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駿觀點:從達沃斯看全球貿易體系洗牌

2017年01月27日 07:00 風傳媒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破例出席瑞士達沃斯論壇並發表演說(A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破例出席瑞士達沃斯論壇並發表演說(AP)

1月17日習近平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開幕式發表演講中強調「世界互連互通,共同增長,發展全球自由貿易和投資,在開放中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反對保護主義。保護主義如同把自己關入黑屋子,看似躲過風吹雨打,但也隔絕陽光和空氣,打貿易戰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充分顯示中國在重塑全球貿易規則將發揮更大的作用。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不僅從國際貿易市場受益匪淺,更成為該體系最堅定的擁護者。

巧的是同一天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在倫敦宣布將「硬脫歐」:退出歐盟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且不受歐洲法院管轄。去年4月歐巴馬(Barack Obama)赴歐「畢業旅行」期間,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曾讚揚其自由貿易政策,11月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期間歐巴馬更指出「美國支撐起了國際慣例和規則,這才得以形成現代世界」,他期待下任總統了解「美國對世界秩序而言真的不可或缺」。儘管如此,川普(Donald J. Trump)卻表示美國應該放棄它自從二戰以來一直扮演的傳統超級大國角色,包括在全球自由貿易中的領導地位。就職前夕川普更預測英國脫歐會是個成功的例子,並稱歐盟是「德國的工具」(vehicle for Germany),目的是在國際貿易上擊敗歐盟,因此歐盟是分是合對他都沒差別。

英國首相梅伊在達沃斯描述了脫歐後更為全球化的英國。(AP)
英國首相梅伊在達沃斯描述了脫歐後更為全球化的英國。(AP)

1月20日川普在就職演說中表示,「在貿易、稅制、移民、外交事務的每項決定,將以惠及美國勞工和美國家庭為目的」(Every decision on trade, on taxes, on immigration, on foreign affairs will be made to benefit American workers and American families.)。他曾聲稱將組成一支史上「最強悍、最聰明」的貿易團隊對付那些膽敢「違反貿易協定、傷害美國勞工」的國家,看來全球貿易體系勢將重新洗牌。

川普20日在華府宣誓就職,正式成為美國第45位總統。(美聯社)
川普20日在華府宣誓就職,正式成為美國第45位總統。(美聯社)

國貿政治經濟學

國際貿易從來就不只是經濟問題!劍橋大學經濟學者張夏準(Ha-Joon Chang)在《壞撒瑪利亞人》(Bad Samaritans: The Myth of Free Trade and the Secret History of Capitalism)一書中大膽揭穿了自由貿易神話,他認為「透過國際經濟的治理體制,侷限開發中國家可以選擇的方案:這正是我所謂的『邪惡三位一體』的多邊組織--即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雖然它們不是富國的傀儡,但是很大程度上受到富國掌控,設計和建立富國想要的『壞撒瑪利亞人』政策。」根據Glen Biglaiser和Karl DeRouen, Jr.的研究,二戰後「全球貿易與美軍佈署互相強化,貿易追隨國旗、軍隊追隨貿易」(trade follows the flag and troops follow trade)。

川普雖因反TPP、反NAFTA、主張對中國和墨西哥產品課高關稅等被視為「反對自由貿易」,甚至是「反自由經濟」的急先鋒,但川普只是「戳破『國王的新衣』,真正的自由貿易是各國都完全開放、不設限,這在現實世界根本就不存在…於是轉而推『公平貿易』,也就是彼此開放、管制都相同,這是次佳的方式。但現今的各種FTA,都是掛羊頭賣狗肉,說好聽是『策略性貿易政策』,其實是國家間勾結、排斥異己,是真正的「保護主義」,並非自由市場。」

世貿組織的「全球貿易預警」(Global Trade Alert)數據顯示,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在2015年達到高峰,與貿易自由化措施之比為三比一。2015年各國推出的貿易限制措施數量較前一年增加50%,其中三分之一都直接針對中國。

