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組織帶給非洲人民的小兒麻痺惡夢》西方醫護人員遭殘忍屠殺 阻礙疫苗接種

2017年05月09日 07:40 風傳媒
奈及利亞本來預計在2017年7月,能成為小兒麻痺根除國之一,不料卻在恐怖組織博科哈蘭的肆虐下,讓病毒捲土重來,現在恐怖分子更進一步危害到疫苗接種。(AP)

奈及利亞本來預計在2017年7月,能成為小兒麻痺根除國之一,不料卻在恐怖組織博科哈蘭的肆虐下,讓病毒捲土重來,現在恐怖分子更進一步危害到疫苗接種。(AP)

一名綁著紫色馬尾、臉上塗滿鮮豔藍色的小丑,正在奈及利亞的廣場上隨著鼓聲翩翩起舞,人群中不論小孩或大人,全都一同跳得不亦樂乎。但這一切對13歲的伊斯梅爾來說,就像做了一場美夢,在夢中他也能夠站起來跟大家一起翩翩起舞,而現實中的他,只能扭動著他歪曲的頭部,坐在廣場旁的地板上,雙腳早就不聽使喚的一動也不動。而這一切,都得怪罪於小兒麻痺病毒。

同一時間,在廣場上開心跳舞的,還有一群披著藍色斗篷、拿著看起來像是從市場裡買來的便宜午餐盒,等音樂一結束,她們紛紛四散,開始一天的工作,挨家挨戶尋找5歲以下的孩童,想盡辦法說服奈國3千多萬名兒童的家長,讓他們在病毒蔓延前接受小兒麻痺(Polio)疫苗。

本該慶祝小兒麻痺根除 恐怖組織卻讓病毒捲土重來

奈及利亞、小兒麻痺、博科哈蘭。(AP)
奈及利亞5歲以下的孩童正在排隊準備接種疫苗。(AP)   
奈及利亞、小兒麻痺、博科哈蘭。(AP)
奈及利亞的接種疫苗團隊,每位志工都已為人母,誓言踏遍奈國的每一處替所有孩童接種疫苗:「孩童的健康是全人類的責任」。(AP)

位於奈國第二大城所在的卡諾州(Kano state),穿著藍色斗篷的志工媽媽正如火如荼在溫戈戈市(Ungogo)展開施打疫苗行動,她們的斗篷代表著:「孩童的健康是全人類的責任」,便宜的午餐盒裡裝滿著冰塊和疫苗,手上拿著筆,準備在每個接種過疫苗的孩童手上做記號,在屋外則用粉筆留下痕跡,誓言將走遍奈國上下,不管是貧民窟或是市區,誰都不能阻擋她們,除了慘無人道的恐怖組織——博科哈蘭(Boko Haram,又譯博科聖地)。

2016年7月,奈國才剛慶祝兩年以來未再出現新的小兒麻痺病例,期待在2017年7月能夠獲得世界衛生組織(WHO)除名,成為小兒麻痺根除的國家之一,但短短一個月後即在波諾州首都邁杜古里(Maiduguri)傳出兩起最新病例,而事發地點正是博科哈蘭的主要根據地,恐怖分子不僅囚禁「領土」上的奈國人,更封鎖疫苗接種團隊進入,將他們視為西方干涉的外力,讓邁杜古里彷彿成了孤島,也讓全國孩童暴露在危險之中。

奈及利亞、小兒麻痺、博科哈蘭。(AP)
暴露在貧困及髒亂的環境中,奈及利亞5歲以下的孩童極有可能被傳染小兒麻痺。(AP)

我敢打包票,要不是因為博科哈蘭,小兒麻痺在奈國早就成過去式了,有的人說健康不是問題,但安全是啊!假如我們在這聽到邁杜古里有1個小孩得病,代表那裡有200個孩子被感染了,但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孩子從恐怖戰區逃出來,我們不清楚確切人數,只能埋頭苦幹。——穆沙(Abbas Ibrahim Musa),疫苗接種團隊志工。

博科哈蘭視醫護人員為西方威脅 殘忍屠殺

這些義無反顧幫忙控制疫情的工作團隊,同時也暴露在博科哈蘭的恐怖威脅之中,2013年1月,恐怖分子闖入疫苗接種團隊在北部大城卡諾市的基地,直接開槍掃射,9名無辜的醫護人員死在槍口下,「我整個人浸泡在血泊裡。」穆沙回憶起4年前的慘劇,仍歷歷在目,「那是星期五早上8點半,我正在準備疫苗,突然聽到槍聲,那些人大喊著:『殺了他們!』,接著就用汽油試圖把基地燒了,那天3個人死亡,分別是一個剛畢業的女孩、賣蔬菜的商人以及有一個小孩和懷孕中老婆的公車司機。」

奈及利亞、小兒麻痺、博科哈蘭。(AP)
奈及利亞疫苗接種團隊的主管之一正在牆壁上計算人數。(AP)

不僅如此,一些當地的宗教領袖也無法信任西方人「這麼好心」,紛紛透過廣播遊說無知民眾,宣稱這些疫苗是「西方的陰謀」,讓接種人員的工作難上加難,「這家人已經拒絕我們7次了。」疫苗接種團隊之一的主管桑姆珊(Rhoda Samson)說道,「他們說疫苗又不是吃的,為什麼政府不給他們吃的,有的人還把疫苗當作毒品,甚至認為我們幫他們接種,會跟他們要東西。」桑姆珊無奈地說道。

奈及利亞、小兒麻痺、博科哈蘭。(AP)
奈及利亞的許多家庭不懂疫苗是在幫助他們,有的父母甚至認為那些藥是毒品,拒絕讓小孩服用。(AP)

小兒麻痺倖存者:「有殘疾的是你的身體,不是你的心」

奈及利亞、小兒麻痺、博科哈蘭。(AP)
奈及利亞的疫苗接種團隊正在進行宣導,臉上寫著:「現在就終結小兒麻痺!」。(AP)

在奈國,隨處都可以看到患有小兒麻痺的平民,有的人苟延慘喘的貧困生活中生存,「我怨我的父母為什麼不在我2得病前幫我接種,讓我現在這麼慘。」13歲的伊斯梅爾說道,但對艾瓦達(Aminu Ahmen el-Wada)來說患有小兒麻痺卻是他人生中的轉機,「我爸一直跟我說,有殘疾的只是身體,不是你的心靈,更不是你的心,這句話我一直深信著。」他說道,得病後他一直靠著父母的幫助下上學,長大後因為不靠人攙扶就無法行動,便突發奇想發明用手臂操作的腳踏車,現在更擴大製作規模,雇有20名員工,其中15名是小兒麻痺患者,「如果你在非洲患有殘疾,根本沒人會幫你,最後只能去當乞丐。」艾瓦達說道。

同時,他也參與小兒麻痺倖存者的組織,幫忙推廣疫苗接種,「我都跟他們說:『看看我,你們想要小孩子長大變我這樣嗎?沒有腳可以踢足球?』」艾瓦達自嘲的說著,樂觀的他更希望幾年後,沒有人會再需要手臂腳踏車,讓他能改做遊樂器材,他說道:「幾年前在奈及利亞,我們有痲瘋病(leprosy)跟天花(smallpox),但都被我們趕走了,小兒麻痺將會是下一個。」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