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除慰安婦少女像爭議》日方召回南韓大使 安倍:這是國家信用問題!

2017年01月09日 15:05 風傳媒
一群南韓女大生在日本駐南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旁攝影留念。(美聯社)

一群南韓女大生在日本駐南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旁攝影留念。(美聯社)

去年底出現在南韓釜山日本總領事館的慰安婦少女像,已經成為日韓關係的最新衝突點。日本首相安倍晉三8日先是表示「南韓不能不展現(撤除少女像的)誠意」、「事涉國家信用問題」,日本駐韓大使長嶺安政9日更啓程返國,並在登機前表示:南韓民間團體設立慰安婦少女像,十分令人遺憾。

慰安婦問題「終局解決」?

日韓政府於2015年底簽訂《日韓協議》,日方承認對二戰時期的慰安婦責任、且出資10億日圓協助南韓成立慰安婦基金,兩國同意這些做法「終局解決慰安婦問題」,南韓不會再「舊事重提」。但南韓釜山廣域市在2016年底出現一尊民間自發設置的慰安婦少女像,而且就設立在當地的日本總領事館外,再次觸動兩國敏感的歷史記憶與國族問題神經。

日本駐南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美聯社)
日本駐南韓大使館外的慰安婦少女像。(美聯社)

安倍晉三在8日播出的NHK節目中表示:「韓國方面必須切實拿出誠意」、「日本誠實地履行義務。即便(南韓)政府更迭也應履行,這是國家的信用問題」。強調即使朴槿惠下台之後,繼任政府仍應履行當初的日韓共識。韓媒《中央日報》稱,安倍的節目談話是在6日預錄,對於南韓政府拒絕接受日方要求、無法撤除慰安婦少女像,日本早在6日就公佈了四項具體的對抗措施,包括:

(1)臨時召回大使長嶺安政、釜山總領事森本康敬

(2)釜山總領事館職員暫停參加釜山市相關活動

(3)中斷旨在恢復金融危機之際與韓國互換美元等貨幣的貨幣互換協議的磋商

(4)推遲日韓高級別經濟磋商。

安倍:誰繼任都要遵守協議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韓國是鄰國,是極為重要的國家。不得不採取這些措施極其遺憾,但體現出希望韓國履行承諾的強烈想法。」韓聯社稱,森本康敬與長嶺安政已在9日上午先後返回日本,但日韓關係仍須持續經營,因此推測日本駐韓外交官不會長期離開工作崗位。共同社則引述不具名日韓外交消息人士說法,預計長嶺大約一周後就會返回南韓工作崗位。

據稱安倍是在了解美方態度後,才對撤除慰安婦少女像問題轉為強硬施壓。南韓外交部擔心,慰安婦少女像爭議不僅將惡化日韓關係,甚至讓美日韓同盟出現裂痕。《朝日新聞》8日稱,美國副總統拜登已要求代行總統權限的黃教安妥善解決此事,不過韓方否認「黃教安與拜登曾經通話」。

日本政府召回駐南韓大使近年也有先例。時任南韓總統的李明博於2012年8月10日登上竹島(南韓稱「獨島」)參觀,成為第一位訪問獨島的南韓總統。此舉當時引發日方強烈不滿。示抗議,同樣臨時召回駐韓大使武藤正敏,武藤正敏於12天後返回南韓。時任日本首相的野田佳彥曾要求李明博對話協商談判解決主權爭議,但遭到韓方拒絕

「絲毫不見有誠意的謝罪」

《朝鮮日報》稱,由民間團體設置的慰安婦少女像受到南韓輿論高度支持,而南韓政府在朴槿惠遭國會彈劾停職後,代行總統職務的黃教安無力處理如此敏感的問題,外交部官員則處於「袖手旁觀」的狀態。不過一位南韓外交人士匿名表示:「日本雖然確實履行了協議,但卻絲毫不見有誠意的謝罪與反省。若一味強求『最終不可逆的解決』,只是徒然增添南韓的反日情緒。」

太平洋彼岸的《紐約時報》7日的A18版刊出社論,直言〈慰安婦問題並未解決〉(No Closure on the ‘Comfort Women’)。該篇社論指出,日本當然有權主張韓方設置慰安婦少女像的舉動違反協議,但日本防衛大臣稻田朋美日前參拜靖國神社,卻也說明了日本並未好好的面對自己過往的軍國主義罪行。

日本防衛相稻田朋美29日上午參拜東京靖國神社。這是稻田今年8月就任防衛相後的首次參拜。(AP)
日本防衛相稻田朋美29日上午參拜東京靖國神社。這是稻田今年8月就任防衛相後的首次參拜。(AP)

《紐時》表示,日韓面對二戰歷史的緊張關係,是在美國的調解之下才進入2015年底的所謂「共識」。但美國主要著眼於北韓的核威脅、以及中國的影響力漸增,如今北韓中國挑戰猶在,但締約方之一的朴槿惠政權已經因為彈劾案搖搖欲墜,華府也在等待一個亞洲政策依舊捉摸不定的美國總統就任。雖然美日韓各方不宜放任《日韓協議》破局,但放眼前景,東亞局勢與慰安婦問題同樣混沌不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