺貶值」,如此一來,這位北韓獨裁者就能立刻搖身一變,成為十英尺高的昂藏巨漢了。

既然英尺永遠不會伸長或縮短,貨幣也不應該變強勢或弱勢。英尺是用來丈量實物的標準化工具,貨幣也應該擁有同等的恆常性質。

釀酒師釀酒,麵包師傅烤麵包;釀酒師或許想要麵包,但麵包師傅不見得想拿麵包去換酒。碰到這種不對稱的交易,貨幣就派上用場了。哪怕麵包師傅滴酒不沾,他仍然能與釀酒師交易,對方只要拿錢來買麵包就行了。貨幣是大家都接受的交易媒介,麵包師傅可以拿釀酒師給的錢去屠夫那裡買肉,貿易本來是以物易物,但是貨幣容許擁有不同欲望的各種人,輕輕鬆鬆就能和其他人交易。

我的職業是編輯兼作家,雖然華府威斯康辛大道上的麥當勞不想要我的寫作和編輯勞務,但《富比士雜誌》和真實透明市場財經網站想要。我替他們寫稿和編輯,他們用美元付我薪水,由於美元是大家都能接受的交易媒介,我就能拿自己當作家和編輯的勞務所得去換取我買得起的牛肉漢堡與薯條。

貨幣不是財富,而是財富的度量工具。老闆用美元當作薪水—老闆衡量我對他們的價值,換算成薪水付給我。我做工作要求金錢作回報,但誠如先前討論貿易的章節所闡釋的,人們生產的目的是消費,提供勞務使我們能夠消費別人生產的產品。所以說雖然我做工作要求金錢回報,實際上我要求的是自己尚未擁有的一切東西。

我有能力專精自己擅長的工作種類—這是自由貿易的一個好處—因此我變得更有生產力,老闆衡量我的工作價值時,評價也愈高。假如我跑去高科技業上班,情況就不妙了,我大概會淪為戴爾電腦或蘋果公司那些天才的跑腿小弟,薪水很可能也是公司墊底的那一級。所幸有開放市場,我才能專心寫作和編輯。老闆為此付我優渥的薪水,有了這些美元,我就能向戴爾電腦和蘋果公司買電腦和手機。

假如我想在公寓裡自己加裝一個淋浴間,問題非常大,所幸有貨幣,我才能拿自己的寫作和編輯技能去交換我想要的淋浴間,哪怕承包商對我在《富比士雜誌》和真實透明市場財經網站的工作毫無興趣。假設承包商告訴我,蓋一間新的淋浴間要一萬美元,還有,他現在工程排得很滿,要再六個月才能輪到我的淋浴間;再假設我答應他開的條件,但為了確保如期完工,我提的條件是預付五千美元,另外一半等完工再付清。這樁買賣聽起來頗為合理,不過有一個問題。

一九七一年之前,美元的價值是由黃金定義的。具體來說,一美元等於三十五分之一盎司黃金。當然,在美國開國的頭兩百年中,金本位制偶有變動,不過有鑑於真正的好貨幣就是價值恆常不變的貨幣,美國一直堅持使用金本位制,就像英尺和分鐘是用來衡量長度與時間的恆常計量標準一樣。這當中最明顯的疑問是,為什麼選黃金?經濟學家兼投資人納森.路易斯(Nathan Lewis) 在其鉅作《黃金: 貨幣北極星》(Gold: The Monetary Polaris)中寫道:

金本位制目的明確:在不完美的世界中,盡可能達到古典派的通貨理想,也就是價值穩定、中立、不受政府操縱、定義精確、可作為價值的普世標準,正如同公斤、公尺作為重量與長度之標準。

路易斯和穆勒都承認,黃金的價值並非紋絲不動,不像呎之類長度標準恆久都不會改變。路易斯說,經過許多世紀的努力,人們想要尋找最穩定的貨幣定義標準,然而「誰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能提供比黃金更穩定的貨幣價值。

近幾年黃金波動尤其厲害,價格起起伏伏,大多時候是往上漲,但是計價的美元本身就缺乏定義。黃金漲價意謂美元貶值,反之,黃金跌價表示美元升值。直到一九七一年,美元供應價格固定在一盎司黃金兌換三十五美元,過去這個價格偶有小幅波動,尤其是在詹森(Lyndon Baines Johnson)與尼克森執政時期,不過整體來說,美元的價值一直維持在三十五分之一盎司黃金的水準。黃金這種市場商品的穩定性眾所皆知,所以被選來管理美元供應,而不是透過政府官僚來管理。

我們再回頭看我和承包商的協議:六個月內把我的淋浴間蓋好,他就能拿到五千美元尾款。我幾乎沒有殺價,不過既然美元已經不再以黃金來定義,六個月後美元可能會貶值,也許貶得還不少。萬一真是如此,弱勢美元會將我們這項自願簽定、雙方互惠的交易轉變成對我有利,對承包商有害。

另一方面,假如未來六個月當中美元升值,又會發生什麼事?這種事以前發生過了,一九八○年代伊始,一美元只能買到八百七十五分之一盎司黃金,到了一九八二年美元走強,一美元已經能買到三百分之一盎司黃金。如果未來六個月承包商幫我建造淋浴間時,美元也像這樣大幅飆升,那麼我付出的代價將超過原本盤算的價格。現在讀者可以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世紀以來,包括美國絕大部分的歷史在內,都採用黃金來定義貨幣。容許貨幣波動,無異破壞貨幣最基本的用途。

到處都能學經濟(時報人文提供).jpg
 

*本文選自時報出版《到處都能學經濟》一書;作者為真實透明(RealClearMarkets)財經網站與《富比士》雜誌的編輯,也是鬥牛士研究與貿易(Toreador Research & Trading)投資顧問公司資深經濟顧問。譚姆尼目前定居華府。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