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辦竊聽案 彭盛韶親上火線:絕無串供

2014年11月25日 18:09 風傳媒
柯文哲陣營25日召開記者會,說明柯辦遭竊聽疑雲一事,左起姚立明、彭盛韶、簡余晏。(宋小海攝)

柯文哲陣營25日召開記者會,說明柯辦遭竊聽疑雲一事,左起姚立明、彭盛韶、簡余晏。(宋小海攝)

針對竊聽疑雲,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競選總部25日下午召開釐清記者會,日前從證人轉被告的政策部幕僚彭盛韶親上火線說明。彭表示,他與2位徵信業者本來不認識,業者在新聞爆發前也不知那是柯文哲辦公室,彭並公布與其中1位的手機簡訊紀錄表示,柯辦一直希望業者出面說明、配合偵辦,但業者怕曝光而不願意,他才發簡訊問對方「我希望由我跟警方交待(代)清楚當天流程就好……我如實描述當天情形,如有錯誤麻煩修正」,這是為了確認資訊細節,並不是串供。

彭:與吳原先不認識

彭盛韶表示,他最早是透過自己極信賴的兒時玩伴、現任萬國法律事務所的律師王龍寬,找到1位徵信業者吳經理。他與吳原先根本不認識,11月3日先打電話聯絡對方,詢問有沒有偵測服務,吳經理說要先確認有沒有機器,不是現在就可以答應,於是他當天下午3點38分傳簡訊問吳經理「請問有機器嗎?感恩」,吳經理沒回,不過他半小時之後打過去就說可以了,吳經理晚上8點15分也向他確認「請問明天晚上確定嗎,機器已備妥,請告知地點及時間」。

根據手機簡訊的截圖,徵信業者吳經理11月4日晚間9點36分傳簡訊說「我以(已)到:現在可處理嗎」。也正是當晚的不久以後,接近晚間11點,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陣營總幹事蔡正元,在臉書爆料柯營的市政顧問團名單,多家媒體聯絡柯辦人員取得回應時,爆出「辦公室發現竊聽器」的說法。

彭盛韶手機簡訊截圖。

彭稱「業者原先不知是柯辦」

值得注意的是,彭盛韶指出,徵信業者可能也是後來看到新聞,才知道他們處理的案子是柯文哲辦公室,他認為也正是因為這樣,業者才掉以輕心,自行安裝老鼠尾,「看到新聞才知道自己多衰」。至於業者為何不知?彭說,這個身分很敏感,徵信業者的背景也可能很複雜,就不打算跟他們講,加上柯文哲該間辦公室與都更公司共用,外表看起來就是都更公司,他也把裡面所有與柯P有關的東西都收起來,連講話都非常小心,對方問他是都更公司的誰,他回答「我是他們的網管」。

彭也說,林姓業者逐層檢查辦公室大樓以後,回來報告3樓有掛東西,他表示要報警的時候,業者還說「不用啦,警察根本不會理你」,從這點就可窺知,業者到那時都還把這個業務當成一般公司與鄰居糾紛來處理,根本不知自己遇到的是柯文哲辦公室。

等案件上綱到檢調、新聞也曝出之後,彭秀出他的手機截圖表示,他本身很配合檢調辦案,還壓了指紋,也希望業者跟他一樣以證人身分出面說明事件過程,但業者一直不願意,強調他們不想曝光,「我很想要他們來作證,但又想保護他們不曝光,這一直是我的立場」,也因此,他於11月6日、周四傍晚6點44分,傳簡訊給吳經理說「大哥,我希望由我跟警方交待(代)清楚當天流程就好,如果我交待(代)夠清楚,或許就不用再麻煩你們出面。我如實描述當天情形,如有錯誤麻煩修正」,後面附了落落長的事件過程描述。

彭盛韶手機簡訊截圖。

姚立明:不是串供 是統籌說法

彭回應媒體提問表示,這並不是串供,因為他都是照實描述。柯營總幹事姚立明則稍顯激動搶話說,彭那時根本還不是證人,業者也不是,何況串供這種事,是有嫌疑的人才需要串供,但雙方那時都沒有嫌疑,為什麼不能對口?彭之所以會問,不過是要統籌一個說法時,確認資訊是否疏漏,「就像我跟你昨晚3點去打球,今天有人問,你們昨天去打球啊?我就問你說,欸,我們昨晚是不是3點去打球?」

姚立明也說,他一直拜託小彭請業者出面說清楚,但業者應該是怕曝光很麻煩,以後沒人敢找他們做生意,始終不願意;直到後來柯營不得已,把相關資料提供給檢調配合偵辦,檢調才又去找2位業者。彭則說,他也是後來看到新聞指出,檢調發現業者可能自行安裝老鼠尾,他才傻眼想說「蛤?劇情怎麼變這樣?」

彭盛韶手機簡訊截圖。

彭盛韶今天也駁斥《聯合報》23日〈檢懷疑柯辦幕僚與徵信業者 簡訊串證〉的報導內文,像是「檢方調查,彭盛韶在十一月初,用手機傳簡訊給吳德義『律師拜託的那兩件事,千萬要記得』;十一月三日,彭又傳簡訊說「建國南路二段二○一號、柯文哲辦公室,明晚十點見、感恩」、「檢方懷疑,彭盛韶傳送案情始末『大事紀』,是希望吳、林到案後的說法一致,涉嫌串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