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專欄:盜用的獨家與墮落的業配

2017年05月28日 06:30 風傳媒
日前日本《週刊新潮》指控《週刊文春》盜用他們的獨家新聞,2家老牌雜誌因而互槓開炮。作者認為相較之下,台灣媒體圈「獨家」競爭沒那麼厲害,反而更在乎「獨漏」。

日前日本《週刊新潮》指控《週刊文春》盜用他們的獨家新聞,2家老牌雜誌因而互槓開炮。作者認為相較之下,台灣媒體圈「獨家」競爭沒那麼厲害,反而更在乎「獨漏」。

日本市占居第2位的周刊《週刊新潮》,指控市占第1的《週刊文春》盜用它們的獨家新聞,兩家媒體互相開炮。相較之下,台灣媒體圈「獨家」競爭沒那麼厲害,反而更在乎「獨漏」。

最近這幾天,日本媒體圈發生的大事件是:2家創刊超過半世紀的老牌雜誌《週刊新潮》與《週刊文春》,因為獨家新聞盜用問題槓上而互相開炮。

每周四發行上架的《週刊新潮》,會提前2天將印刷好的電車廂掛軸廣告交給通路。他們指控《週刊文春》負責營業的相關人員,利用這個空檔,以影印電車廂廣告掛軸海報的手段,竊取《週刊新潮》當期雜誌的獨家頭條,提早在雜誌上架的前一天,在《週刊文春》自己的網站以「獨家速報」發表,這種行為幾乎已經成為常態。而《週刊文春》總編輯也立刻在官網發表聲明回擊,認為這是媒體圈常有的情報戰,往後還是會挺起胸膛,堂堂正正為服務讀者而努力發掘獨家新聞。

創立於1959年的《週刊文春》,以發行量68萬冊穩居業界龍頭,而創立於1956年的《週刊新潮》,則以發行量53萬冊緊追在後。2周刊各自隸屬的集團「文藝春秋」與「新潮社」,在日本出版界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對於政界與演藝圈的醜聞向來下手都很重。這次因為獨家新聞的盜用而互相炮轟,向來犀利的「文春炮」,這次反倒自己中彈。

相較之下,台灣媒體圈的獨家競爭好像沒那麼厲害,願意長期布線,且有人力與經費做獨家新聞的媒體也愈來愈少了。尤其是電視新聞,大概都是等待周刊或報紙挖掘出來的頭條,再做後續的第2次包裝。近幾年則是連內容文字與圖片都直接拿來用,主播形同讀報機。至於不少電視新聞常打出的「本台獨家」報導,卻是明顯的廣告業配置入,甚或還有鄰居吵架的監視器畫面,也能打上「本台獨家」。看到「獨家」兩字出現時,如我這樣的閱聽大眾,其實是感到非常悲傷的啊!

我問過在媒體圈工作的朋友,他們說,比起跑不出獨家新聞,更在意「獨漏」;沒有獨家沒關係,如果獨漏一則,要被罵很久。

被指控抄襲的《週刊文春》,編輯長於網站上強調絕非事實。(翻攝週刊文春官網)
被指控抄襲的《週刊文春》,編輯長於網站上強調絕非事實。(翻攝週刊文春官網)

至於網路不少內容農場,向來都是把別人寫的新聞報導或評論記事,直接按右鍵複製、貼上,或修改成可以衝刺點閱率的聳動標題,不註明出處、刪掉作者姓名,當作自家內容賺取廣告收入,幾乎成為可以拿來說嘴的獲利模式了。以這次《週刊新潮》指謫的《文春》盜用事件看來,在台灣媒體圈早就是業界的「默契」與「常態」了。而台灣媒體在獨家與業配的模糊界線之間不斷墮落,才是讓人憂心的地方啊!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577期,授權轉載。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