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德裝好了!隨時可以攔截北韓飛彈,但誰來買單還是一團亂

2017年05月02日 15:29 風傳媒
美軍C-17運輸機6日將兩具薩德反飛彈系統的發射架運抵南韓。

美軍C-17運輸機6日將兩具薩德反飛彈系統的發射架運抵南韓。

南韓國防部2日表示,美軍部署在慶尚北道的薩德反飛彈系統初步設置完成,目前已可用來攔截北韓來襲的飛彈,不過韓方並未說明薩德何時完成整體部署。然而在美國總統川普放話要南韓付帳後,雖然美韓高官紛紛出面澄清「美韓承諾不變」,但這套川普口中「當今最不可思議的軍備」究竟誰來買單,至今仍讓南韓政府心裡七上八下。

駐韓美軍26日清晨閃電部署薩德系統,南韓當局出動8千名警力維安。(翻攝影片)
駐韓美軍26日清晨閃電部署薩德系統,南韓當局出動8千名警力維安。(翻攝影片)

南韓國防部發言人文尚均2日在例行記者會表示,位於慶尚北道星州郡的薩德(THAAD,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已經完成初期部署,可以發揮初期運用能力,如果北韓發射彈道飛彈,薩德已經可以進行攔截。若由六台發射車的薩德系統完成所有部署準備,一共將可發射48枚飛彈進行高空攔截。

薩德反飛彈系統、THAAD
 

薩德雖然已經就位,但包括星洲郡當地居民在內的反對活動仍在持續,至於擔心薩德的X波段雷達破壞戰略均勢的中國政府,也繼續對南韓貿易進行抵制。不過最讓南韓政府始料未及的,應當是美國總統川普4月27日在路透專訪中放話要南韓買單,負擔高達10億美元的薩德部署與維持費用。

南韓民眾上街反對美軍部署薩德。(美聯社)
南韓民眾上街反對美軍部署薩德。(美聯社)
美軍的薩德反飛彈系統在南韓開始部署,面對民眾的強大抗議聲浪,南韓警方設法架開抗議者,讓美軍裝備能夠通過。(美聯社)
美軍的薩德反飛彈系統在南韓開始部署,面對民眾的強大抗議聲浪,南韓警方設法架開抗議者,讓美軍裝備能夠通過。(美聯社)

互信已失 白宮國安顧問出面澄清也沒用

南韓政府主張,部署薩德完全是美方建議,而且在去年簽署的美韓密約中,雙方已經談好美方提供飛彈、韓方提供部署用地,不解川普為何出爾反爾。韓聯社稱,南韓國家安保室室長金寬鎮4月30日與白宮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通話。麥克馬斯特表示,川普「只是站在國民立場發言」,韓國仍是美國的亞太首要盟國,雙方針對薩德的協議內容也沒有任何改變。

南韓政府在換屆之際迅速推動部署薩德系統,令東北亞局勢劍拔弩張。那麼,半島問題下的薩德危機,究竟是僵局還是死局?(取自視覺中國)
南韓政府在換屆之際迅速推動部署薩德系統,令東北亞局勢劍拔弩張。

麥克馬斯特30日也親自到福斯電視台說明,表示自己「最不想做的事就是跟總統唱反調」,不過他也承認當前的狀況就是如此。他說跟韓方溝通時,確實表示「直到『重新協議』之前,雙方談妥的內容都沒有改變,美國會遵守承諾」。但美韓之間到底有沒有「重新協議」,又成為新的爭議焦點。南韓國防部隨後表示「無法進行重新協商」,南韓外交部長尹炳世5月1日引述麥克馬斯特說法,強調問題在於美方要遵守協議。

政府隱瞞事實?「絕無此事」

南韓《韓國日報》2日在頭版頭條報導「賴帳?美國去年底通知南韓需為薩德買單」,並引述消息人士說法,稱「美方去年12月已經發函南韓要重新協商薩德費用問題,由於當時朴槿惠總統已遭彈劾,該問題遂由青瓦台國家安保室室長金寬鎮處理。韓方可能為了儘速部署薩德,因此隱瞞了費用問題。」

正在南韓進行訪問的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17日前往板門店兩韓交界的非軍事區(DMZ)視察,右為駐韓美軍司令布魯克斯(Vincent Brooks)(AP)
正在南韓進行訪問的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17日前往板門店兩韓交界的非軍事區(DMZ)視察,右為駐韓美軍司令布魯克斯(Vincent Brooks)(AP)

韓聯社稱,青瓦台國家安全室2日對媒體發送簡訊,表示美國去年對韓通知重議薩德費用問題的報導「並非事實」。韓方堅稱薩德屬於美方資產,使用方也是美國,韓方僅提供場所和基礎設施。《朝鮮日報》則認為,美韓根本不可能只針對費用重新協商,因為如果費用改由南韓負擔,可能會更動《駐韓美軍地位協定》(SOFA)的內容,屆時包括駐韓美軍地位、犯罪處理程序、駐韓美軍基地無償使用等爭議,恐怕會引來更多的麻煩,因此「修改SOFA反而是美方忌憚的話題」。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