放棄TPP 給中國送大禮

 歐巴馬任內不僅高唱「重返亞洲」,更積極推動包括拉美智利、墨西哥和秘魯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TPP),哥倫比亞則早於2010年表達參加的意願。從「大戰略」角度看,TPP是後冷戰以來美國改善和拉美關係最重要的政策,因為不僅可彌補小布希總統與拉美漸行漸遠的外交赤字,更可突破在全球地緣經濟的地位達到「聯拉抗中」的效果,重返「美國後院」亦將水到渠成! 因此當美國積極推動TPP之際,中國則以拉攏拉美「太平洋聯盟」(Pacific Alliance)成員國為其大戰略的重要環節,這也就是為何墨西哥總統裴尼亞(Enrique Peña Nieto)和秘魯前總統烏馬拉(Ollanta Moisés Humala)均曾應邀成為博鰲論壇的貴賓。

墨西哥總統裴尼亞(Enrique Peña Nieto,左2)和秘魯前總統烏馬拉(Ollanta Moisés Humala,右)是2103博鰲論壇的貴賓。
墨西哥總統裴尼亞(Enrique Peña Nieto,左2)和秘魯前總統烏馬拉(Ollanta Moisés Humala,右)是2103博鰲論壇的貴賓。

由於TPP至少部分是為了按照西方規則,引導全球貿易和投資流而制定,絕不是為了滿足中國的重商主義願景,因此放棄TPP就是放棄了一項可以制衡中國在亞洲影響力的政策。此何以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貿易代表傅洛曼(Michael Froman) 1月13日表示,「退出TPP將是給中國大陸一份大禮,這將造成非常有害的後果。」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黃亞生則認為「廢除TPP是在加強中國的實力和能力。這可不是交易的藝術,這是一條毀滅之路。」

NAFTA重新談判 墨西哥坐以待斃?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自1994年生效以來,除造成美國巨大貿易逆差外,不少工廠也移往墨西哥,導致美國大量失業或工資被壓低。2001年9月5日小布希總統曾指墨西哥是美國「最重要的盟邦」,但到2009年初他卸任前美國卻擔心墨西哥將淪為「北美地區的伊拉克」,甚至成為「世界上新出現的最大安全威脅之一」,因此重新展開「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一直都是歐巴馬的嚴肅考驗。歐巴馬上任後美國因金融危機導致保護主義高漲,國會因此拿「北美自貿協定」開刀。2009年3月美國中止自2007年起准許部分墨西哥貨運卡車進入美國的「試行計劃」,導致墨西哥展開報復對美國水果、蔬菜乃至衛生紙等課徵10-20 %的進口關稅。難怪《華爾街日報》拉美專欄作家歐歌蘭蒂(Mary Anastasia O’Grady)認為「華府展開另一場貿易戰」。

今年1月3日美國福特汽車宣佈將放棄投資16億美元在墨西哥建廠的計畫,改為對美國本土增加投資7億美元。川普公開表示感謝福特在美國增加700新工作崗位。4日墨西哥總統培尼亞任命前財長路易士·比德加賴(Luis Videgaray)為新外長。去年9月比德加賴因邀請川普訪墨一事去職,此番再獲任命外長應可視為墨西哥對川普上台的積極應對。7日墨西哥經濟部聲明「反對一切利用威脅或製造恐懼的手段左右企業投資決策的企圖。」川普如果在NAFTA和築牆等問題上持續羞辱墨西哥,2018年墨西哥可能會選出另一個民粹總統奧博拉多爾(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 AMLO)對付川普。2006年11月其支持者為他舉辦總統就職典禮,表達對當年7月選舉不公的嚴重抗議。

奧博拉多爾(AMLO)出席總統就職典禮抗議選舉不公。(Nov. 21, 2006/FOTO:Cuartoscuro)
奧博拉多爾(AMLO)出席總統就職典禮抗議選舉不公。(Nov. 21, 2006/FOTO:Cuartoscuro)

英國前首相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1990年曾以「三分天下」形容當時分別植基於美元、日圓和馬克的世界格局。如今歐元因英國脫歐而沉浮,人民幣早已取代日圓,NAFTA則如風中殘燭,此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2017年世界經貿格局勢將有重大變化。

*作者為致理科技大學教授兼拉美經貿研究中心主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