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仁玠觀點:寧說「我來晚了」 莫講「朕知道了」

2017年06月11日 06:40 風傳媒
作者認為政府中的「賀陳旦們」若不改其言其行,蔡英文、林全跟民眾的距離肯定會愈來愈遠。(資料照,蘇仲泓攝)

作者認為政府中的「賀陳旦們」若不改其言其行,蔡英文、林全跟民眾的距離肯定會愈來愈遠。(資料照,蘇仲泓攝)

趙紫陽對絕食學生說:「我們來得太晚了!」台灣的朱立倫競選時也說:「對不起,我知道我來晚了,希望來得及。」但蘇花公路中斷後,賀陳旦卻說:「不必交代我這幾天的行程。」

蘇花公路坍方中斷,交通部長賀陳旦再度被抨擊為「神隱部長」。本周新聞,左眼你怎麼看?看倌我告訴你:政務官寧說「我來晚了」,也莫講「朕知道了」。

北宋章獻皇太后病逝後,仁宗總算擺脫母后垂簾聽政。可惜親政第一年,大旱與蝗災便肆虐京東、江淮一帶,但他卻沉迷後宮女色,嬪妃月薪12000貫,是基層士兵的3000倍。范仲淹實在看不下去,連奏幾摺都沒下文,乾脆進宮面聖,痛批宮門酒肉臭、路有餓死骨。仁宗勉為其難,派他往災區賑濟並安撫民心。

范仲淹每到一處便下令開倉賑災,瞧見災民餓到拔路邊的烏昧草果腹,便將此草帶回京師,請仁宗「分享」給後宮佳麗與皇親國戚。烏昧草既苦又澀,朝廷這才開始正視災情。

《尚書》有云:「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此「民視」並非電視台,而係百姓所見所聞。中國古代皇帝既然自命「天子」,當然要想方設法周知民視及民聽。但即便「朕知道了」又如何?假使漠然待之處之,也是白視白聽一場。

到了現代,統治者改變戲路,「我來晚了」成為口頭禪。1989年「六四事件」期間,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朝著天安門廣場絕食學生說:「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2008年四川大震,中國總理溫家寶面對災民,劈頭就說:「對不起,我來晚了!」

就連在台灣,前年底「換柱」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第一支競選電視廣告,也如法炮製,「對不起,我知道我來晚了,希望來得及」,誰都知道來不及呀,但總好過莫拉克風災期間,馬英九面對災民激動抱怨為何見總統一面這麼難,竟然回應:「你不是見到了嗎!」

對於各界質疑蘇花公路中斷後,交通部前往表達關切的層級僅及次長,且對蘇花改工程進度說不清楚,賀陳旦反嗆發生事情後,「並不是一定要誰誰到場才表示是最有效的作為」,而且「不必交代我這幾天的行程」,如此論調與「朕知道了」並無二致,顯然忽略政務首長應有的「安定民心」角色與任務。

20170522-交通部長賀陳旦上午出席立法院交通委員會。(蘇仲泓攝)
作者認為,對於蘇花公路中斷,交通部部長的回應,顯然忽略政務首長應有的「安定民心」角色與任務。(資料照,蘇仲泓攝)

19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總統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推動新政期間,「爐邊談話」廣播成為安定民心的最佳利器,美國民眾認為他們與首都的距離,比跟家中的收音機還近。

政府中的「賀陳旦們」若不改其言其行,蔡英文、林全跟民眾的距離肯定會愈來愈遠。

*作者為詩人、文字工作者。本文原刋《新新聞》1579期「左眼看新聞」,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